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寂寞不过一生凉_顾盼若睐【完结】

 所属分类:现代文学 上传时间:2017-01-10 16:02

  寂寞不过一生凉

  作者:顾盼若睐

  晋江VIP2016-12-01完结

  分别六年后,姜淳渊再次见到攀舒。

  当年天真烂漫的小女孩长大了,

  没了惊艳美丽,没了任性骄傲,

  沉着、隐忍、周到,懂事得令人心疼,疏离得令人胃疼。

  姜淳渊试图让一切复原。

  攀舒冷眼看着,

  看着那个男人以百倍于当年的热情宠着自己,

  身心分离,一半沉沦,一半清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淳渊、攀舒 ┃ 配角:郑谷雨、彭于飞 ┃ 其它:

  第1章 chapter1

  攀舒急匆匆冲进酒店后门,拔卡打卡。

  嘀嘀19点整,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服了你了,每次都掐得这么准。郑谷雨连连摇头。

  鼻梁上都是汗水,眼镜往下滑,攀舒推了推眼镜,不自在地冲她笑了笑。

  中恒那边六点下班,再赶公交车过来,一路小跑,好不容易才能不迟到。

  攀舒打着两份工,上午九点到下午六点在中恒广告公司上班,下午七点到晚上十二点,在四季春酒店上班,最初是收银员,后来做服务员。

  郑谷雨是大堂经理,开始嫌攀舒架着厚重的黑框眼镜,门帘一样遮了半边脸的留海,死气沉沉,后来见她做事认真踏实,从没出错过,渐渐有了好脸色,知道攀舒经济困难,便安排她做服务员。

  四季春允许服务员收小费,星级酒店,客人出手阔绰,运气好的话,小费加起来,比工资还多。

  攀舒从更衣室换了工装出来,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整理衣襟,忽听到谷雨微微变调的声音说:欢迎光临,请问是两位吗?

  嗯,两位。

  低沉清冽的男中音,仿佛冬日枝头莹莹白雪,令人心旷神怡。

  攀舒不由得抬头看去。

  男人个子高挑,长相出众,眼睫浓密,眼睛秀润狭长,难得一见的俊逸,便是神情温和,光华内敛,也极其抢眼。

  男人身边的女人侧着头没看清眉眼,只觉身段窈窕,说不出的婉约风情。

  男才女貌,一对璧人。

  攀舒低头走进收银台,倒了一杯开水,滚烫的热度透过杯壁温暖了手心,攀舒低头,吹了吹,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食道,冰凉的血液暖了过来。

  郑谷雨用比平时温柔了好几分的调子问道:先生订位了没?没有,坐包厢还是大厅?

  男人沉吟,看了女伴一眼,说:大厅。

  两位请随我来。郑谷雨把迎宾的事儿抢了。

  男人有礼貌地道谢,往一侧移了一步,让女伴先行。

  攀舒潜心研究手上水杯。

  甜白釉的瓷胎,白如凝脂,粉润柔和,绘了一丛墨兰,黑白配,相益得彰。

  男人和他的女伴在离收银台三个桌位的靠窗6号桌位置坐下,厅里闲着的服务员有三个人,攀舒继续当鸵鸟。

  郑谷雨回来,瞪她,低声道:还不快过去。

  另两个服务员眼红眼热看攀舒,攀舒搁下水杯,拿起菜谱和点菜机走了过去。

  服务员的一步裙控制着步伐的宽度,攀舒挺直着背脊,无声地迈步,走到桌前,一言不发,将菜单搁到桌面上。

  男人似乎有些讶异她的无礼,抬头,半路上又睑下眼睫,把菜谱往女伴那边推。

  看看喜欢吃什么。

  温和而体贴,无懈可击的绅士风度。

  离得太近,攀舒闻到男人身上清新的气息,如空山深雨后,林木空旷湿润的味道,纯粹而干净。

  我刚回国,对国内的菜品不熟,你做主。男人的女伴娇笑着推回菜谱,手指保养得极好,珠圆玉润,涂着亮闪闪的黑色指甲油。

  男人没有客套,极快地翻了一下菜谱,说:西湖莼菜汤、龙井虾仁、荷叶粉蒸肉、爆墨鱼卷。合上菜谱后,又道:不要酒,来一壶碧螺春,饭后甜点配合主菜来一道,谢谢!

  攀舒手指在点菜机上飞快划动,甜品出来蜜汁火方和拔丝金桔等,她直接按了拔丝金桔,没询问是否可以,收回菜谱,快步离开。

  背后,男人的女伴说:国内的服务生都是这么没礼貌这么高傲吗?

  也许是你给同性太大的压力了。男人说,打趣般的息事宁人的话语。

  讨厌。男人的女伴显然很受用,声音从之前的矜持变得娇嗔。

  攀舒后背薄薄一层闷汗,身上紧绷的制服像保鲜膜,密密实实裹住她,胸口发闷,透不过气来。

  将菜单给了传菜员,把茶叶放进茶壶,攀舒执起茶壶走过去。

  一步又一步,距离很近又很远,心脏不受控制地怦怦跳,就像十三年前第一次看到姜淳渊。

  那年她十岁,刚读完小学五年级,放暑假,那天回家时,发现一直锁着门的对门开门了,她好奇地凑过去看。

  纹理清晰自然色彩柔和的原木色地板,奶白色墙壁,米色真皮沙发,沙发上方墙壁上挂着绿色织毯,沙发前茶几下地面铺着杏黄色地毯,天然山水图案大理石茶几,上面一盆一叶兰,叶子上水珠盈盈滚动。

  布置得真舒服。小攀舒想,四处望,看到阳台有人。

  白杨般挺拔笔直的身姿,从背影看,就觉得是个挺好看的年轻男人。

  爸,我不喜欢经商,我不会继承你的公司。男人在通电话,声音像小攀舒偷偷喝过的冰镇葡萄酒,透着葡萄的新鲜滑润,又有酒的醇香甘美,清凉爽澈,别具风味。

  男人挂了电话转过身,小攀舒觉得自己看到世上最好看的人。

  那一年姜淳渊二十一岁,刚从美院毕业。

  攀舒给客人满上茶,在桌位一旁的柱子前站定,等着服侍他们,倒茶,上菜,换骨碟,或是递湿巾。

  周到体贴的服务,是四季春的招牌。

  男人捧着茶,含蓄地浅笑着,倾听女伴说话,不时接上一句。

  他们原来是第一次见面,男人以前在帝都工作,刚回l城,明天要去家里的公司上班,准备接父亲的班。女人刚从国外留学归来,是男人家世交的女儿,两人的这次见面,就是俗话说的相亲。

  茶水的袅袅热气上升,男人清峻的眉眼在淡烟背后格外柔和,有股出世离尘的味道。

  传菜员端着托盘过来,攀舒上前。

  热气腾腾的莼菜汤,攀舒小心端起。

  汤碗离开托盘,攀舒微弯腰往桌面送,就在这时,有什么戳了她腰部一下,身体一麻,一双手跟着抖颤。

  汤碗将将失手,或跌落桌面上汤水四溅,或是端汤碗的人的下意识往远离自己的方向甩碗。

  攀舒的右手方向,长方型餐桌一方,是男人,左手方向,是男人的女伴,桌子外面,站着酒店的传菜员。

  男人的左手搭在餐桌桌面上,洁白修长的手指,汤碗跌落桌面,首当其冲是那只手电光火闪,攀舒将汤碗朝自己的位置倾。

  尖锐刺耳的砰一声响,汤水四溅,白瓷碎片散了一地。

  啊!同时几声惊呼。

  滚汤的汤水尽溅在她的裙子上,顺着大腿流淌,布料油腻腻粘在皮肉上。

  攀舒疼得脸色煞白,嘴唇在瞬间成死灰色。

  这就是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吗?这么不小心,看看,我的裙子都搞上污渍了。男人的女伴懊恼地叫,站起来,指着白色裙摆上的一块指甲片大暗黄色,我这裙子是巴黎时装周的独款,十万块买的,第一次穿,你得赔我。

  满大厅的客人一齐看过来,郑谷雨急匆匆过来打圆场,对不起,我们的员工粗心大意,让你受惊了,还弄脏了你的裙子,这样,餐费免了,可以吗

  这事稍后再谈,她受伤了,先带她下去处理伤处。男人打断郑谷雨的话,指攀舒。

  不行,我的裙子弄脏了,得先处理。女人从来都是中心,未受过漠视,不快愤懑,声音从娇柔变得尖锐。

共56页: 上一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下一页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5 未必孤独网 Vbgudu.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