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李安的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李安新作将于今年11月11日上映,描写了19岁的德州士兵比利·林恩与其他七名幸存的突击小队成员,因为在伊拉克与当地反对武装进行了3分43秒的激战,机缘巧合成为伊拉克战争中的国家英雄,被邀请至球赛的中场休息时亮相,而在此期间的一连串遭遇则使他逐步意识到关于战争的实质与国家的真相。此外,本片也将采用4K、3D、120FPS等先锋技术,据报道目前全世界没有一家商业电影院能够支持全格式放映。昨天(4月16日),拉斯维加斯播放了该片某些片段,《阿凡达》制片Jon Landau,特效大师Douglas Trumbull前往观摩,根据媒体报道,在场人士看完后大赞:「太棒了!」、「令人不敢置信!」美国电影工程师协会理事Howard Lukk甚至对媒体表示:「我在发抖!片段內容所结合的技术──是我见过最扣人心弦的3D!」我想知道的是:1.这部电影究竟是讲什么的?目前该片新闻多偏向于技术革新,是否会遮蔽影片内容的表达?2.本片采用的“浸入式”技术与当前热议的VR之间有何关联?是否是电影技术发展的方向?3.此类技术如果今后普及,电影的观看方式、制作方式、表演方式等是否会有重大改变?以上

【黑则明的回答(179票)】:

终场无掌声的中场无战事——纽约电影节点映感想。

李安曾在采访中提到,自己拍《绿巨人》是真的当了烈士。言下之意我想应该是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地给超级英雄融入了一点莎士比亚式的情感,结果观众全然不买账,自己的努力算是白白牺牲了。

直到现在,《绿巨人》都成了李安鲜有的失手的代名词。每每有人问起我最喜欢的李安电影,我都会答道:都挺喜欢的。人家多半会再接一句:那《绿巨人》呢?

这是要友尽呀。

不过,今天看来,《绿巨人》可以松口气了。因为李安的新片《中场无战事》很可能会把他送到一个比烈士更加深远的位置——革命烈士。

我在距离影院还有四五百米的时候,就看到周围各个路口涌来的三五人群(华人、美国人、印度人都有),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甚至不少人还带着一点小跑:因为对于这样一部技术特殊的电影,早点到挑个好的座位也是很重要的!

一路进了影院,甚至检票的人都看出了我们这帮人的火急火燎,一路绿灯,连票都没查,就直接把我们招呼到了厅里。

放映厅几乎坐满了。甚至老外要更加积极些,把中间靠前的好位置全都占了,不少中国人来得晚都坐到了边上的位置。

就在这时,我听到后面的两个女生讨论一会儿怎么吃爆米花的事情。于是……我果断换了位置,坐到了中间的边上。我特地检查了下3D眼镜,发现有点脏,又出去换了一个。好了,现在万事俱备,只等着4K,3D,120帧给我带来的冲击了。

于是一开场,我就感觉到……怪怪的。

这种画面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但是怎么说呢,它太不像电影了。如果你硬要我描述一下感觉,它大概是这样的:就像你下午睡了几个小时,然后猛然间被人拉去逛商场。你突然觉得周围太过琳琅满目应接不暇,别人的动作好像非常滑溜,速度好像还比平时快了那么一丢丢,然后一个人在你面前说话,你盯着他的嘴,感觉很近很近,他嘴角的疖子好像要裂了,然后你就走神了。

尤其是使用长焦镜头拍摄的画面。景深非常地浅,一个人伸出手来,脸还是清楚的,手就已经模糊了。三个人并排坐着聊天,第一个人完美入焦,第二个人肩膀发虚,第三个人就是模糊的了。你问我这有什么问题?恰恰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我大概能理解这样的画面其实是比较真实的画面。本来物体的远近就应该通过景深的虚实反应出来。但是问题在于,人眼看到的并不是最真实的画面,而是大脑优化过的。你不可能在聊天的时候猛然注意到一个人扭个头就跑焦了。其实只要是摄像机拍摄的画面都存在这个现象,只是《中场无战事》三项技术的结合,非常极端的放大了这个现象,导致人物坐在车里时,车窗外的场景如同90年代的绿幕做出来的一样,仿佛非常遥远,像贴上去的一样。

你可以回忆一下冬天用手把窗户上的水气拨开的感觉。手指拨开的地方清晰无比,旁边一片朦胧,一点过渡都没有。

于是我也终于理解李安的初衷了,他就是想要最真实地展现这些场景,无论是荒诞的中场大秀,还是残酷的战场厮杀,他尽可能地把所有信息还原出来,交给观众去评判。

李安的这种思路,历史蛮悠久了。学过一点电影学的人都知道,关于电影的本质,一直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电影是画布,呈现什么完全取决于你把什么东西画上去、选上去,至于画布以外的东西,则丝毫不重要,和故事也完全不相关。因此画布内外的世界是隔断的;一种认为电影是窗户,只是负责给观众提供一个窥视现实世界的窗口而已。被窗框和墙壁挡住的世界,和你透过窗户看到的那一块儿,都是连在一起的,因此窗户内外的世界是连续的。

你看,就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电影的态度。还有一个大致的比较通俗的说法。“画布论”可以粗略地称为结构主义(特指电影中的),画面呈现的内容、背后的意义完全取决于创作者如何使用、搭配这些材料,即便是两个人搏斗的场景,选好角度,配点音乐,也完全可以捏造成两个相拥跳舞的人。

“窗户论”类似于现实主义。创作者不去横加干涉现实本身,而是相当于在现实环境中给观众开一扇窗户,你看到的是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你看不到的地方,放心,和你看到的是连续在一起的,不会差别太大。

结构主义的代表人物有希区柯克、黑泽明等等。对于这些人而言,一部电影在他们画完故事板、开拍之前其实就基本完成了,拍出来也会和他们预先设计的相差不大。他们甚至会改变物体的真实尺寸,以求在荧幕上更好地展现效果。哪里暴露哪些信息,哪里吓观众一下,都是精心算计好的。

现实主义的就比如贾樟柯、阿巴斯这些人了,很多人对这样的故事情有独钟,很多人完全没有兴趣,因为有的人是为了狭义地看电影,有的人则是来寻找生活。

没错,《中场无战事》就像一扇窗户。其观影效果就像把观众丢在某个真实场景,通过一块虚拟的玻璃看疯狂的众生相。但是的确太不像电影了,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

我倾向于认为电影画面是应该被操纵的。无论是张艺谋风格化的红,还是维斯安德森化不开的黄,这些都远非现实,至少是严重扭曲后的现实。但是这些刻意的、不真实的操纵,反而时常可以勾起最真实的、最自然的内心体验。

《少年派》也是如此,我们乐于见到创作者的个人体验、内心世界,以及由他解读、阐释之后的事与物。

《中场无战事》虽然最大限度地做到了真实客观,但还是在最后二十分钟“李安”了一下。我不会剧透,但可以这么告诉你:结尾就像《喜宴》里父亲最终高举的双手,像《与魔鬼共骑》里托比马奎尔抬起又放下的枪,像《断背山》里套在一起的两件衬衫,像《少年派》里没有回头的老虎,都是非常李安化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李安的儿子李淳在片中饰演主角比利林恩的战友,出镜率和存在感颇高,看来李安还是有意扶植儿子的演艺事业的。

电影的剧情其实没什么可透的。猴急的人可以去看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父辈的旗帜》,剧情相似,主题雷同,不少细节都可以对应的上。不过,真看了《父辈的旗帜》,你很可能会对《中场无战事》失望的,因为前者要好很多很多。

电影结束,全场没有一个掌声。不知道李安如果坐在这里会作何感想。他想要给观众带来全新的观影体验,甚至可能给电影语言来一场革命,不过最可能的结果是,他再次成了新技术的“革命烈士”。不管怎样,至少李安没有重复自己。

在《绿巨人》的惨败之后,李安一度考虑退休,后来在父亲的鼓励下拍出了《断背山》。这次《中场无战事》即便失利,也不会对李安的事业有任何影响。新技术的产生运用总是要有一些人打头阵,李安敢第一个吃螃蟹,再做一次烈士也无妨。

稍显落寞的是,离开影院的时候,本想拍一下之前贴满影院的《中场无战事》海报,结果发现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将它们一一剥下。纽约的点映就这么落寞地结束了,不知道下个月十一号公映时,会是怎样的一番评判。

——————————————————————————————————————————————————————————————————————————————————————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电影沙漠。真爱电影的人相互取暖的小沙漠。

【乐永程的回答(28票)】:

首先要知道120帧/秒(fps)是什么概念,我们平时在普通的电影院里面看到的电影都是24帧/秒(fps),也就是说每一秒里面有24帧的画面,而120fps就是意味着一秒里面会有120帧的画面,是24fps的五倍。其实这是有一个概念叫做HFR(high frame rate)高画面更新率,维基百科解释:

高畫面更新率

高畫面更新率(High frame rate, HFR)是指使用比正常畫面更新率更高的技術拍攝而成的影片。

電影通常使用每秒24格的畫面更新率拍攝及播放。電視傳統上則是使用每秒25格(PAL制式)或每秒30格(NTSC制式)的畫面更新率拍攝及播放;直到720p的HDTV出現後,改以每秒50格或每秒60格的畫面更新率播放。在電影中使用超過每秒24格、或是在電視中使用每秒超過30格的畫面更新率拍攝及播放,即可稱為高畫面更新率(HFR)。

其实优势与劣势都会有:

优势:1、有人说,由于刷新频率提高了,可以改善3D电影普遍存在的亮度不足的问题。但其实,这个问题已经可以通过增加投影仪的亮度来解决这个亮度不足的问题了,这确实是一个办法,但不是很主流。

2、由于动态模糊的减少,3D电影里高速运动的镜头会产生相对更少的模糊感,增加清晰度。至于力量感,打击感什么的,这个真不好说,因为这些都是观众比较主观的东西,到现在普通的我们都看不到李安的成片的效果。个人猜测,这是李安使用120fps最主要的原因。

劣势:1、从拍摄来说,24fps到120fps需要增加两档多的曝光,如果全片都是以120fps来拍的话,因为这是动作片,应该会有升格的镜头,那么要提升的挡数就更加可怕了,素材量也是普通拍摄的五倍,拍摄难度会有所增大。

2、从放映来说,由于到了120fps,所以能够真正放映这一部电影的影院必须要更新自身的放映系统,以适应这样的画面更新频率,很明显,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影院的放映成本,使受众相对少,普及程度相对小。

其实这一点是电影概念上的一点,这是一个不一样的观影体验所导致的,我认为不属于优点,也不属于缺点,但是舆论暂时还是觉得偏向消极的反面,因为彼得杰克逊拍《霍比特人》就是使用48fps的规格去拍摄并且放映(虽然大部分电影院还是使用24fps来放映),效果与评价也并不是很好,有些人会说这一种规格制作的电影,会有一种HDTV的感觉(因为HDTV是按照50fps或60fps制作的),特别是到了60fps以上,会有一种游戏感(因为游戏的刷新率是60HZ),现在谁也没有看过120fps的效果,说不定会有一种极致的体验?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电影的规格,新的表现形式,当一个领域出现新的事物,或者说规格,是相对于这个领域所存在的,过分地与其它领域不同方面的比较并且持消极的态度去看待它,其实对它自身的发展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李安其实态度还是比较乐观的和有野心的,有报道这样讲:

He said he was aiming to “creative a different cinematic syntax in service of the story,” and I kind of can"t wait to see the results of this ambitious effort.

在“creative a different cinematic syntax in service of the story”,李安确实在路上,和他一起的还有詹姆斯卡梅隆和他的《阿凡达》续集(本来打算使用60fps,后来还是决定使用48fps来拍摄),可以预见,这可能这会成为一门新的电影的表现手法,这个领域在不断发展,即使有点缓慢与停滞,但是我觉得总要有人要走出第一步,即使未来不怎么明确,期待《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希望能有新的不同的观影体验。

==============更新一下==============

有一个新闻报道了《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的一些技术上面的难题以及现在的状况,源自:Ang Lee"s war drama "Billy Lynn" faces projection challenge

EXCLUSIVE:

Only a handful of exhibitors will be able to screen Ang Lee’s

anticipated drama as the director intends.

When Ang Lee’s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goes on release in November only a handful of exhibitors will be able to screen it as the director intends.

The TriStar Pictures war comedy-drama, starring Kristen Stewart, Vin Diesel, Steve Martin and Screen Star of Tomorrow Joe Alwyn in the title role, is the first to be shot in a combination of 4K resolution in stereo 3D and at 120 frames a second (fps) - a bold specification that exceeds all DCI compliant presentation systems.

The Oscar-winning director, who previously pushed the boundaries of 3D with Life Of Pi, spoke last year at CinemaCon about shooting at 120fps, which was in part chosen as a means to immerse viewers in Billy Lynn’s combat scenes.

“What Ang Lee is aiming for cannot be done on any DCI-compliant equipment today,” said David Hancock, director, head of film and cinema, IHS Technology, who was speaking to Screen as part of an upcoming feature on flm specifications.

“The latest [projectors] can show 4K 60fps but if you wanted to show Lee’s movie in 3D you would need two of them [one for each eye of the 3D view].”

Digital Cinema Packages (DCP’s) can be made in 4K 3D 120fps but they are non-compliant and there is not a DCP player or Intergrated Media Block (IMB) - a server necessary to throughput the data - capable of handling that right now.

Preview

Lee is set to screen a 15-minute preview of the film in its fullest specification on Saturday (April 16) at the SMPTE Future of Cinema Conference in Las Vegas. The screening is made possible by a specially modified arrangement of an IMB with dual Christie Mirage projectors.

“This is the only projector capable of doing this and you need two to make it happen,” confirmed Christie Digital’s senior director, product management, Don Shaw.

“Our solution is not intended for cinemas but for theme parks.”

“No current technology in the market can do 4K 3D at 120fps per eye,” added Oliver Pasch, sales director, Digital Cinema Europe, Sony Professional Solutions Europe. “No system has the necessary bandwidth.”

There are reports that Texas Instruments is developing technology to upgrade projectors to play the format and there is work being done on more efficient compression algorithms to improve the efficiency of systems without damaging the overall image quality.

“The bottom line is that we will need adoption of these better encoders and upgrades to the projection systems to get to the point where 120fps 3D 4K can be distributed as a playable DCP,” commented Richard Welsh, chair of the SMPTE Future of Cinema Conference.

High frame rate

High frame rate (HFR) filmmaking gained a high profile push with New Line Cinema / MGM’s The Hobbit franchise, directed by Peter Jackson in 2012.

The effect, which in the case of The Hobbit doubled the traditional 24fps at which film is shot and presented to 48fps, eradicates motion blur to deliver a crisp hyper-realistic look.

Ahead of that film, and anticipating a glut of HFR content, exhibitors upgraded select screens at a cost of $6,000-$10,000 per screen with HFR technology.

In figures supplied by IHS, at the end of 2015 there were 162,000 cinema screens worldwide of which 149,000 are DCI compliant digital screens and of which 74,000 are 3D.

However, the number of installed projectors capable of showing HFR content is harder to quantify since there is no data source on this, according to Hancock.

Estimates range from as low as 3,000 screens, which upgraded to show The Hobbit, to as many as 60,000 screens worldwide today which are equipped with the latest projection systems.

However, the maximum that Sony digital cinema projectors and the DLP systems of NEC, Christie and Barco can playback is 2K 3D 60fps or 4K 3D.

Released in several formats

The likelihood is that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will be released in several formats including 2K 3D 48fps, the same specification as The Hobbit, with just a handful of specialist venues outfitted with non-DCI compliant technology to screen Lee’s ultimate vision.

“Lee is pushing the boundaries by trying to show what could be done. But there is no business model to get the film [at its maximum creative intent] into the hands of exhibitors,” said Shaw.

Lee’s comedy war drama, adapted by Simon Beaufoy and Jean-Christophe Castelli from the novel by Ben Fountain, centres on a heroic infantryman’s final hours before he and his fellow soldiers return to Iraq.

In 2014, filmmaker and VFX artist Douglas Trumbull presented his short sci-film UFOTOG at the IBC trade show in 4K 3D 120fps on dual Christie projectors.

Trumbull is developing a system called MAGI for processing content to that high specification and is seeking to licence the technique to studios.

TriStar parent Sony Pictures declined to comment for this article.

Screen International will explore this issue in greater detail in an upcoming ScreenTech feature on film specifications.

这上面大概是在说李安的片子按照目前的放映机的标准来说,可以说基本没有放映机可以达到它的放映标准,除非像李安那样为了在一个电影研讨会上面顺利播放,特地做了一台由两台Christie Mirage放映机组成的一台放映机。一个叫汉考克的人说有HFR标准的投影银幕很难统计,因为并没有相关数据。开始全世界内能播放《霍比特人》的银幕不过3,000个,现在已有超过60,0000个银幕配备了最新的fa系统。Sony数字影院系统,DLP的NEC系统,以及Christie and Barco最高也只能播放2K、3D和60帧,或者4K的3D。而且一个叫Oliver Pasch的sony的销售经理还说,市面上还没有技术能同时满足双眼4k,3D,120fps的技术,没有系统能满足它的数据量。然后就是说了影片会有不同的格式来发行,标准低于4K,3D,120fps,还有一个实验短片电影工作者,搞了一条实验短片,叫《UFOTOG》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编辑于 2016-04-15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小西洋的回答(19票)】:

警告:本文有大量剧透

*技术问题本人一窍不通,本文主要回答题主第一个问题

1.这部电影究竟是讲什么的?目前该片新闻多偏向于技术革新,是否会遮蔽影片内容的表达?
*本文涉及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情节主要基于小说及电影预告片片段

It"s sort of weird, being honored for the worst day of your life. ——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故事里最戏剧化的元素就是这句台词,你还会不会喜欢这个故事?

身处当下,生活不断跟你开着玩笑。有时觉得世界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一九二零年代,歌舞升平,单单没有爵士味;有时肃杀无情,像极了奥威尔笔下的一九八四,偏偏老大哥不晓得在哪里;想要娱乐至死,探一探赫胥黎笔下美丽新世界的究竟,道道枷锁总是无法抽离。

故事不知真假,买单争先恐后;人生一眼望穿,骚动此起彼伏。

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人到这几段年纪,能如孔子所言,已是极为理想的状态,普通人操劳一生未必能尝到一颗这幸福的果实。

可在李安身上,似乎这些个命坎儿得再减十岁才说得通。

四十岁那年,《饮食男女》名扬两岸三地,之后连拍三部西片在好莱坞站稳脚跟,这辈子吃定了电影这口饭;

五十岁那年,《绿巨人》口碑票房双双惨败,大起大落,一度要息影。顶着非议、质疑和劳累,携《断背山》首夺奥斯卡最佳导演;

如今六十有二,《少年派》散场正好又是四年,余味犹存;乍看这部新片的题材,李安也颇有些得心应手,恣意而为的派头了。

洞察人性反思战争在好莱坞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更谈不上是禁忌了。被美国人黑得最惨的越战,在电影史里早已是教科书式的模板。伊拉克战争爆发至今也已十数年,以之为题材,又能为奥斯卡所注目的,仅有《拆弹部队》和《美国狙击手》这两部。

细究起来,这两个故事,似乎都有些雾里看花。

拆弹部队 Hurt Locker

伊拉克战争转入治安战后,路边炸弹横行,美军的拆弹专家一时成了最接近死亡的兵种,每次任务都像是跟死神抛硬币。生死对赌,前任落败,主角赶来接替,他老练果断, 难缠的炸弹一个个被销毁,狡猾的死神输得倾家荡产。

有惊无险,两年任务结束,他得以返乡。然而平静安详之中,一向无畏的主角却迷失了,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都能让他困惑不已。战场上,为了泛泛之交的伊拉克小男孩他出生入死;面对家人,却沉默寡言不知所措。

于是,他又一次选择延长服役,重回战场。

正如影片中所说: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 for war is a drug.

在战斗中狂飙突击往往能上瘾,强烈且致命;因为战争就像是毒品。

战场以外,威廉像是没有玩伴的小孩,原来炸弹是才他手中的玩具,战争才是他生活的常态。

美国狙击手 American Sniper

《理想国》里,柏拉图在拟定教育和培养公民的原则纲要时,阐述了人在社会中的三种理想情形:狼(威胁秩序者)、羊(守序公民)、牧羊犬(秩序维护者)。

作为好莱坞为数不多的右派人士,《美国狙击手》的故事里,借主角克里斯·凯尔父亲之口,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表达了他更具偏向性的主张:

We"re not raising any sheep in this family, and I will whup your ass if you turn into a wolf.

我们家不养懦弱的羊,但若你们变成狼,我会让你们死得好看。

影片中的克里斯·凯尔,一个“脸红脖子粗”的德州牛仔,勇敢好斗,浑身充满了保护欲。二十五岁那年参军,魔鬼般的训练、残酷的淘汰筛选后,他得以入役海豹突击队。九一一事件发生后,他得以参与海外行动。服役十年,他射杀了上百人,解救了不少战友,并为更多的战友清除了威胁。

退伍后,他帮扶老兵,做尽好事。然而颇为讽刺的是,这样一个在战场九死一生的美式英雄,最终倒在了自家的国土之上,同袍的枪口之下。 蓄意谋杀者,竟然是一个受过他帮助的老兵。

《拆弹部队》成片于2009年,是该片编剧马克·鲍尔以自己在伊拉克做战地记者的见闻创作而成,女导演凯瑟琳·毕格罗揉入她独特细腻视角,透过复杂的个体在战争中的沉沦,试图去表达当时整个国家深陷战争泥潭无法自拔的现状,成功摘得奥斯卡。

真实故事改编的《美国狙击手》成片时伊战已经结束,克里斯·凯尔在现实中被誉为美军历史上最致命的狙击手,电影里的情节也大致就是他的人生。克里斯本人现实中颇受争议,电影的改编真真假假不乏修饰与美化。但无论如何,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这位好莱坞的少数派,八十三岁高龄还能奉献出如此高质量的电影,是极为了不起的。

作为宏观上的暴力,战争能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荷尔蒙。生与死的瞬间,没有思想,只有本能。暴力和战争从来就是这样,没有新意。最应该予以反思的时机,应当是一切发生之前。待到从中清醒过来,已是一团乱局,无法收场。

遗憾的是,反思战争时最容易提出也是最原始的问题,两部电影都没有涉及。

为什么这场战争会发生?

2007年9月16日,格林斯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在其回忆录发行时声称他的书中表明“进攻伊拉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石油。”遭到时任国防部长反驳后,他改口:“我不是要说这是(小布什)政府开战的动机……我只是想说,如果有人问起:‘我们干掉萨达姆算是幸运的吗’,我会说:‘这是必须的’。”

文字游戏中国人再熟悉不过了,这里还有个更有趣的:据说五角大楼最初制定的伊拉克战争行动代号为Operation Iraqi Liberation(解放伊拉克行动),不知是有意而为还是纯属偶然,没多久大家发现三个单词缩写下来正是O.I.L,赶忙作废并发布新代号Operation Iraqi Freedom(自由伊拉克行动)。

现实即是如此,战争的目的如同皇帝的新衣,没人愿意当指出真相的小女孩罢了。

题材再怎么天马行空,好莱坞是有立场的。这次《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李安会点出本质来吗?我认为不会。但他也许能更进一步,点出更值得玩味的东西。

国家,为什么爱讲故事?人,为什么爱看故事?

此刻,我们不妨先放下这些形而上的问题,了解一下比利·林恩。

比利,一个十九岁的新兵,年轻气盛,参军不是因为一头热血,而是因为替姐姐出头的惩罚。

他并不是天生的战神,战场上,他遵从本能做他应该做的事情。一次交火,亦师亦友的同僚不幸牺牲,他却和幸存者一起,因为被FOX电视台拍到交火的片段,被宣传成为战争英雄。

总统特批两周,他们得以回国受勋,并作为战争模范全国巡演提振民众信心,募集资金。

政客为他包办出英雄般的礼遇,紧锣密鼓的活动,然而陪家人的时间,多一秒也不允许;

导演承诺将他们的故事改编为好莱坞巨制,可是选角却乱点鸳鸯谱,流言四起,比利居然要由女演员希拉里·斯旺克来扮演;

商人许诺等他们荣归故里,体面高薪的工作不在话下,可真要支付给比利改编故事的报酬时,十万元缩水为五千五。

民众对这些保家卫国的英雄不住地赞许,但他们对比利武器装备的好奇,对军队是否接纳同性恋的八卦热情明显更高。

每个人都是局外人,却也都愿意扮演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二十分钟的中场演出,大名鼎鼎的碧昂斯、真名天女与比利同台,然而在世界眼中,他受到的尊重和关注当真如此巨大吗?

政客眼里,比利应该是有荣誉感的棋子,我打造出英雄来,你给我按部就班;

导演眼里,比利的故事只是一个外壳,里面要塞进他自己的理念和主义,以及关系微妙的女明星;

商人对比利很好,他对所有人都好,只对摇钱树更好;

民众也分正反,正的拥军,反的嘲弄,无论正反心里都是一样:我们侵略别人未必好,总比被别人侵略好。

别担心,我们的比利要比想象中成熟得多。他最为困惑的是,演出前打得火热乃至一见钟情的拉拉队长菲森,是喜欢真实的我还是作为英雄的我?

老实讲《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并不好读。口头化的叙事、密集的俚语以及庞大的生词量无时无刻都在折磨着我这个半吊子英语水平的非母语读者。结构上,全书绝大部分内容居然都是比利的心理活动和他与同班战友的插科打诨。

我想,任何一个看了电影预告片的人都会提出我的这几个问题:

1. 战争和橄榄球这个题材融合,可以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2. 如此盛大的中场演出是怎样的一副图景?又能与战场产生怎样的互动?

3. FOX到底拍到了怎样的战斗场面配得上一个战地英雄?

带着这些问题,用了一个半月啃完原著小说,现在我只能哭笑不得地回答你,这些,原著作者都没怎么写!预告片里美轮美奂的体育场,紧张激烈的战场,都是李安的再创作!

为这部电影,李安尝试了很多新技术,比如商业片从来没有过的120帧每秒的帧率,目的是为了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战争。不管成败与否,这些尝试对《比利林恩》这个故事来说意义更为特别。

比利·林恩并不是一个真实从在的人,故事里掺杂的很多现实世界的人和事纯属子虚乌有,和李安一样,作者本人也并没有参军经历。但他聪明,战争相关的情节大片留白,给人以无限的遐想。不管是出于挑战自己还是现实因素,李安没有这样做。那么问题有了,无论拍战争是为了揭露还是愚弄,如何把一个基于虚构故事的假的人物、从来没存在过的战斗,拍出真实的浸入感?

新技术,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好的噱头。

在拍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期间,李安就意识到3D是电影的未来,但是24帧的帧率又会带来抖动和频闪问题。经过漫长的探索和试验,李安大胆地决定采用120帧、4K、3D的规格拍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他在见面会上说:“数字电影就应该是3D的,这跟人眼睛处理信息的方式很匹配。120帧让画面没有抖动,4K让画面更清晰,再加上3D,你会觉得离角色很近。未来的电影就应该是这样的。”对于全新规格的观影体验,李安表示:“因为信息量很充足,观众看的时候会更专注,看起来也会更舒服,而且亲历感会更强。”

因为是首次尝试新技术,李安也在现场谈到了拍摄期间的痛苦:“没人可以求教,受了很多打击,问题接踵而来。每个镜头都要拍好几次,一天拍不了几个镜头。到后期的时候,大家都很可怜,像是拉着手一起喂狮子,大概这样折腾了一年。”

如果仅仅只有这点手段,那不是李安,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

十月九日,台北见面会,李安这样说:

现在对我来说,拍困难的电影我没兴趣,拍不可能的电影我才能提起兴趣。做电影就是要拼命,不拼命,做电影好像没什么意思。

想象四年前,《少年派》,李安并不是第一次探讨真实与故事了。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涉及到大量的宗教信仰元素。故事里,派的家庭非常有趣。父亲现实,崇尚科学理性;母亲感性,信仰印度教。派天资聪慧,受父亲影响,从小接受极好的基础教育;受母亲熏陶,对人文故事也极感兴趣。理性因子、感性因子很早就开始在脑海里碰撞,派因此远比家人想象中思想成熟得多。

印度教神祇众多,与伊斯兰教、基督教共存于印度社会。为了解决心中的丛生的疑问,派不停地探索未知的领域。安拉、基督对他来说,就是多信两个神而已,只是相信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通过受洗、祈祷去实践去感知,这才有机会发现属于自己的答案。

在时而平静、时而无情的大自然面前,任何神魔都无能为力。海难后的风暴里,生存成了派唯一的信念。面对残酷的真实,理性让他得以存活;他又将难以承受的经历化为故事,感性让他时刻保有希望。就这样,他创立了只属于自己的宗教。

这也是属于李安的宗教,是他电影里不变的内涵:发现内心,不断成长

透过预告片,不难发现李安用意良苦。

李安新片《比利林恩漫长的中场休息》首曝预告—在线播放—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3MDQxMDg2NA==.html?from=s1.8-1-1.2

It"s sort of weird, being honored for the worst day of your life.

这种感觉挺奇怪,因为人生中最惨的一天受到了嘉奖。

生活中充满了压抑与忍耐,只因人生不能意气用事。想要自由自在,就不会被周围人所认可;想要被大家接受,就必须打磨天性,没有棱角。

You know things most of us would never know, that"s got a way heavy on a young man"s shoulder.

有些事你已明白,但我们大多数人一生未必都能明白,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实在太沉重了。

成长是有代价的,有时它开出的价码要远远贵于常人,随之而来的痛苦也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珍重,我的朋友。

Your story, Billy, no longer belongs to you, it"s an American story now.

你的故事,比利,不再只属于你自个了,现在它属于整个国家。

一旦成长有了果实,它不再是成果,而是付出,付出就意味着分担和分享。

So here you are, Billy.

来都来了,比利。

一旦开始,没有回头路可走。

It"s the first time in my life, I feel close to something, bigger than myself.

我人生中第一次,近得能感觉到,这世界比我的内心还要广阔。

比山与海更深奥的是宇宙,比宇宙更深奥的是人心。

You just open the door and a crack of light comes pouring in.

你只要打开心窗,阳光会倾泻而入挤满你的心房。

予人一支玫瑰,你会收到一束回赠。

What really happened over there?

是时候面对现实了吧?

回首过往,笑傲江湖。

柏拉图太理想,他不曾预料到,有一天这世界上不只有狼和羊,还有披着羊皮的狼和裹着狼皮的羊。

比利就是这只狼皮下的羊,装得出凶残的模样,装不出血性的内心。

小说的结局远比预料中平淡得多:

Dime chuckles. "You say good-bye to your girl?"

Billy nods and turns to the window. He knows he will never see Faison again, but how can he know? How does anyone ever know anything----the past is a fog that breathes out ghost after ghost, the present a freeway thunder run at 90 mph, which makes the future the ultimate black hole of futile speculation. And yet he knows, at least he thinks he knows, he feels it seeded in the purest certainty of his grief as he finds his seat belt and snaps it shut, that snick like the final lock of a vast and complex system. He"s in. Bound for the war. Good-bye, good-bye, good night, I love you all. He sits back, closes his eyes, and tries to think about nothing as the limo takes them away.

蒂姆暗笑。“你跟你的妹子说再见了吗?”

比利点点头,转身向着车窗外。他知道自己再不会见到菲森了,但他怎么就知道呢?有谁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过去是一缕烟云魑魅吐出魍魉吸入,现实是九十迈不限速的高速公路,二者彼此交织,让未来成了吸饱了垃圾股票的无敌黑洞。这会他明白了,至少他以为自己明白了,当他摸到安全带扣紧的瞬间,咔嚓,仿佛被一个宏大而复杂的系统锁住,定要在他心里植入纯粹的悲苦。他已将自己绑定,和战争绑定。再见,再见,晚安,我爱你们大家。他靠回来,紧闭双眼,试着清空脑袋好让这豪华的座驾带他们一走了之。

这世界每天有不计其数的人来来往往,却少有人在彼此的内心常驻;人与人每天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发生,却少有故事撩动彼此的情绪。

我在回来的航程里读完这本书,正要结束一段仓促到没时间整理思绪的假期,然后开始另一段紧凑到没时间思考的旅程。就这样,戏剧性地,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情绪,让这故事变得值得。

有些地方是战场,身处瞬息万变之中,你的内心日新月异;有些地方是家乡,小桥流水,思绪一成不变。

如果你也像比利一样处在一个年纪尚轻、事故不深的年纪,分不清楚务实与务虚的界限,不妨看看他的故事。有时,甚至现实与现实之间都有强烈的反差,这反差难免让你疑惑,但也只有疑惑过才有成长。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十六个字,彼此有彼此的理解。但挣扎过后,最正确也是最理性的选择有且只有一个:

清空思想,重新上路。

Clear all your thoughts and move on!

毕竟,人生没有中场休息。

【陈甘木的回答(6票)】:

前一天晚上,9点的电影,写这篇东西是纽约时间凌晨时间,从AMC Lowes 13纽约电影节刚刚回宿舍,太晚了先不写得太长。放NYFF图

刚追上了纽约电影节这部电影放映的尾巴,见证了这一场技术革新的洗礼。这篇知乎的价值在于真实的 Real 3d 4k 120fps 全规格观影体验,等我有时间再慢慢推敲文字和逻辑。

1. 技术

技术上的革新是这部作品最大的噱头,尤其是,120fps(每秒120帧),被反反复复提到。

有幸看了全规格,一秒播放120帧的画面,一开始的瘦体字幕,第一个场景比利揭起电话,全场的观众就已经激动地叫出声了。整个画面锐到起飞,电影画面清晰锐利,颜色高调苍白层次清晰,真实得不像一部电影。人物的动作似乎变快了,细微的东西被放大,没什么保留的呈现在我们眼中。

这点来讲,有几个很难忘的镜头。其中一个是一个大全景,人山人海的体育场里真的每一个人在干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再加上3d给了这个镜头纵深感,给了我一种从未经历过的观影体验。如此没有盲区,如此稳定和全面的镜头把电影和观众之间建立了奇怪的情感,我们仿佛在电影中,又仿佛在电影千百米之外的地方,或拉近或疏离。

技术上有很多东西可以讲出来,也会有人比我讲的更清晰,我也不希望跳出故事单评价这个技术革新。但是毫无疑问的一点就是120fps来了,从脸导这次创新的实验开始,它在认真向我们走来。

2.故事

故事的不扎实,是这次实验的小败笔。

片名: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直译过来很清楚交代了电影三个重点:1. 比利林恩:交代人物,这是一部以这个人物为中心的电影。2.中场休息:交代背景,这个人在自己的事业中走到了中场,一个可以休息的平缓期,他要反省自己的过去并继续面对未来。 3. 漫长的行走:交代目标,这个人会经历漫长的一番内心挣扎

这三点,我认为做的最好的是第二点。脸导把“中场”这个概念交代的很清,紧张连续的情节,放松不下的心态。同时,巨大的球赛盛宴和异国不停止的战争在技术的支撑下设计得很漂亮有冲击力。

但其他的两点,脸导的确很用心的在挖掘主人公内心,120pfs技术的运用,和电影中人物自我与超自我的平衡有些微妙的相似,但总体的画面叙述让人失望。《比利林恩》这个故事,就像小光圈的大景深的120fps电影画面一般,细节多,铺设广,但同时也不知道让人看向何处。所有的感情都涉猎其中:亲情,爱情,战友,导师,民族,国家,揉杂在三条主线里,每一个都涉猎了一点点,但没有让人真正的动容印象深刻的地方。

调动观众情感,要是画面,对白和节奏掌握不好,就会变成尴尬的强行煽情。在脸导的这部作品里对白都有点过于僵硬,演讲式的台词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想把人物上升一个高度,却丢失了与观众的共鸣。这部电影人物的刻画逊色于色戒或者断背山,观影时感觉自己也没有很投入进去。

3.技术和故事

电影这个东西是用画面来讲故事。景别的变换,颜色的组合,声音的运用,台词的推敲,视觉为主听觉为辅来展现讲故事的人所传达出的情感。技术和故事永远密不可分,一直以来,好的技术在于解放人们拍摄的限制,让镜头设计不被束缚。

如今的120fps毫无疑问是新颖的,但说到底也只是一讲故事的手法。刚提到它的特点在于真实性,锐利,平滑。若是稳定放置,镜头深刻稳定,但是缺少张力。若是运动起来,展现细节,敏感锋利。脸导的尝试非常有意义,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人用更多的作品来去实践,到底什么是最适合120fps的故事,到底什么样的剧本,用120fps的技术能使其表达最优共鸣最大化。

不谈比利林恩这部片子的失败与否,在我们看到了在一秒钟120帧里,深邃的眼眸,颤抖的睫毛,潮湿的眼眶,滑落脸颊的泪水。我们也看到了翻滚的沙石,流淌的血液,烈日下的战争,真实得不像话。这种没有距离感的深刻的体验,就证明了这种技术上的革新不会是昙花一现,它还有漫长的时间成长成熟,最后成为构建电影精神内涵的得力工具。

晚安啦

我是陈甘木。

创建于 2016-10-16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不懂不懂的回答(7票)】:

目前纽约电影节传出的口碑并不好,高帧似乎给观众带来真实感的同时,更多的是不适感,让电影不再像电影。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即便李安这次真的搞砸了,由此彻底否定这部电影,甚至质疑李安都是毫无道理的。李安本来可以拍一部四平八稳的好电影,但为了探索新的可能而走出comfort zone,这份精神和勇气不值得敬佩吗?

没有技术的发展是一蹴而就的。而在技术走向成熟之前的每一次失败的尝试都有其意义。或许未来高帧得以推广,李安的初次尝试被载入电影史;或许高帧被证明是彻底行不通的,但起码李安为同行扫了雷。

至于有些人认为为了技术而牺牲剧情不值得,或许对这部电影来说确实不值得,但对整个电影工业的发展绝对是值得的。电影的核心是灵魂,而这部电影的核心是新技术。

总之,首轮影评出来后,我确实比较失落,但依然非常期待这种或好或坏的全新体验,即使我再不喜欢这部电影这种技术,我也不会对李安的喜爱削减分毫。

【黄先鸿的回答(6票)】:

跑个题,相信很多人看了各路公众号吹捧过120帧的之后,依然脑补不出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效果。

给大家分享一个预览120帧的方法:

1.找一台iphone6,或者7;

2.去一个人多的地方,街上或者广场都行;

3.打开 相机 - 慢动作,不要按拍摄

4.你在屏幕里看到的,就是120帧的效果。

这种效果对很多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就是3D游戏的效果,很多动作游戏完美运行就是60fps。

李安的新片这次一定会和《霍比特人》一样,遭受各路质疑,毕竟24帧的残影本身也是电影的艺术手法之一。但这就是电影的未来,只有这样,才能容纳更大的想象力。

附一个NBA 2003年全明星赛 720p 60fps的片段

youtube.com/watch?

【RaniLv的回答(3票)】:

昨天在NYFF看了最后一场。非常难以描述的观影体验。有趣的是,之前两场在林肯中心看的影片结束后都是掌声雷动,而这部要抽lottery+抢票才能观看的电影大家却都静止了。

我一直觉得电影要有的是真实。不是120帧的那种连头发丝的细微振动都可以察觉的真实,而是对角色的刻画递进。没有人是纯粹的好或坏。

我觉得这绝对不是李安最成功的电影。在叙事上稍显拖沓,以至于半场过后我才领会到情节(我没有看一点前情提要,单纯是支持校友哈哈)。

尽管与我的期望有落差,也不妨碍李安依旧是位非常出色的导演。毕竟没有人能够永远完美,而他对于不同题材与技术的尝试,就已经注定他是个伟大的导演了。

始终认为他最佳作品是《色戒》。一部比原著还好看的电影。

您可能对这些内容感兴趣:《16爱祖国演讲稿》 《谈政治课教学中学生创新意识的培养》 《查尔斯王子在英国皇家农学院毕业典礼英语演讲》 《新世纪的舞台》 《中国空军上校戴旭震惊国人的演讲稿(下篇》 《公司2017新春联谊会串讲词公众演讲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 麦莉·赛勒斯上节目露胸部仅贴胸贴 揭其资料介绍

    【未必孤独网综合报道 www.vbgudu.com】当地时间8月26日,麦莉现身《吉米现场秀》,不走寻常路的麦莉真空出镜秀八字胸,令主持人吉米-坎摩尔都不忍直视。 当地时间8月26日,麦莉现身《吉米现场秀》,不走寻常路的麦......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佐佐木心音掀透视裙露C字裤大方走光

    东京,被日本杂志评为“艺能界第一诱惑胴体”的写真女王佐佐木心音,其主演的R18+限制级电影《人形少女》(《フィギュアなあなた》),于6月15日开始在日本上映。在见面会上,最后的媒体摄影环节,在通常的主创合影......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车展“假胸门”:姐走的不是光是假胸

    ......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苏梓玲《疯狂原始人》静态写真:树叶贝壳遮身

    日前有“G奶女神”之称的苏梓玲再次曝光一组全裸《疯狂原始人》静态写真,在好莱坞3D动画电影《疯狂原始人》全面从影院下映之际,再续真人版的“原始人肉欲情仇”, 并炮轰柳岩“胸部不够大,胸部很假”,直言秒杀柳......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44岁女星丹妮丝·理查兹资料简介及不雅照曝光

    【未必孤独网综合报道 www.vbgudu.com】近日,44的女星丹妮丝·理查兹(Denise Richards)身穿瑜伽服现身,上身穿白色背心下身穿瑜伽长裤,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清爽,完全不像44岁。 而且从露出的平坦小腹上,你能看出......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汗!夜晚街头抓拍小情侣的不雅一幕

    朋友来西安玩,本想给人家一个良好的西安印象,可惜啊,我勒个去,你个这个样的男的还~~~~他们觉得西安~~~~无语了......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76岁恐怖片教父韦斯·克雷文逝世 揭其资料简介

    韦斯-克雷文 【未必孤独网综合报道 www.vbgudu.com】好莱坞恐怖电影大师韦斯-克雷文在经历了与脑癌的漫长斗争后,于北美时间8月30日下午在洛杉矶离世,享年76岁。 韦斯-克雷文出生于1939年8月3日,在最初进入电影届......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女主播杨千霈车震富商黄宝世 相关资料介绍及照片

    杨千霈与黄宝世车内激吻 【未必孤独网 www.vbgudu.com 综合报道】 据台湾媒体消息,台大毕业、已主持6次“3金”(金曲、金钟、金马奖)星光大道的杨千霈,上月才与年营业总额近2亿元的贰楼餐饮集团老板黄宝世热恋,......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记者体验“裸拍模特”活动:拍摄交280元

    自“非诚勿扰”女嘉宾闫凤娇裸拍照曝光后,全国刮起了一阵热议“裸拍模特”的风潮,很多城市中的地下私拍群体引起人们空前的关注。偶然看到的一个帖子让记者了解到青岛也有地下私拍行业,经过联系记者得以全程参与地......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俄罗斯9岁女模克里斯汀娜·皮曼诺娃资料简介

    【未必孤独网综合报道 www.vbgudu.com】在许多人意识中,可能会认为“世界第一美少女”是十几二十岁出头的青春少女,但是本文提到的“第一美少女”年仅9岁,她虽然年幼,却早于红遍整个社交网络。 Kristina Pimenova......

    0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