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为何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对大选如此重要?

为何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对大选如此重要?

【曾侯乙的回答(485票)】:

跑题长文,慎入。

----

这两个州的重要性,是由初选制度决定的。

初选制度为什么是这样的?历史决定的。

初选是为选出本党的总统候选人。所以,首先要回答的,是推举出的总统候选人,应满足哪些条件。

常见的条件,想想大约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 候选人本人,要个人能力过硬,有领袖之材,以党为先,值得信赖
  • 在本党内部,要能够获得党内各方的支持肯定,令人信服地得到候选人提名
  • 在对手候选人的挑战下,能够激发起本党选民的投票热情

综上所述,为了让这个候选人能获得党内各方的支持肯定,这个人一定得是大家通过一个被党内各派认可的形式推举出来的,才能让大众信服。

初选制度就是这样一种推举候选人的形式。但是,初选制度只是一种方式。

不要初选制度?没错,初选制度是直到 1970 年以后才被扶正的。在此之前,十九世纪就没有初选,20 世纪的前大半个世纪,初选大多只是做个样子。

为什么?

这是著名政治摄影记者 David Hume Kennerly 拍摄的 1976 年共和党党代会上的两张照片: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I Want to Be With the Circus’,那里还有更多 Kennerly 的精彩照片和他的解读)

图中的两个人,一位是在任美国总统,杰拉德?福特,一位是 76 年竞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位置的里根。本来现任总统代表本党竞选连任,是很自然的事。不过福特虽为现任总统,但是他没有参加过竞选。他先是 73 年取代因为贿赂丑闻辞职的副总统 Agnew,74 年又接替了因为水门事件下台的总统尼克松。76 年的大选,他和里根一样,都是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

结果里根在初选中对福特发起了巨大的挑战,拿下了 23 个州 46% 的选票。在党代会上福特拿到 1187 张人票,堪堪胜出里根的 1070 张,艰难拿下了候选人提名。

然后,在出席记者会时,福特走到里根的屋子,邀请里根一同参加。里根同意后,就有了左边在通道里的一张,双方表情严肃,就像战斗还没结束一般。几分钟后,在记者招待会上,两人谈笑风生,气氛一片合谐。

对于福特,他的不高兴很自然。作为一国总统,竞选连任,居然遭到本党内部的强力阻击,这等于是把党内的矛盾,亮给大家来看:原来共和党内部分裂如斯。这样来,推选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意义:团结本党的支持者。而对手看到这场情形,也势必以此为切入点,大肆宣传中伤。

所以福特最后要力邀里根一同出场,来显示党内的团结。但是,里根到头来失意之情溢于言表,没有为福特出力拉动自己的支持者,最终福特失利,不仅福特自己,很多政治研究者也认为双方的矛盾是重要推手。(4 年后,爱德华?肯尼迪在民主党初选也来了一次,分裂了卡特的阵营,再加上伊朗门,让卡特败走。)

没错,初选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是内斗。

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让大家在全国人民的关注之下,互相抺黑,从来都不是一件多好看的事。从党的角度,当然要文斗,不要武斗,只切磋武艺,不能以命相搏。但对于候选人来说,竞选就是你死我活的事。而本就都是一家人,政治主张可能相差无己,所以拼到狠处,一些完全没关系的私事,也都被抖落出来,屎尿齐泼,场面有多好看?

别的不说,就这 2016 年的大选吧。我很期待看到共和党的初选辩论。到现在(2015 年 6 月 16 日),已经有 12 位政客宣布参选,还有至少 9 位表示有兴趣,可能参选。

想像一下,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辩论时,有 20 个人站在台上,而时间只有 90 分钟。每个人都要珍惜自己那宝贵的几分钟来让观众记住自己。这会是说相声,还是选美?你比得过 Donald Trump 么?

于是,不出意外的,冒出一个方案,主持辩论的 Fox 新闻台 宣布 说,只有在最近五次全国民调中排前十的候选人才能参加辩论(10 个人 90 分钟,场面也不好看啊)。

于是乎,问题来了。那极有可能被刷下去的,不出意外会有 Donald Trump(松了一口气),但也九成会包括:Carly Fiorina,唯一的女候选人;Ben Carson,唯一的黑人候选人;Bobby Jindal,唯一的亚裔候选人......

一个已经被对手挂着老白男人标签的共和党,真想用实际行动向对手证明他们是对的,我们就是连辩论的机会都不给这些来自弱势群体的候选人?

于是,不出意外的,又冒出一个补救方案:?Fox 新闻台准备让没有入选正式辩论的候选人参加一个在正式辩论前的次一级辩论。 好吧,那些人到底是次一级的,是吧。

说了半天,就是说,初选是一个风险很大的活动,因为它把自己党派的内部矛盾,给放大了出来示众。

所以呢,20 世纪以前,是没有什么初选的。在 20 世纪上半叶,仅有的初选也是个样子。因为候选人是在党代会上,由代表们投票决定的,而这个过程,一个是短,就那么几天,一个是封闭,等到硝烟散去,一名被大家认同的候选人就诞生了。

但是

其实这些理由,都是事后诸葛亮。

更本质的原因,是人家当初根本就没想过初选这事。因为美国的党派,是个从国会里诞生,由上向下形成的组织,没有宪法规定它要有多民主。它的目的只是要让认同并有能力也愿意推进本党纲领的候选人拿下竞选。

而这个选择候选人的过程,也自然在一开始,就牢牢掌握在本党的领导人手里,他们就是以 Democrat/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为首的本党各级负责人,在任的或曾经的官员,各地各级的党内干部与地方官员。而就是这些人,几百上千人,要选出本党的候选人参加总统大选。

这就是权力的滋味啊。

这当然不只是投下光荣的一票,而是参与到决定国家前途的政治幕后交易中的快感。

这是著名的 1920 年共和党的党代会,因为候选人必须要拿到多数人的支持才能服众,所以经过 10 轮内部投票才分出胜负:

(表格取自:(表格取自:1920 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

最终的候选人 Warren Harding 在第一轮时的票数才在 12 名候选人中排第六名,但是到第七轮投票以后开始窜升,到第九轮升至第一名。

这就是党内政治谈判的结果:每个人都有自己力挺的候选人,也有自己憎恶的候选人。在一开始,每个人都会投给自己力挺的那个候选人。但是,当没有一名特别强力的候选人时,就会出现票数分散,无人能有绝定性优势的情况。这时,政治交易就开始了。如果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无望,你是会投票给自己憎恶但很强力的那个候选人呢,还是一个没啥优点,但也没啥让你讨厌缺点,能力平平的老好人呢?当然是后者。

Warren Harding 的竞选经理就是打得这个算盘,最终把那些失意者的票都收拢过来,让大家安于这个大部分人的第二/三选择,让 Harding 成功上位。

但是,这样一个通过党代会推选候选人的过程,也不会是完美的。前面说了,对候选人的推举,有三个基本要求。作为由党内人士推举的候选人,其个人能力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也通过各方妥协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但是,竞选是由选民来投票,这个由少数党内精英幕后内定出来的候选人,如何能激发起选民的热情呢?

这是美国大选的投票率: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Voter turnout in the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s)

在 1828 年大选,杰克逊民主开始后,整个 19 世纪美国的投票率就高居不下。

而这些总统,你听说过几位?

那个时代的党派政治,是以党为中心的,选民是对党忠诚的。发动他们投票的,是深入到每个选区乃至每个街道的整个党派体系。选举本身是个敲锣打鼓的节日。他们出来投票,投得是党,而不是候选人,不管是推得哪个候选人,他们都会支持的。不支持也没关系,反正选票是由每个党自己印的,大不了不印对方候选人在上面(!!!)。自己填候选人名字?每个人投票都是在其他人的注视下,以公开投票的形式进行的。你试试?

这种党派政治,换来的是选民对本党的忠诚。从推出候选人到大选,通常只有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这个候选人的直接作用,也往往是帮助把自己所在州拿下,剩下的,就交给党的体系去运作了。也因为如此,在二战以前,美国两大摇摆州,俄亥俄和纽约州,各自出了六名总统。

直到二战后,民权运动爆发。

可以看到,两党选民的忠诚度,在 60 年代末至 80 年代经历了一个低谷。(图片取自 stevenwwebster.com/rese

zhuanlan.zhihu.com/cnpo 一文中,提到了危机和变革的关系。民主党在 1968 年大选,就遇到了这样一个危机。

我在另一个答案 为什么 1968 年前后,中法美日捷等多国年轻人都陷入了狂热、造反、激进当中? - talich 的回答 中提到一些,抄来:

1968 年 3 月 31 日,总统约翰逊因为越战泥潭而主动退出了民主党候选人提名,给了反战运动一次推动自己政治诉求的机会,让民主党初选火药味十足。...... 6 月,反战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被不满美国中东政策的阿拉伯份子暗杀。由于罗伯特·肯尼迪的突然去逝,反战阵营没能联合起来,而是继续分裂成两个阵营,和未参加初选的副总统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在芝加哥的民主党党代会上一争高下。... 青年国际党在 8 月的党代会期间在芝加哥组织了“生命节日(Festival of Life)”反战大狂欢,数万抗议者从各地赶来,通过一次反文化的大展示来公然表达对执政党的不满。可想而知,这种不合作的态度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冲突,将党代会变成一次媒体直播下的大型骚乱。最后,反战运动无功而反,休伯特·汉弗莱轻松拿下总统提名。

结果,在随后的大选中,由于民主党内部分裂,尼克松凭借精心打造的法律和秩序的形像,堪堪险胜了汉弗莱不到一个百分点,民主党失去白宫。

对于民主党,痛定思痛,他们开始反思为什么会失去这次总统大选。这就是 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

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 的结论是,失利是因为候选人没有得到选民的支持,由党内大佬们内定的候选人,和初选的胜者反差太大。他们的建议是,以后党代会的代表,不应由各州的党内领导人政治家内部决定,而是应该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来决定,并且要给弱势群体(女性,少数族裔,年轻人)以相应的代表。

这个建议的直接结果,就是大部分州为了让过程透明化,选择了初选的方式。而共和党呢,也如影随形,于是,初选制度就形成了: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nytimes.com/2015/04/17/

基本上,各州大约就这样几种,一种是半开放式的初选,只要不是对方党的注册选民,大家都可以来投票(新罕布什尔州就是)。一种是封闭式的,只有本党选民才能投票。还有一种是党团会议,党员在各地区聚在一起先讨论议题,最后选出支持者。比如爱荷华州(这只是选出本选区参加州里党代会的代表,最后,几个月后,在州里的党代会才会推出正式的代表)。

规则变了,格局也就变了。

这次,决定候选人能否拿到支持人票的,是选民。每个选民只能选一次。给你一次机会,你是投最心仪,自己力挺的候选人,还是自己的替补选择?

很显然,候选人若想在初选人胜出,必须有个性,有颜值,有自己的死忠粉。因为只有你的死忠粉才会投你,把你视为备胎的选民和那些憎恨你的选民,对你的实际价值都是一样的:没用。

初选,也就必然会是剑拔弩张。

怎么办?

你总不想大家在全国 50 个州一起选一次,最后选一个得票 20% 的家伙成为本党的候选人吧?

党要做的,是要让这个民主竞选的过程走得光明正大,又要让得胜者胜得令人信服,把各派选民都尽可能的团结住。但是党无法让已经投票的选民们再来一次。选民没有妥协以取得共识的机会,党能做的,只能让无希望的候选人早早退出,将分歧尽可能的控制在小范围。

那就让初选摊开来,从小的竞选开始,在仗还没打大时,就结束战斗。

对,通过几个小州的初选,让候选人尽力拼杀,得势者涨势,失势者尽早地黯然出局,让形式迅速地明朗化,让后面初选的竞争成为走过场,变成对最终胜出者的强势肯定,成为万众拥戴的候选人。

最开始的两个州,爱荷华州的党团会议,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如果说竞选本身是一次创业的话,它的产品就是候选人,市场份额就是支持率。而这两次选举,就是公司第一次正式的业绩公告。

在此以前的“看不见的初选”(invisible campaign)里,候选人可以把握自己的竞选节奏,选择合适的时机来造势,避开对自己不利的活动,但是,到初选开始时,就躲不开了。如果以前是铅球标枪比赛,现在就是发令枪响,你就陷入到和其他人的生死比拼中,只有向前冲了。因为,镜头只会注意那些领头羊。不管是媒体,党内大佬,还是党外的团体,都会以前所未有强度审视比赛。这两个州的结果,就像是整个行业的拐点,过了它,大家就加速前进,一旦落伍,就很难跟上,各种支持也会离己而去。

像企业的业绩报告一样,这两个州初选的成绩好坏本身,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毕竟这两个小州,其实没有几张人票。重要的,是候选人的成绩,是超出了预期,还是低于预期。

就像 John McCain 在 2008 年,他自知自己在爱荷华不受欢迎,干脆放弃了在那里的宣传,最后拿到第五名,虽然低,也符合预期,对他的竞选没有什么大影响。反过来,大热门 Romney 在爱荷华只拿到第二,然后在自家门口的新罕布什尔也拿到第二,都低于预期,也就很快就退出了竞选。反过来,John McCain 如愿拿到了新罕布什尔的第一名,确立了自己的领头羊地位。

但是,回来说,为什么要选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来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呢?

嗯,其实,上面的这些解释,还是事后诸葛亮。

政客没有那么聪明,他们没学过对策论,意识不到这初选的重要性。媒体也没那么聪明,也没有意识到这初选会变成这样的激斗。

毕竟,大选是四年一次的。打个比方,如果你有一个竞选算法,但是四年才能提交一次,还不保证数据是一样的(其实是肯定不一样了),你如何优化它?大家相信的,还是经验,“传统智慧”。只要传统还工作,就不放弃。

所以,大家也是慢慢明白初选是怎么回事,这规则也是慢慢安定下来,也慢慢被大家适应的。

这是民主党改制后最早的两次初选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5/06/04/us/politics/stacking-up-the-presidential-fields.html)

你看,1972 年,到党代会时,还有八名候选人赖在那里。到 1976 年,也是到最后了,还有六名候选人在争夺。

在 1972 年时,只有一位候选人 McGovern 早早的宣布了参选,其他人都是在初选正式开始前一两个月才不着急不着慌的宣布参选的,没把这最早的初选当个事。

没错,按照惯例,早早宣布参选,是示弱的表现。

这是从 1952 年至今各候选人宣布参选的时间(截止至 2015 年六月 4 日,取自 Rick Perry runs for president: Second time round)

可见在 1950 和 60 年代,大家都是在到大选前一年内才宣布参选。可见在 1950 和 60 年代,大家都是在到大选前一年内才宣布参选。

不仅是候选人持怀疑态度,民主党的内部大佬,尤其是各州的党内人士,对初选的意见是很大的。因为初选制度的出现,他们就从直接决定候选人的代表,变成了旁观者。(其实当然不是如此。作为党内大佬,他们的影响力依然巨大,他们也拥有巨大的资源,可以推进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只是无论如何,他们都要开始学会和其他利益团体竞争,共享这个竞选舞台了。)

所以这上上下下对初选的不看好,让 McGovern 占了便宜,又有尼克松的帮助,让他拿到了初选。嗯,这个 McGovern 的名字很眼熟吧。没错,他就是民主党改革委员会 McGovern-Fraser Commission 里的 McGovern。为了参选,他提前退出了这个委员会。可能只有他真正意识到了自己一手设计的竞选模式的意义吧。

所以呢,爱荷华州完全是碰巧成为了第一个州。

前面说了,爱荷华州不是初选,而是党团会议。最终的代表要在州党代会上选出。那年的全国党代会是五月,爱荷华州民主党人则需要在党团会议后印出相关的开会材料等文件。为了赶出时间,爱荷华州就要求把党团会议时间向前调,被接受了,就这样成了第一个州。如果说大家早就意识到初选的重要,估计这头名的位置会争破了头。

而新罕布什尔呢也成了第一次进行初选的州。而这两个州通常是前后脚的进行,与后面的初选州有两三周的距离,这间隔,也就更突显了其意义。

1976 年初选,是真正改变大家对初选的看法的人。

因为这一次,不被党内大佬看好,缺少资金与名望的卡特,耐心地在爱荷华州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做初选宣传,甚至就直接住在支持者家中。结果以 25.6% 的票数得了第二名(高居在上的第一名,叫“尚未决定”)。同时,《纽约时报》的头版文章里更是少见的渲染了这第二名的重要性(黑体为我加):

Former Governor Jimmy Carter of Georgia scored an impressive victory in yesterday’s Iowa Democratic precinct caucuses, demonstrating strength among rural, blue-collar, black, and suburban voters.
把南方候选人可以赢下北方州的观念给推了起来,让卡特成了热门。卡特又以 28% 的票数拿下新罕布什尔州。虽然输掉麻省,他以 42%,34.5%,48% 的票数拿下 Vermont,弗罗里达,伊利诺利,很快就拿到了绝对优势。

1976 年的另一关键点,在于“水门事件”爆发,美国的大选制度也随之改变,个人捐款上限有了限制,像尼克松这样从一个支持者手中就拿到两百万美元的事情没有了。竞选筹款必须开源,同时这也意味着资源是有限的,必须尽可能早的锁定那些金主,这就需要充分利用初选开始的势。

就这样,在 1976 年初选中,媒体与钱都开始就位,作为打头阵的初选二州,也就变得越来越重要。现在的候选人,也其实把经费都算到初选的第一个月,因为他们也知道,撑不过第一个月,钱不花也没有,撑过了,就能锁定更多的钱。

当然了,其他州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 front-loading 的重要性,都试图往前移: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nytimes.com/2015/04/17/

当然,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全国委员会也不是傻子,他们不会让一堆州都挤在第一个星期,把竞选变成一个本党在全国的大摊牌,自然会对那些擅自提前选举的州以严惩。其中 2008 年,共和党规定不能在 2 月 5 日以前举行初选,只能有党团会议,但是包括新罕布什尔州在内的五州还是把自己塞进了 1 月,最后代表数被砍掉一半以示惩罚。到 2012 年,大家又回到了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第一第二。

所以呢,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州,在初选形式确立后,就基本上保住了自己的前两顺位。其他州只能往二月和三月扎堆。

不过,对于民主党来说,初选改革还没完。

1980 年大选,卡特败给了里根,不少人把这归咎于爱德华?肯尼迪对卡特的挑战。于是民主党又初选改制,在民选的党代表之外,又把那些党内官员们加了回来,成为“超级代表”,以制衡选举的内斗,加强党的领导。

1984 年,民主党初选依然打到最后时刻,Walter Mondale 在超级代表的支持下胜出,但是依然惨败给里根。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5/06/04/us/politics/stacking-up-the-presidential-fields.html)

民主党只好再次改制。这次他们认为,必须获得南方选民的支持,才能拿下白宫。所以在初选中,要给南方州更大的话语权。在不改变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头名顺位的前提下,民主党引入了“超级星期二”,让南方州集中在一起来初选,通过一次决定的代表数之大,而不是时间早,来对竞选施加影响。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5/06/04/us/politics/stacking-up-the-presidential-fields.html)

最终在 1988 年,还是北方人 Dukakis 赢得了超级星期二,也最终获得了提名,但同样竞选惨败。

这次初选中,可以看到,有一名候选人,黑人领袖 Jesse Jackson 一直坚持到党代会前一个月才宣布退出。最后 Jackson 拿到了近 30% 的选票。

但这还没完,Jackson 虽然失利,但是这 30% 的选票让他在党代会上有了更大的发言权,要求民主党对初选进行改革。虽然 1976 年的初选中已经要求代表分配为比例制,一些问题在随后的初选被改掉,但在某些州,因为规则问题,依然存在为胜者追加额外代表名额的现像,令 Jackson 拿到的代表数远低于票数。比如在宾州,Jackson 拿到 28% 的选票,但只有 8% 的代表。这让 Jackson 感到不公平。

最后,还是为了党内的团结,民主党再次改革,所有州的初选,都要严格按照得票比例分配代表,所有得票超过 15% 的候选人都能分到相应的选票。同时,民主党同意消减超级代表数量。就这样,民主党的初选改革,经历了近二十年才算完结。

2008 年,奥巴马,正是利用了当年 Jackson 争取来的绝对比例分配制的规则,大州小输,小州大赢,成功战胜了希拉里,拿到总统提名。

2008 年的初选也是史上非常有意义的一次初选。

因为在共和党看来,2008 年民主党初选本来应是一个党最不想见到的初选场面。前文说了,初选的问题,就是在于内斗。初选竞争的越激烈,斗得越凶,对党的形像越不利,越不好团结本党的选民。所以初选的实际竞争,要越短,仗打得越小,越好。

一种让初选变短的方法,是像全国大选那样选择团体制计票,就是赢者通吃。这样一名候选人就算是以微弱优势获得胜利,也拿走全部代表。这样胜者获得的势,是超过了表面上的得票比例的。势的速涨,也就能加快竞选的进程,让胜者迅速显出胜势,让初选的悬念消失。

虽然说共和党没有规定每个州以何种方式计票,但大部分州都选择了团体制。一定程度上,这让共和党的初选持续时间都不长:

1980 年

1988 年1988 年

1996 年1996 年

2000 年2000 年

2008 年2008 年

(以上五张图片取自 (以上五张图片取自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5/06/04/us/politics/stacking-up-the-presidential-fields.html)

反过来,民主党则是选择了比例得票制。比例分配制很难让胜者拉开距离,而落后者也很难快速追上,这样当遇到两名旗鼓相当的候选人时,就会把仗打得很长,谁也赢不了谁,造成严重的内耗。本来民主党内的派系就多,纷争就乱,恰恰是因为这种内部的斗争,又妥协成了采用比例得票制,简直就是恶性循环,只能让内部斗争变得更激烈。

2008 年民主党初选,正是这种糟糕设计的完美体现。

但是,民主党胜了,胜得酣畅淋漓。这当然有布什留下的烂摊子的问题,但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民主党的初选虽然漫长,却异常的和谐。双方都几乎只采用正面的宣传方法。仅有的几次大型负面攻击,都遭到了各方谴责,而同时另一方也应对有方,没有陷入到互黑的陷井中。希拉里团队的负责人 Mark Penn 也因坚持想用负面攻击手段挽回败局而被整个团队质疑并淡出。

是的,民权运动让民主党不得不开始改革,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摸索才把规则定下来,又经过了近二十年,民主党的候选人们才搞明白了,如何把这样一个本质上是内斗的初选,变成一个正面的,团结党内群众,选过初选来发动党内民众的活动。初选,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其他的候选人好/其他候选人比我差,而是证明自己更有机会打败共和党的候选者,最大程度实现民主党的愿景。这漫长的初选,也就变成了对候选人一次次地细细审视,帮助他/她发现自己的问题,修正自己的态度,以获得更多的支持。这样,既使败走,也无损于自己未来的政治生涯。

其中 2008 年的民主党党代会,就尤其精彩。(参见:美国的党代会具体做什么?两党候选人早已确定,为什么党代会还是受关注? - talich 的回答)而这次 2016 年的初选,Bernie Sanders 在宣布参选时,就强调,他不会针对希拉里进行负面攻击,都反应了民主党的这个想法。

现在,改革的皮球就踢到了共和党那边。

改,还是不改?

共和党选择了改革:整个三月的所有初选,都必须采用比例得票制。

(图片取自 (图片取自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5/06/04/us/politics/stacking-up-the-presidential-fields.html)

共和党的初选,如愿被拉长了。但是效果并不好,罗姆尼虽然胜出,却被黑得不成样子。

让事情偏离预想的,是 2010 年的两件大事。

一个是茶党的兴起。茶党和共和党的传统势力在很多问题上都相差甚远。而茶党支持者在 2010 年中期选举中的巨大胜利,让他们在初选中选择了更激进的态度,并把这种强对抗带入了初选,将共和党内部的分歧前所未有的放大了。

一个是 superPAC 的出现。来自于党与候选人之外,无限制,不受控的钱,为竞选增加了变数。尤其是这些 superPAC 因为理论上和候选人无直接关系,这也让它们觉得选择负面广告这样的攻击性策略,是更合适的手法。这就好像 2008 年初选中,比尔?克林顿会充当黑脸,说一些希拉里不好说的骂人话,暗示奥巴马在打种族牌:

no one in our campaign played any race card, that we had some played against us, but we didn't play any.

毕竟,规则在那里,对候选人没有什么约束力,全靠大家自觉。像比尔?克林顿的话最后反而把自己给黑了,共和党初选中充斥的大量负面广告,最终也让初选失控。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本来想着大家是比着抺黑奥巴马,结果却变成了互黑。

本来民主党内部的分歧,一直是民主党内部头痛的事。这也是民主党虽然人多,却在大选中只能和共和党平分秋色的原因。但现在,共和党也终于摊上了这个问题。至少在 2012 年,共和党显然没有经验,不知如何应对。

回来说这次初选。

共和党今年的规则没有大变,只是初选从二月开始,二月只安排了四个州。同时,三月中开始,各州就可认选则赢家通吃的团体制,等于是稍稍加速了一下,可能会让初选能略快一点结果。

现在看来,肯定是赌,对手只有一个,就是希拉里。只要大家把枪口都对着希拉里和奥巴马,就好办。的确,在很多共和党活动中,现在的几个候选人,几乎是轮翻上阵的挤兑希拉里。

让人意外的,自然是如今居然跳出了这许多的候选人。共和党是否能应对好,保让大家不会在最后撕破脸,就很看党的掌控能力了。

到现在,这第一个变数,就是前面提到的总统辩论。

初选开始前的夏天,会有很多地方有所谓的 straw poll,尤以爱荷华州在八月份的 Iowa Straw Poll 最吸引人。straw poll 是个半筹款半民调的聚会活动。候选人要通过竞价获得向选民讲话的机会,最后做个投票看谁最拿了多少票。

虽然是非正式的投票,因为是爱荷华州的第一次如此的投票,自然吸引了相当的媒体关注度,在这里获得一个重要的名次,也就能提升形像。

但是今天,straw poll 取消了。

因为候选人辩论也在八月。如前所言,只有全国民调排名前十的候选人才能参加。

在爱荷华州的非正式活动,和在全国选民面前露脸,谁更重要呢?显然大家认为辩论更重要。

这就是一次变向的初选啊,还是全国范围的。这是要打大仗?更糟的是,这判卷的全国民调,还不是掌握在党手里。这党岂不越来越靠边站了?

或许过四年,问题是否会变成,初选的电视辩论为什么这么重要?

Rick Perry:我知道,我知道,要改革。

【魏歆然的回答(30票)】:

"The people of Iowa pick corn, the people of New Hampshire pick presidents,"。新罕布什尔州长Sununu曾经这样藐视俺村战五渣。

@talich@Panzt涛@李源@Mark Pax talich的回答已经非常详尽,佩服。因为我就在爱荷华所以就想补充几句我们爱村的党团会议的意义。刷数据之前先摆结论:

为什么爱荷华州很重要?因为爱荷华州的特别的党团会议制度为草根竞选(grass-root campaign)提供了条件,弱势候选人可以通过较低成本的竞选方式赢得人气,进而获得先发优势。通过媒体的报道,爱荷华选战结果直接影响到了后面各州初选的选民意向。只要赢下第一战,你就有可能获得更多政治关注和捐献。在候选人支持率接近的情况下,只要赢下爱荷华,你就有可能顺势赢下后面的初选。

------------------------------------------------以下是正文--------------------------------------------------------------------

正如前述,爱荷华是偶然地成为了第一个州,但是一直以来都不太受重视。首先是俺村地广人稀,地处中西部大农村,尤其是和新罕布什尔相比,没有什么本州也没有太给力的政治人物。其次是党团会议和初选的制度不同造成了两者的选民参与度(turnout rate)不同。如前所述,党团会议产生支持者的过程实际上十分复杂,而且本村的党团会议两党候选人的推举方式也完全不一样(产生原因和影响后果很有意思,有兴趣的话我会再补充)。

啥是党团会议(caucus)?连很多俺村村民都搞不清楚,更没参加过。

(1)在共和党方面,这个步骤比较简单,大家来了,投票(投了谁没人知道),走人,然后汇总总投票结果在五月份党代会中决定本州支持的共和党候选人。

(2)在民主党方面,程序就复杂一点,但说白了就是每年一月底或二月初一场社区(precint)大聚会。根据本州民主党制定的规矩是:选民本人必须出席这个聚会,公开声明你支持哪个候选人。工作人员会点人头,然后每个县根据社区(precint)和选区(district)的结果汇总,最后党代会中各县的党代表再集中讨论决定。

那么一般是什么人才会那么有空地去参加这种聚会呢?要不就是极其活跃的民主党支持者,要不就是退休的老太太老爷爷,再加上一些被朋友拉着不得不去的;更多的中间选民会采取观望态度。反正无论哪种程序,简单而言,党团会议的复杂性导致了选民参与率和结果的确定性比初选低。

综合这两个原因,在90年代以前,媒体和观察家一直很不屑爱荷华。

------------------------------初选与党团会议的选民参与率-----------------------------------------

(来源:(来源:Presidential Primary Election January 8)

上图的是08年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的结果。08年该州注册为民主党的选民有216,005,考虑到重复投票,也就是说粗略估计初选的选民参与度超过了60%

(来源:Redlawsk, David P., Caroline J. Tolbert, and Todd Donovan. (来源:Redlawsk, David P., Caroline J. Tolbert, and Todd Donovan. Why Iowa?: how caucuses and sequential elections improve the presidential nominating proces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1.)

上图是俺村民主党党团会议参与度。即便是坚定的民主党支持者(占登记选民的24.1%),参与度还是不到50%。这已经是最乐观的估计了。其他的统计甚至低至16%。

顺便插一个Hillary的House Party的照片。House Party在地广人稀的中西部以及东北部一些老人州都是很重要的选前活动,形式上也和俺村的民主党党团会议类似:大家邻里之间齐聚一屋吃pizza,扯扯家长里短,顺便骂骂Perry和Bush。

(演说天赋点满了的社区大妈XD)

--------------------------------------------------------------------------------------------------------------------------------------------------------------------------------------------------------------------------

但是自从90年以后,情况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选民参与度还是很低…如上面08年的数据所示。

但是媒体和候选人的关注度却在不断增加:

两大媒体报道爱荷华的文章;电视新闻网络如CNN、ABC、Fox的数据也差不多。两大媒体报道爱荷华的文章;电视新闻网络如CNN、ABC、Fox的数据也差不多。

(来源:Redlawsk, David P., Caroline J. Tolbert, and Todd Donovan. (来源:Redlawsk, David P., Caroline J. Tolbert, and Todd Donovan. Why Iowa?: how caucuses and sequential elections improve the presidential nominating proces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1.)

候选人在俺村停留的时间,基本上是8年一个周期,但是稳定地增长。明年大选估计会更高。看看上周吧,光是民主党的三大候选人就同时出现在俺村:

周一有和蔼可亲的佛蒙特州参议员的桑爷爷

周四有马里兰州长的小马哥

然后是上周六姗姗来迟的前第一夫人

这离大选还有足足18个月呢!!干嘛怎么早过来呢?

首先,还是talich提到的先发优势,这里就不赘述了。

其次,是2000年后社交网络和网络新闻等新媒体的发展,导致了两党都开始重视网络选举造势,花大笔资金在网上公关,以吸引更多的年轻选民和不看电视不读报纸的网民。另外,网络的普及也加剧了传统新闻媒体和地方媒体的竞争:本地媒体不需要派人飞那么几千公里还要转机,也可以第一时间报道俺村的宣战情况;相应的,传统新闻媒体也不得不雇佣更多的本地联络员进行新闻采访和报道了。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2008年大选的影响,这就联系到上面 @罗术 的答案里纸牌屋中的那段话了:奥观海在俺村半路杀出,吸引了大量媒体对他在后续宣战的关注和更多的筹款优势。这样一个程咬金让无数处于观望状态的中间选民,第一次认识到这一个本来默默无闻的参议员也有过人之处,当选总统不再是一是梦,而是现实的可能性。

共和党那边:

2008年初选前共和党内一片混战。在爱荷华党团会议中,哈蜜蜂(Huckbee)和米蓉泥抢了头两名,所以一开始大家都很看好他们。好在麦大爷成功后来居上,成功逆袭。

--------------------------------------数据和表格的时间到了--------------------------------------------------

下图可见,哈蜜蜂和奥观海在初选胜利后获得了大量媒体关注。

下图可见,初选后奥观海最终反胜国务卿。(共和党的数据不太准确,我问过作者,估计是出版社编辑把两个数据弄反了)。

这个图是最重要的。在得知了爱荷华选战的结果以后,选民认为奥观海获胜的概率增加了,而相应的,希拉里获胜的概率下降。

2012年的情况也很类似:

李三多本来也是一个年轻而默默无闻的国会议员。但是他复制了奥观海的战术,他成功地建立起自己在俺村的人气和优势,结果击败了米蓉泥,并且在接下来的各州初选里一直和米蓉泥竞争到最后。

软炮更是奇葩,虽然只在俺村排第三,却在五月党代会顺利捞到了22张党代表的票。你说这玄乎不玄乎?

(来源:(来源: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Iowa, 2012)

-----------------------------------------------------------------------------------------------------------------------------------------

回顾奥观海和李三多的案例,他们到底赢在了哪里呢?这就和我前面描述的俺村的党团会议的制度有关系了:由于党团会议的形式多是以乡里社区聚会为主,这给串门唠嗑这样子的草根竞选(grass-root campaign)创造了条件。你是一个乳臭未干的穷小子?你整体在国会里打酱油?没问题!只要你能侃大山,能贴地气,肯下来和选民吃饭唠嗑,你就有机会屌丝逆袭。只要人气足够,在党团会议的聚会中就能吸引更多的参加者支持你。希拉里在2008年(包括现在)被批评最多的,也是她输掉俺村初选的原因,一是她说话不贴地气(毕竟不是出身草根的政治家),也没怎么花时间下来和社区选民进行互动;而是她不重视俺村,花了太多时间和金钱在新罕布什尔,所以被奥观海钻了空子。

综上所述,可以预见从现在到明年,两党的候选人都纷纷地花更大力气、资金和时间在俺村进行各种活动。

最后附送看到最后的各位彩蛋一枚:

youtube.com/watch?,克林顿友情出演~

(如无特别标示,答案中的数据和图表均来自Redlawsk, David P., Caroline J. Tolbert, and Todd Donovan. Why Iowa?: how caucuses and sequential elections improve the presidential nominating proces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1.如需引用,请尊重这几位老师的著作权。)

【咸秉辰的回答(120票)】:

在搜索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个问题,果断回答。这个问题背后有一个非常美妙的经济学解释,来自Klumpp和Polborn(2006)。在这两个州竞选,可以节约竞选资源

感谢 @talich提供的大量关于初选的信息以及指出文中的几处错误。需要指出的是,在2008年以前大选竞选经费由联邦政府支付,所以两位作者的模型主要是提出一种思路。在经济学中和这个问题相联系,有个名词叫“新罕布什尔效应”(the New Hampshire Effect),指的是这么一件事情:在最先举行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获胜的竞选者,获得党内提名的概率非常大。下面这张图是直接从他们的论文里截的,可以看到,有60%的新罕布什尔获胜者和获提名者是重合的。

摇摆州当然是一个不错的解释,像俄亥俄州这种有20张选举人票的州肯定是兵家必争之地。不过,这很难解释为何只有区区4票的新罕布什尔州也有这么超然的地位,我们不妨寻求更有意思的解释。首先,我们注意到,研究竞选的方法,其实和研究拍卖是一样的。赢家拿到位置和更进一步的机会,输家只能重整旗鼓。这相当于双方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来竞争一件有价值的物品。如果双方条件差不多,那么投入很重要;如果一方先天有优势,就需要综合考虑先天优势和投入。

稍微有点不同的是,这种拍卖有点特殊,叫做all-pay auction。和普通的拍卖不同,如果参加这种拍卖,只要开价,就要按照出价付钱,但东西只会给出价最高的那个人。如果有多个相同的最高出价,他们平分物品。这和实际的政治过程也是类似的,撒出去的竞选资金、卖出去的人情、奔走的时光......都不可能再要回来。所以,我们可以把竞选想象成一个all-pay auction,把所谓的1件商品看作获胜概率为1,(1/2,1/2)看作双方获选概率各是1/2,我们就成功地把竞选建模成了一个拍卖问题。

现在可以直接进入Klumpp和Polborn的分析了。这里只介绍最简单的情形,虽然看起来很年轻,很幼稚,但里面主要的结论在更复杂的模型中没有任何变化。假设现在有2位条件完全相同的候选人,在3个完全相同的选区展开竞争,先在2个选区获胜的候选人获胜。为了争取胜利,他们需要投入。记x是候选人1的投入,y是候选人2的投入,则候选人1在某个竞选选区获胜的概率可以写成下式。在更一般的情形中,作者考虑了更加一般的alpha,但在这里,我们只考虑最简单的情况:alpha=1。最后,假定获胜给选举人带来效用1,失败为0。

美国总统候选人提名战也是一场多选区的选举,只是各选区不同质。其实,初选不一定要分开进行的。像1992年美国总统选举,其中就出现了“超级星期二”(the Super Tuesday),包括德克萨斯、佛罗里达在内的八个州同一个选举。题主问为什么要在这两个州进行初选,而这个问题的前提条件是:为什么要挑两个州出来进行初选?明白了这个问题,再去解释为什么是俄亥俄和新罕布什尔就很容易了。

先看看全部同时选举会带来什么结果。这意味着候选人必须在选举开始前就妥善分配好自己的资源,确定好一组x和y,分别对应在每个选区的投入。在我们这里,选区数量是3个,所以候选人1要选定x1,x2,x3,候选人2要选定y1,y2,y3。Klumpp和Polborn证明了:如果选区都是同质的,则双方都平均投放资源是唯一的纳什均衡。这一点的直觉也很简单:如果不这样,对面总有办法找一个策略来占优,从而获胜。因此,候选人需要考虑下面的最大化问题。这里的解是双方在每个选区都投入1/8,即0.125,双方总投入为0.75,各自得到0.5的胜选机会和0.125的效用

这是同时选举的情况。我们接下来讨论选举不同时举行的情况,也就是我们看到的美国的初选。这实际上是一个动态博弈问题:双方先决定第一期投入,选举,开票。接下来双方根据第一期选举的结果调整自己第二期的战略,再选举,再开票。最后如果还有第三期,重复类似的步骤。在经济学中,有比较固定的求解这个问题的办法——倒向归纳法,意思就是先求解最后一期,解出来以后再一步一步往前推,我们也这样尝试。首先,如果有第三期,说明双方肯定打成了平手,又因为前两期的投入已经全部沉没了,此时双方等于是要最优化下面的函数。这里可以解出唯一的对称均衡是双方都投入0.25,各自得到0.5的胜选机会和0.25的效用。

这样,我们就知道了如果进入第三期,双方会怎么做,第三期会发生什么对我们来说就很清楚了,不需要多理会。现在就可以考虑在第二期会发生什么。因为在第二期之前,选举肯定已经进行一期了,而且必然有一个人获胜,我们不妨假设是1获胜。又因为如果进入第三期,双方的投入和回报我们都很清楚了,我们就可以直接把要最大化的函数写出来。因为第1期候选人1赢了而候选人2输了。所以他们要最大化的东西不同。候选人1的目标函数是这个:

下面这个是候选人2的目标函数,差别的原因是第一期。因为候选人再下一城就赢了,所以她的目标函数第一项后面是1,而第二个人后面没有第一项,因为即使第二把赢了他也还要选第三场。而第三场的收益我们已经知道了,是1/4。这里的优化最后解出来是候选人1投入9/64,而候选人2投入3/64。候选人1的效用是43/64,而2的则是1/64。这样就可以倒推回去解第一期了。在第一期,双方面临的问题又是完全相同的,可以解出双方会各自投入21/128。

现在,我们可以计算如果分开选举,双方选举人最后的总投入了。第一期双方都投入21/128,加起来取三位小数结果是0.328。因为第一期一定有一个胜者,所以第二期总投入一定是0.188,是之前两个分数加起来。最后一期双方总投入是0.5。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在一轮中胜选的候选人在第二期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所以选举会进行到第三期的可能性实际上非常小。可以计算出这个概率只有25%,也就是1/4。所以最后一期的期望投入只有0.5的四分之一,也就是0.125。求和之后,我们得到分开选举下双方的总投入:0.64。比同时选举的0.75要小。

节约很重要。毕竟,这是初选而不是大选。虽然没有拿到提名一切都是浮云,但如果能够节约总的竞选经费而又能保证充分竞争,无疑对整个党是好事,大选实在是太烧钱了,打出去的都是钞票!而把初选错开,并把第一站安排在新罕布什尔州就可以实现这个目的。如果初选第一站是个大州的话,恐怕钱还是不能少花,但把战场放在一个只有4张选举人票的小州,是可以节约一点银弹的。现在我们也不难理解两位作者引用的Morris Udall(1976年民主党初选候选人)的这段话了。只看前两句足矣:“初选有三十处战场,想来是同等重要的。不过,只需要三个地方出结果,我就已经什么都明白了。”这就是我们这里讲的故事,在经济学里有一个专门的词,叫做策略性动量(strategical momentum)。

最后再提一句,文章里的假设都是可以放松的,像alpha可以不等于1,候选人也可以具有先天优势,比如,有几个稳赢的选区,或者能更好的利用竞选经费,等等。这些情况作者在原文中都有讨论,数学处理稍微麻烦一些。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查阅Klumpp和Polborn两位作者2005年的原文。

参考文献:

Klumpp T, Polborn M K. Primaries and the New Hampshire effect[J].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2006, 90(6): 1073-1114.

【JerryLu的回答(15票)】:

来源:美剧纸牌屋第三季第十三集来源:美剧纸牌屋第三季第十三集

字幕作者信息不详

【黑白镶嵌的回答(7票)】:

2012年大选得票率:

加利福尼亚州(奥巴马60.2%,罗姆尼37.1%)

德克萨斯州(奥巴马41.4%,罗姆尼57.2%)

俄亥俄州(奥巴马50.7%,罗姆尼47.4%)

佛罗里达州(奥巴马50.0%,罗姆尼49.1%)

加州属于蓝州,民主党稳赢。德州属于红州,共和党输不了。

所以总统大选时两党需要争夺的只是摇摆州。

所以有些人认为现在的制度需要改革,不应该由少数几个州决定总统是谁。

所以有些人会不投票,会认为自己投不投票都一样

两人在每个州的得票率看这里:Election Results

--------------------------------------------------------------------------------------------------------

简单的说,他们重要是因为他们早。

Iowa是第一个举行的 caucus ,New Hampshire 是第一个举行的 Primary ,而Iowa又早于New Hampshire。

Why is the Iowa caucus so important?

【张全蛋的回答(5票)】:

这两个州是党内初选最早进行的州。如果候选人落败,资助选举的金主可能会怀疑候选人的支持度,有撤资的风险。而且结果会影响剩余的州的偏向。

【小江的回答(2票)】:

其实很简单,两个原因:摇摆州和初选制度。前面的答案都花了大量的时间解释,其实表面上的原因没那么复杂,当然任何答案你都可以深究,譬如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电影与美国落水淹死人的关系。

1. 摇摆州

美国大选中,大部分州有固定支持的党派,这些州叫safe states(安全州)。通常计票时候会把这些州直接计入本党得到的票数,而且一般也不会花过多精力在安全州,尤其不会花资源在对方的安全州。

真正对选举结果有决定性作用的是swing states(摇摆州),就是有可能选两党中的任何一方。而且摇摆州的票数,你得了,对手就不会得,所以任何一票都是重要的。其中最重要的两州是(目前)有18张选举人票的俄亥俄,过去四届选举中,得俄亥俄者得天下;还有29张选举人票的佛罗里达,过去四届中投了两次民主党两次共和党。这两周都是属于大票仓,47张选举人票可以直接左右结果。

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两州虽然各只有6票和4票,但两个目前都属于摇摆州。共有10票的摇摆州在双方候选人支持率差距不大的时候作用很大,譬如2000年大选,布什只拿到了271票,刚刚过线。

2. 初选制度

美国大选前,两党都会搞党内初选来决定候选人。初选会在所有的州分别进行,最后推出一个党的候选人。

时间上来说,爱荷华和新罕布什尔是最先进行初选的两个州。可以作为早期民意的试验场来看出对候选人的支持率。

这两个州正好又都是摇摆州。自己的安全州,任何候选人问题都不大;对方的安全州,没必要去浪费资源。可以赢下两个摇摆州的候选人,自然是对大选走向重要的指示灯。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 低俗靡乱!喜宴竟充斥惊艳脱衣舞表演

    中新网12月7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桃园县内喜宴、庙会、社团、晚会充斥钢管、清凉秀、脱衣舞,县议员舒翠玲以自己参加的场合为证,当场看见辣妹和客人磨蹭,甚至指导单位是“桃园县政府”、“公所”的活动也如......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崔华盾扮演者张进个人资料及照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崔华盾扮演者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曾经同是“特警小虎队”一员的李飞和张进这次将重新在《霹雳火》中集结,并且再度并肩作战。 由李......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郎永淳老婆吴萍患肿瘤赴美疗养 郎永淳近况

    郎永淳温馨全家福 央视新闻主播郎永淳虽然在电视上天天与观众见面,因播报新闻成了公众人物,并拥有了很多的粉丝。但生活中的郎永淳却十分很低调,不仅从未谈及过自己的私生活,就连他的另一半及孩子也未被曝光过。......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王星扮演者李飞个人资料及照片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王星扮演者李飞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作为刘猛导演特种兵系列的第四部作品,自筹划以来就备受网友关注。承继着......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梦鸽: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李案会造成世界影响

    梦鸽(资料图) 李某某等涉嫌强奸案从2月份发酵至今,持续半年,热度不减。作为被告李某某的监护人,梦鸽放下红色明星、部队歌唱家的尊严,发布声明、反诉、上访,走进长枪短炮的包围圈,代替独子站在第一线。 为了......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雷!彪悍美女竟在大街上做超不雅动作

    ......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孙俪微博拍卖老公邓超的爱裤,邓超与孙俪感情好不好

    今天我们来盘点一下娱乐圈的模范夫妻。孙俪和邓超是娱乐圈有名的模范夫妻,两人相爱至今都没有穿过其他的绯闻,而在邓超走向逗比之路的过程中,娘娘孙俪也开始受到影响,近日邓超在网上晒了一张与孙俪的另类合影,网......

    01-12 来源:

    分享
  • 巩俐与孙红雷谈过恋爱吗?巩俐孙红雷主演的电影是哪部

    从绯闻女友巩俐、左小青,到王骏迪,孙红雷绯闻伴随走红。在《窈窕绅士》发布会上,孙红雷大晒幸福,并直言,“我现在还不会和女友公开亮相,以免被人说我在炒作。”被问及是否有意结婚,他说,“谈婚论嫁对我来说不......

    01-12 来源:

    分享
  • 曝盛一伦喜欢骂人成瘾,盛一伦同性恋是真的吗?

    子妃升职记不仅火啦张天爱,也让男主盛一伦踏进拉娱乐圈。盛一伦被曝骂人成瘾 骂人聊天记录图片,近日,盛一伦将东家乐漾影视诉至法院,索片酬1051.5万元,朝阳法院已受理此案。12月12日,盛一伦发长文回应解约风波称......

    01-12 来源:

    分享
  • 北京学生卡坐地铁打折吗?北京现在有几条地铁?

    北京的物价使出拉名的贵,许多北漂为啦省钱想尽办法。近日,在北京部分地铁站周边,出现贩卖“”的卡贩子,100元就能办一张大,还送学生证。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从卡贩子手中购得的,能顺利充值并可享受2.5折优惠。......

    01-12 来源: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