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如何看待 2016 年初上海房价一天飞涨 70 万元?

如何看待 2016 年初上海房价一天飞涨 70 万元?

【居然有人的回答(1690票)】:

说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吧。

我去年10月11月把自己住了六七年的房子给卖了。

那时候签的合同,400多万吧。

昨天下午有个房产中介的骚扰电话打过来。

我是个有礼貌的人,我很客气地说兴趣不大我先挂了。

对方嘶吼了一声。

我是给您送钱来的!

我:……

中介:……

我:我没挂呢,你倒是说话啊。

中介:您房子买好了吗?

我:你哪位啊。

中介:我这家中介很厉害,能查到你卖房成交啦。买家新产证下来了,你应该已经拿到钱了。是厉害吧。

我:朋友,我跟你说,这就不是个该炫耀的事。但是算了,你说重点。

中介:还没买好的话我才好推荐。

我:推荐在哪儿的。

中介:就在您原来住的地方附近。

我:再具体点。

中介:就淮海西路XX弄。

我(倒吸冷气):还真是附近。不就我原来那小区吗,几号啊?

中介:11号。

我:……

中介:大哥您还在吗。

我:……

中介:大哥?

我:你靠谱吗,你是要把我卖掉的房子卖回来给我?

中介:……

对方也懵逼了一会然后反应过来了,七手八脚好像在翻资料哗哗哗的。

过了20秒中介说:你卖的不是12楼吗。我推荐的是17楼。面积朝向户型都是一样的。

我:……

中介:……

我:……

中介:……

我给了对面,足足45秒巨大的沉默压力,像是在控诉,我看你这个哔哔还有脸继续说话吗。

对方终于不堪重负,一边道歉一边说我工作没做好我就不该被生出来打扰你了谢谢再见啊啊再也不见我去死一死。

我说你等等,你打算卖多少钱啊。

他愣了一下说:570万啊。

然后他开始沉默了。

然后我觉得我是个傻逼。

我:……

中介:……

我:你前面说是给我送钱的?

中介:我是这么说的。

迷之沉默II

我:所以这钱你怎么送的?

中介:您是不是不考虑买呢?

迷之沉默III

我:我肯定不买啊。

中介:那您看起来是卖亏了,现在想买也买不回来了吧。

我:好像是这样的。

中介:但你还可以贷款啊。

迷之沉默IV

我:算了,这钱你给别人挣吧。

中介:哈哈哈哈大哥你肯定是卖便宜了。没事没事,想开点就行了。

然后把电话挂了。

【以喜的回答(500票)】:

我刚才查了一下,上海机场这只股票现在是28块钱左右,流通股大概10亿股。也就是说如果掏280亿能做上海机场集团的大股东(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刚回家瞅了一眼小区门口中介的价目表,估算了一下我家小区所有房子加起来差不多值150亿不到一丢丢。

上海机场集团下辖资产主要是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

也就是说基本我家的楼盘能抵得上一个浦东机场或者一个虹桥机场。而一般在我们小区基本一套房子能租15k一个月已经是豪华装修了,而机场集团一年的每股净资产是10块钱,净资产收益率是9个百分点,怎么看都要比一个小区的租金高5-6倍。

一个收益率如此优秀的机场的股票居然不如一个小区,是股票的估值太低呢还是房价泡沫?

【蒋凯的回答(1452票)】:

过去的2015年里深圳楼市带头暴涨,刚来的2016年里上海楼市带头暴涨。一线城市的房价暴涨让炒房投机者盆满钵满,让持有房产者哈哈大笑,让刚需购房者欲哭无泪,让市场观望者大跌眼镜,也让中国的房地产走势扑朔迷离。

房价暴涨到底是为什么?还能涨吗?现在能看到的解读大多来自于需求侧或者资本市场,我作为城市学者,在此从供给侧,特别是房地产供给的上游——土地供给说起,解读一线城市房价暴涨背后被忽略的另一个根本原因:收缩的土地供给。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环环相扣,甚至要从被长期误读的“人多地少”说起……

1

中国真的“人多地少”吗?

“中国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紧缺”。这句话印在我们深深的脑海里,从小就知道,甚至被认为是基本国情之一。

但是,近年来城市化快速发展的情况让我对这句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大多数城市根本不缺土地,只是缺中央批给的城镇建设用地指标。

A市,刚刚申请下占地几十平方公里的国家级新区;B市,开发商又圈下了几个数百公顷的大盘;C市,果断喊出了“再造一个X百万人口的新C市”的口号……

在许多城市郊外,建成区连绵不绝而人烟稀少是常见的景象。仿佛对这个城市来说,往外扩展出去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荒山野地有的是地方。决定是否扩展的仅仅是那个写在土地规划上的指标,那条画在纸上的规划边界,以及地方政府执行指标与边界的决心。

通过宏观统计数字,也可以发现城镇建设用地只占全部国土的极小一部分。

中国城市建设用地占比图,根据2013年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和统计局数字绘制(数字中城市/城镇的统计口径尚不清晰)

根据较近的权威土地数据:全国建设用地面积5.25亿亩,合35万平方公里,仅占国土面积的3.6%;其中城市建设用地面积约4.7万平方公里,仅占国土面积的0.49%

也就是说,我国大概每一百份土地,会有十四份耕地,仅有三份给了村庄、工矿、道路等的建设用地,而仅有半份土地给了城市产业、居住等各类功能使用。我们知道,随着城市化率超过50%,就在这半份土地上,居住着全国近一半的人口,提供了全国大部分的投资、消费、税收和产出!

中国城市化发展已经相当节地了,可供下一步城镇扩展的空间,即使不去挤占那20亿亩的耕地,也还是果断可以有的。

回过头看“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紧缺”这句话,你明白其中的玄机了吗?

√ “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紧缺”用来形容耕地有限,是适用的。“我国耕地面积排世界第4,但由于人口众多,人均耕地面积排在126位以后,人均耕地仅1.4亩,还不到世界人均耕地面积的一半……”这样的话语仿佛还在大喇叭里回放。我们在建国初期,其实是作为一个尚且吃不饱饭的新兴国家,用“人多地少”来向国民形象地描绘国情,说明农业发展和耕地保护的重要性。

× “人多地少,土地资源紧缺”用来说明我国城市土地增长空间有限,是错误的。现实告诉我们,中国城市发展真的只用了很少的土地,并且需要更多的土地。而更多的土地不是没有,而是被某种力量牢牢的约束着,只能缓缓释放甚至不让使用。

将用于耕地保护的口号,借用成为了土地供给有限和房价高涨的借口,这是多种利益共同驱动下的结果。将原本正确的话语,借用到了一个并不适用的领域,实际上是一个由国土部门、地方政府、开发商、其他房地产既得利益者和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有意无意间共同经营的假象:国土部门希望维护土地供给管制的合法性、地方政府希望维护自身土地信用、开发商和房产业主希望维护和提高房价。

那么,这个假象是如何形成的?要从“土地资源”到底是什么开始说起。

2

“土地资源”不等于“土地”

区分“土地”和“土地资源”两个概念成为了继续讨论的关键:具有自然属性的“土地”并不一定紧缺,包含人为规定的“土地资源”却一定是紧缺的。

土地管理专业的权威教材是这么定义的:土地资源是指在一定的技术经济条件下,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可为人类利用的土地……是土地和人类活动相结合形成的,土地与土地资源在数量上并无一一对应的关系。

在古典经济学理论中,土地是国民财富增加的源泉,是社会生产不可缺少的要素。古典经济学家,比如18世纪末提出增长极限说的马尔萨斯,认为有限的土地资源会制约经济增长。这一认识反映了早期经济学家对土地资源的物质崇拜,或者说农业经济意识。

但是,经济学发展进入20世纪,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学者的观点是,土地和房屋本身并不稀缺,是人为的流动性限制在调节其稀缺程度。

秘鲁著名经济学家德?索托揭示了《资本的秘密》,认为“僵化的资产并不能被称为资本,只有通过合理的所有权制度表达并进入流通性领域的资本才会发挥其潜能,成为促进经济发展和空间生产的动力”。而当代顶尖的社会学家大卫?哈维在评价那本风靡一时的《21世纪资本论》时说:“(作者)皮凯蒂把资本的定义搞错了。那些闲置的钱、土地、不动产、房产等都不能算作是资本,因为它们没有进入流通领域生利。这也正是资本家能够长期保持高额回报的秘诀:通过限制一部分的资本供给来保证那些仍在流通领域中资本的回报,就像那些石油公司制造短缺的假象一样。”

最后这一句说得多好,把“资本”换成“土地资源”,把“石油公司”换成“国土部门”,就把中国特色说得明明白白。

3

中国特色:土地供给的政府垄断

人为区分不具备流动性的资产和具有流动性的资本,从而造就资本的稀缺性的过程,有如为资本加上了一个流动性障碍——“钟罩”。钟罩内,土地和资本自由流通,财富不断积累;而钟罩外,同样的土地却无人问津。

设置“钟罩”的做法,可以是有意识的政府行为,可以是集体无意识的市场行为。

比如香港,作为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代表,却恰恰设置了最严格的土地流通管制。

人们通常对香港的印象是人多地少,居住面积非常狭小。其实在香港的11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有400多平方公里是没有什么人去或者去的人很少的郊野公园,目前香港所有建设用地面积只占总面积的25%,住宅用地7%,只要住宅用地所占面积增加一个百分点就可以多住一百万人。一方面有几十万住在非常不人道的环境里面,已经产生了很严重的社会和政治问题,包括青年人的不满;另一方面却有大片的土地不能够来使用,这实在是非常荒唐的一种处境(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

其实香港完全可以开发土地,降低房价,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但是资本家不会允许。政府的城市规划及土地开发被各种利益集团,政治团体,环保组织所挟持,寸步难行(知乎 @chen shawn)。这是市场自发进行土地管控的例子,也说明完全把土地管控交给市场是不当的。

香港与深圳的交界处落马洲附近,河上方为深圳市,与人们印象中香港更高密度开发的印象恰恰相反

中国土地制度的特色在于,国家是最大的土地所有者,在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的条件下,对建设用地供给实行严格的纵向计划管理,有效控制了土地资源的流动性,保证了建设用地的相对稀缺性。

对中国城镇来说,土地资源主要就是指建设用地。在建设用地供给管控的基础上,中国通过分税制改革、住房制度改革以及土地招拍挂等制度一系列制度改革启动了“土地财政”,释放了庞大的土地信用,成为了推动城市化的初始资本。2012年“土地财政”为2.7万亿,比土地财政更大规模的是以土地为信用的相关抵押贷款,达6万亿,同期中央税收也只有11万亿。(赵燕菁,2002,2011;华生,2014)。

这是中国城市化路径的成功之处,也是建设用地的供给管理制度有功的一方面。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不管是日本、韩国、台湾还是新加坡、香港,事实上都实行了强有力的土地资源管制手段,成功释放了土地中隐藏的信用。所以不要看它们是自由市场,在土地供给这一块都是妥妥的政府管制。中国的建设用地供给制度不过是其中之一。

土地资源就像是钞票,土地就像纸。如果钞票印发没有任何限制,所有纸都能变成钞票,那么这钞票将没有任何信用可言——只会贬值,无人使用,无人乐意持有;如果任何土地都能变成土地资源,那么土地资源将同样失去信用——只会贬值,无人投资,更无法将它作为资产抵押出去,没有人愿意接受。这就是土地资源供给政府管制的必要性,犹如为土地资源设置了一个“央行”。惟其如此,土地资源才有价值。

相比之下,其他对土地资源管控无能为力的发展中国家,也就失去了释放土地信用,利用城市化推动经济发展的机会。要么因为建设用地可以被人随意占用使用,建设管理失灵,比如违章建筑横行的埃及,以及民众随意占地建房、遍地贫民窟的一众拉美国家。这种情况相当于钞票滥发。要么因为资本家和既得利益者的合力,形成像香港一样有地不能用的局面,这种情况相当于钞票不够,使得通货紧缩,与土地相关的经济萎缩,连必要的使用需求都无法满足。更普遍的发展中国家情况是两者都有:合法的土地和房产极少而高昂,其他都是无法确权无法流通的房屋,财富流动和社会流动彻底断层。

巴西的贫民窟与富人区,合法房产与违法房产并置(这围墙要是打破,那可真是要命了)

但是,正因为土地资源管控是合理合法的,所以真的不必要以“人多地少”、“耕地保护”、土地资源紧缺”这种错误的名义去推行。

耕地保护是必须的,建设用地的供给管理也是必须的,但是前者并非执行后者的直接依据,对于耕地保护而言,因劳动力流失和生产积极性下降造成的耕地抛荒问题,可能比建设用地侵占农田的问题要显著。

对于建设用地的供给管理而言,它的必要性实质上来自于对土地资源的供给管理以维护其价格的稳定。

4

地方与国土部门:从阳奉阴违到齐心合力

在过去,土地资源管理一直是个艰巨的任务,因为它包含着中央与地方之间的讨价还价,甚至市政府与下属区县之间的讨价还价。再加上在流通性“钟罩”内外徘徊的小产权房和违建等问题,种种乱象屡禁不止。

按照经济学家张五常的理论,中国的地方政府具有企业的性质,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的高效发展,部分归功于各地方政府拥有以土地使用为代表的资源配置的调整权,从而以市县为单位进行高度自由的竞争。所以中国的土地“央行”国土部门的任务要比韩日等国艰难得多,因为为了管理更庞大的国土,它必须统辖众多各怀心思的“印钞厂”——地方政府。

中国国土部门进行土地资源管制的主要方式,是新增建设用地的供给管理制。在总体规划中,大约每1万新增人口,对应1个平方公里的新增建设用地。地方政府的惯常做法是通过“做大”预期人口规模以获取土地指标份额。不少城市的领导由于认识上的片面观念,希望把自己的城市“做大”……“做大”一个人口意味着可以“多占”一份建设用地。就国土管理部门而言,则是尽量压小一些。艰苦的讨价还价, 常常使规划编制单位夹在其中(邹德慈,2005),这才有了“全国新城新区规划的总人口达34亿”的怪现状。

所以,过去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国土部门,基本上是不怎么配合的。每一个小“印钞厂”都在或明或暗的多释放一些建设用地进入市场,最后可能就汇成了难以估量的系统性风险。国务院调查显示,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规划4.6个新城(新区),地级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

建设用地这种“钞票”到底超发了没有?不好说。超发了多少?难以估计。

我们都知道每个人都路口抢行会造成交通堵塞,但是轮到我们自己了,还是会抢行,这就是经济学中所说的公地悲剧。

奇怪的是,自2014年前后起,上海、深圳、广州等几个一线城市的地方政府突然“从善如流”,主动对自身的建设用地进行了异常严格的管制!

上海市甚至提出“规划建设用地规模负增长”、“减量规划”的计划。2014上海为落实国土部门管制要求,甚至自请比原定的2020年新增建设用地供给目标进一步减少。2015-2020五年内上海每年只能新增12平方公里。

深圳市更为极端,计划到2020年的土地,至2015年就快用完了,五年内新增建设用地仅剩约8平方公里。深圳市提出“存量规划”的口号,全面开展存量用地的城市更新来满足建设需求。

这一回,一线城市的地方政府没有像从前一样采用和国土部门对着干或者阳奉阴违的态势,甚至没有奋力争取更多用地指标,而是配合着国土部门,主动加强了对自身土地供给的约束。

为什么这回地方政府那么配合呢?

第一种解释,来自中央政府的压力。2014年来自中央政府的管控土地资源的压力骤然增强,《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严格控制城市边界”,国土资源部印发的《关于强化管控落实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的通知》(注意,这里又扯上保护耕地的大旗了)提出“除生活用地及公共基础设施用地外,原则上不再安排城市人口500万以上特大城市中心城区新增建设用地”。北上广深要起到政策示范作用,压力最重。但是,从前类似的严控要求也并不少,因此这一次的管控力度调整并没有引起很大反响。

从官媒可以看出,上海本来要起带头模范作用

第二种解释,预留可持续发展用地。这一点过于理想化,是历来都有的美好意愿,但并不能导致突然的转变。

第三种解释,摆脱了“土地财政”。比如深圳市政府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占比达90%以上,完全摆脱了“土地财政”。地方政府不用再靠卖地来赚钱,这是减少土地供给的一个必要条件,但仍然不是充分条件,毕竟没有谁会嫌自己钱多,政府也一样。

第四种解释,也是最可信的解释,维护土地资源的价值:

上一节分析到,中国政府通过有效控制土地资源的供给来保证建设用地的相对稀缺性,过去这只是中央政府国土部门负责的行为,而地方政府并不热衷。随着经济“新常态”和房地产市场调整的到来,发达城市的地方政府,相对于其他地区更早更敏感地察觉到土地资源供求关系的变化,察觉到前期土地“超发”可能积累的系统性风险,自发地、不约而同地采取行动维护本地土地资源的价格。这才是地方政府主动配合国土部门行动的直接原因。

土地惜售,方可保持市场热度土地惜售,方可保持市场热度

一线城市地方政府与国土部门形成合力共同加强对土地资源的管制,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全国性的土地“超发”可能已经成为事实!如果各地方不能通力行动,那么全国土地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就会到来!

到时不仅仅是土地财政无以为继,地方政府赤字的问题,而是数十万亿的土地信用贷款、地方政府债务大规模违约带来的无法估量的风险。必须各地区各城市共同行动,共同采取更为严格的供给约束,才能避免价格风险。惟有这样的预期,才能促成地方政府与国土部门的合作,并作表率地率先行动。这也侧面验证了上文对土地资源是由人为的流动性限制保障价值的判断。

反之,那些不具备条件或者缺乏敏感意识,仍在大规模出让土地某些城市,则可能会面临土地价格拐点、土地信用崩溃的风险。

比如最近为了去库存焦头烂额以致想出“0首付”政策的某东北中心城市,它在五年前的口号是这样的……

5

一线城市:一马当先,鹤立鸡群,怎料引来群狼环伺

写了那么久,才写到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其实上面的内容我大概写就于2014年底,在那个时候,眼看着一个上下合力共同应对全国土地市场风险的良好局面就要形成。然而,2015年起又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

深圳、上海,这两个土地供给的自我约束最严格,最先号称从土地供给“增量”过渡到“存量”、“减量”的城市,恰恰是2015年前后房价处在风口浪尖的城市。

一线城市提供了对抗全国性风险,进行自我约束的良好表率,可是并没有如以往一样,很快得到其他地区的跟随和模仿。这可能有很多原因,摆脱土地财政也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总之,全国性的共同行动没有及时形成。

而这个时候,全国土地市场系统性风险即将,或者已经来到了……

记住每1万新增人口=1平方公里新增建设用地这个比例。上海每年的人口流入近100万,深圳也有近30万。据此应得到100平方公里、30平方公里新增用地。但是,由于它们的自我约束,上海仅年增12平方公里的建设用地,深圳则欲求8平方公里土地而不可得。而那些发展动力不充足、人口每年净流出、房价早已开始下跌的地级市县级市,似乎十几平方公里的新城还在上马……如果你是房地产投资客,你选择哪里?

勇作表率的一线城市,就像暴风雨中的灯塔一样闪亮。

鹤立鸡群,怎能不引来群狼环伺鹤立鸡群,怎能不引来群狼环伺

资本犹如饥渴而贪婪的狼,当全国数百个城市大多都已经被榨干了营养、再也没肉吃了,正在即将到来的冬天惶惶不可终日时候,突然间仅存的几个土地市场良性的一线城市,犹如新鲜出炉的肉包子一般,还把自己切成了一半大小……所有资本必须、立刻、马上一拥而上。资本是自由流动的,原本分散于几百个城市的资本集中于几个城市,怎能不把这几个城市吃干抹净?

现在对一线城市房价暴涨的各种说法,从杠杆、从炒作、从链家、从城市前景、从购房需求方面都给出了很好的解释。但是其他的说法不完善之处在于:房贷杠杆是早已有之的;一线城市的购房需求与发展前景与次一级城市是平滑变化的;链家和炒房团是全国都有的。这些都不能解释为什么北上广深突然与次一级的天津、重庆、成都、武汉、南京、杭州等拉开如此巨大的差别,甚至深圳、上海也比北京、广州的表现要妖异得多——为什么是它们。而我现在提供了一个一直被忽略,但是非常根本的原因:

一线城市在土地供给方面勇作表率的加强约束,因为和其他地区形成了明显的土地市场风险优势,而吸引了全国土地资本的集中攻击。

而上海、深圳因为土地供给政策调整的最强,自我约束得最严格,反而使得其下游房地产市场的供不应求的预期最为严重,在全国市场普遍风险的背景下风险最低,成为了最佳的资本目标,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避风港,也才有了后来的种种操盘炒作。

打个比方,大雨即将到来,而其他的江河全都淤塞不堪,仅有的两条江疏浚良好。整个大雨落下的水,全流到疏浚良好的仅有的两条江里,它们反而就成了洪水泛滥的重灾区

6

结语

本文的逻辑是:

①全国的土地市场风险是均衡分布的

②随着整体土地供给过量,土地资源超发,系统性风险堆积

③为了破解系统性风险,需要收缩供给

④选择了深圳和上海作为收缩供给的试点/带头大哥

⑤上海深圳的供不应求,带来明显的低风险预期,

⑥全国的土地市场风险均衡被突然打破,全国资本汇集上海深圳

⑦低风险预期加上资本富集,操盘炒作手段频出

⑧房价暴涨

2014年,是全国性土地市场危机到来以前,最后和最好的调整时间点。

在这一年,政府也实实在在采取了行动,出台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和“最严格耕地保护制度”。

让人万分惋惜的是,即使在这个时候,意在管制土地资源供给、维护土地资源价值的政策和手段,偏偏还要名不副实地挂着用了无数次地“保护耕地”的旧旗号,而使得它避免市场整体风险的重要的真实意图没有合理地表达,无法引起足够的重视。维护土地价格就维护嘛,不要扯上保护耕地的大旗。我们就老老实实的谈是否要管制、管制多少、如何管制好了。总是扯上无可争辩的耕地保护,反而失去了理性讨论和为各个城市提供更好方案的机会。

让人万分惋惜的是,这样的重要调整,或者说改革,像以往一样,首先响应的是一线城市的地方政府。上海、深圳甚至作出了象征意义远甚于实际意义的自我约束。然而偏偏这一次,最不该管制如此严格的就是一线城市,应该从那些没有活力、人口净流出却还获得了大量指标、对土地资源挥霍无度的三四线城市开始。土地供给应当均衡地、同步地收缩,结果变成了极端的不均衡收缩。调整的先后次序有误,效果迟迟不能显现,整体风险继续堆积。

而我们现在,看着深圳、上海的房价暴涨,这两条江河的泛滥,或许只是更大一场暴风雨的前奏。

---------------说说我非常不靠谱的房价预测-----------------

说说上海深圳现在的房价,如果政府下狠心坚持收缩供给政策,那真的就是那么高。如果改口扩大供给,那泡沫瞬间就挤爆……泡沫积累太久了,两个方向都非常危险……泡沫永远在破的时候才能证明它的存在

最可能的情况是:上海深圳虽然是无辜地被选为收缩供给的带头大哥,但为了示范作用还要咬牙一阵,直到各地方都收缩供给,全国土地风险再度平衡,上海深圳才会悄悄松口土地供给,回到正常供应上来。

所以现在是一个“压路机前的硬币”位置,可能还有涨,但压路机后泡沫破灭,可能比现在还低。压路机就是那个“全国平衡,悄悄松口”的时间点,半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真的不知道。

需知如果要操作捡硬币,必须在拐点到来之前离手,拐点要比压路机来得早。当所有人看到压路机,就走不了了。

本文纯属娱乐

╮(╯3╰)╭

--------2016.3.3更新----------

经知友 @韩一 提醒,就在今天早上,深圳领导发话要增加土地供给了

深圳书记谈高房价:将大量增加土地供应 打击炒房现象

压路机的到来也可以非常快 Σ( ° △ °|||)︴

本文纯属娱乐

本文纯属娱乐

本文纯属娱乐

------------------------------

题图来源:网络、自绘

部分内容已收录于《现代城市研究》,注解参见原文

城市周看 为思维寻找盲点,为城市寻求共识

微信订阅:cityzhoukan

【口贝力的回答(451票)】:

转个不知道哪里的文章,题目是《本轮房价上涨本质:掩护30万亿地方债转移》

随便搜几个网址贴出来,省得小编又bibi

[iPhone]本轮房价上涨本质:掩护30万亿地方债转移 宽带山KDS-宽带山社区

本轮房价上涨本质:掩护30万亿地方债转移

【猫眼看人】

神州房价可以闻到一股雾霾的味道

很多网友在后台留言,希望草哥能就最近火热的楼市谈谈看法。本来不想就这个话题进行评说,神州的楼市和股市,就是两朵神州特色的奇葩,是向老百姓吸血的两大合法工具,其中绑架了太多的利益关系和政治因素,其走势本来就是畸形和变态的。

很多预言房价要暴跌的经济专家,面对节节攀升的楼市,都成了炮灰和先烈,比如神州社科院的那个易宪容,五六年前,就通过晚上观察居民区的亮灯率来判断神州楼市过剩,预言房价要大跌,结果现在都被骂得不敢出来说话了。

像易宪容这样的经济学家,自己在京城有别墅还出来预警楼市泡沫的,算是有点良知,最可恨的是那些说假话的经济学家,比如瑞信某姓陶的首席经济分析师,面对神州经济不断下行的现状,竟然不言不惭地说是因为神州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这是典型的为了取悦主政者而说假话了。稍微用屁股想想都知道,面对一个一半以上人口是农民,城镇化率只有50%多,经济增长只能靠盖楼来拉动的经济体,你跟我说这是“后工业化时代”?你不能因为其他工业生产和出口企业都断崖式下跌了,都死得差不多了,留下一点居民消费、网络购物和服务业,比重被动地超过了50%,就说转型成功了,就说我们是“后工业社会了”,这是自欺欺人。做经济学家预测错了没关系,但不能厚着脸皮说假话。

继续回到楼市这个话题上。尽管很多唱空楼市的专家都不敢出来说话了,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神州房子经过这么多年的跨越式发展确实过剩了,现在不管媒体还是官方,习惯用7亿平米来概括当下的楼市存货,但按照北师大教授钟伟的测算,这严重低估了楼市的库存,因为这7亿平米仅是待售面积,如果再加上商品房之外的保障房,公用建筑和单位自建等,那么面积可能超过80亿平米,仅商品房在建和待售就超过50亿平米。

按照2015年全国销售面积10亿多平米算,这些库存要5-7年才能消化掉。

既然房产库存这么庞大,中央政府也在不断强调房产去库存,那为何房价一直降不下来呢?即使是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也丝毫未有松动迹象。学过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应该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场景,资本主义经济大萧条时,资本家宁可把牛奶倒进水沟,也不让那些穷人喝到便宜和免费的牛奶,这是资本家的本性决定的。神州的地产商比资本主义的资本家更加“为富不仁”,反正钱是银行的,地是抵押的,盖房的钱是欠着民工的,要死一起死,反正就是捂着不降价。

买房者不买,卖房者不降 ,房产销量持续低迷,房价居高不小,这样的僵持状态大概持续了2014-2015年的2年,库存去不了,土地卖不掉,这时,政府着急了,必须出大招,一方面让让房价稳中有升,一方面刺激买房者要赶紧动手买房,于是有了2016年年初的首付比例下降,税费下降,央妈放水等措施。于是我们看到了北京上嗨深圳南京杭州等城市房价的爆发式上涨。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表象背后的决策逻辑是什么?我们必须搞清楚才不至于雾里看花。草哥不想去预测房价接下来是涨是跌,“泡沫之后必然破裂,没有永远上涨的价格”,“东京香江房价泡沫破灭了,所以上嗨北京房价必须破灭”,这样的鬼话谁都会说,但没有任何意义,就像大家都会说“人总会死的”没有意义一样,关键在于你要知道某个人什么时间会死,那才牛X,那你就是先知了。

草哥没有做先知的天赋,所以只能从经济常识和决策者的逻辑来判断这轮房价上涨的本质。在神州,任何一个大的经济事件和经济现象背后,都有老大哥的身影,都会体现老大哥的意图和意志,相对市场,老大哥掌握的资源动员能力实在太多太丰富了。2015年的那轮5000点的牛市,就是因为老大哥想借助资本市场,拉升资产价格,以达到振兴实体经济和拉动GDP的目的,但结果失败了。这也说明一个道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虽然老大哥的资源动员能力很强大,但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成的。

老大哥为何要在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的这个时候发动这轮房价上涨呢?说到底还是因为整个经济系统和金融系统的风险马上要爆发了。经济方面,PPI连续经历48个月的断崖式下跌;占GDP三分之一的外贸出口基本没有了,甚至成了负数;大部分制造业工厂都关闭,钢铁、化工、水泥等重化工业基本全军覆灭;消费在勉强地支撑着,但这只是人们维持基本的生存所必需,随着经济的下滑,消费早晚也会下跌的。

经济方面的下滑必然传导到金融系统,而金融系统的最大危机,不在股市,不在居民住房贷款,也不在企业贷款,而在地方政府债务。根据神州社科院的数据和估算,地方政府债务规模大概是30万亿左右,这还只是审计数据,而不是财务意义上的数据,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只有天知道。这是一个黑洞,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旦处理不当,真有可能爆发系统性风险。除了政府信誉受损之外,整个银行系统都可能崩溃。

而且,这些地方债务90%以上是以政府财政收入信用,或以相应资产收益作为担保或抵押的形式存在,融资对象是银行、信托、证券、保险等机构。融资渠道包括融资平台贷款、信托融资、城投债等。

在平台贷监管收紧后,一些地方变相融资的行为愈演愈烈,不少地方通过信托贷款、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发行理财产品、垫资施工等方式变相融资。

如何化解这些风险呢?当时决策者有几种设想,一种是央行直接出钱购买地方政府的债务,印钞票

给银行。毫无疑问,这就是赤裸裸的量化宽松,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第二种方案是地方政府和银行商量,债务延期。但延期并不利于债务总量的控制,也许债务会越滚越大,这个方案也被否决;第三种方案就是债务置换,发新债,还旧债,但是时限拉长,利息降低。

现在走的就是第三种方案,2015年的债务置换还比较顺利,一些银行因为第一次跟地方政府过招,都比较听话。但随着债务置换规模越来越大,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博弈也进一步升级。财政部要求2016年地方债置换与新增规模将达到6万亿,三季度前完成置换。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提前置换,可以全部置换。一些地方这些乐了,赶紧把以前五花八门的债务都拿来置换。

但银行也不是傻瓜啊,很多都是上市公司,它们也有利润和绩效考核啊。这时,银行反应过来了,你地方政府这是得寸进尺啊,你违约在先,还不了债务,现在还出个主意要换成利息更低,期限更长的,而且逐渐置换还不行,要求超额提前置换,那我银行肯定不干啊。于是,很多银行在跟地方政府博弈过程中,协商说,你不要置换了,还是给你延期吧,利息还是按照原来的。通过条款设计,恩威并用,让地方政府选择延期而非置换,银行其实想走的是第二种方案。

眼看房地产不行了,土地卖不出去了,财政税收逐年下滑,债务成本越来越高,银行又不想债务置换了,这时,地方政府快扛不住了,再僵持下去也不行啊。要知道,95%的省会直辖市是靠土地偿地方债的,一大半的债务要靠土地财政来偿还。为了让债务置换顺利推进,为了让整个风险地雷不被引爆,有高人出了一计:货币放水,拉高或稳定资产价格,营造债务置换的宽松环境。

接下来就是我们看到的,1月新增贷款2.51万亿,创历史新高,大部分进入地产和投资领域;紧接着房贷首付比例下降,交易税费下降;北京上嗨深圳南京杭州等一线城市房价大涨。

降低首付其实就相当于增加杠杆,为什么在宏观层面降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形势下,要让房地产提高杠杆呢?从周小川在G20上嗨财长会议上支持房产贷款提高杠杆的表态中,你听出了其言外之意吗?

在整个银行贷款中,房贷是最优质的资产,坏账率最低,这说明神州的老百姓是最守信用的,他们宁可省吃俭用,整天吃方便面,都不愿意拖欠银行的欠款。操盘者想来想去,只有这块可以用来提高一下杠杆了,于是就各种救市措施纷纷出台。

但我们应该看明白,这次救市,救的不是房地产,而是地方政府,是地方政府的30万亿债务,是政府的信誉和神州整个金融系统。只有房产价格上升了,其他资产价格也跟着上升或保持稳定,抵押品的估价也上升了,政府的土地好卖了,财政税收也上升了,跟银行的议价能力就上升了,债务置换也就顺利了。

很多地方政府的身家性命,都取决于房地产价格,房价一旦下跌,意味着土地价格和其他资产价格也一并下跌,土地卖不出去,抵押品价格下跌,这会导致政府信用违约,银行逼债。接下来的后果大家可以想象,地方政府一旦违约,将纷纷成为被告,信用扫地,这一现象政府愿意看到吗?

有个段子很深刻地揭示了神州经济的这种尴尬:过去24个月里,我们把美利坚曾经奏效的救世良方挨个体验了一遍:1: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刺激需求;2:马歇尔计划的一带一路;3:克林顿的互联网加

万众创新;4:弗里德曼的货币供给理论;5:里根的供给侧改革,哦还有熔断制;最后又回到我们熟悉而且的房地产拉动经济上……

只不过,老大哥的这一如意算盘,被市场充分利用了,一些房地产中介不惜做起了房产做市商的事情,搭建金融平台,勾结一些企业,通过拉高房价向银行骗取低息贷款,以缓解资金压力,你政府敢放3倍的杠杆,我就敢放到5倍、10倍,结果是促使房价迅速拉高。这一结果显然是老大哥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任何疯牛导致的结果必然是断崖式下跌,神州经济能承受得了吗??

【阿爬的回答(161票)】:

【人造牛市和人造房市的异曲同工】楼市与股市冰火两重天只因无形手的操控。跟去年A股国家牛类似,人造牛市和现在的人造房市异曲同工。1、降首付 = 加杠杆 ;2、暂停开发新地块 = 暂停IPO ;3、契税调整 = 降印花税 ;4、专家谈一线城市还要涨一倍 = 4000点是牛市起点; 5、深圳均价10万 = 全通教育500元;6、鼓励农民进城买房 = 最后的散户进场;7、排队买房=排队开户……(转)

【牟小岔的回答(112票)】:

说明在新政策的刺激下,广大人民群众开始为国尽孝要接盘了

【Cattigrew的回答(8票)】:

上海周边的县市为何没有开始进行商业区规划?可以给予从上海搬入落地的公司各项优惠政策,包括免税,租金减免,险金通用,买房优惠,落户自由等措施。

人才和税收可以都有,江苏浙江的地方政府有这种政策么?

【氓中人的回答(5票)】:

首先明确刨除所有刚需自住房子的需求,那么房产作为一个投资品,买它的根本目的是它能生钱,也就是租金。低买高卖也是一种,但是最后接盘的人本质需要还是租金。

于是我查了下上海浦东文怡苑的房价和租金比。

100平的房子一平方价格为2.6万,而租金一月为4000,也就是说一平方上一年可以产生租金480,那么计算下来,一平方你购买后,还本时间为54年多。。。

当年2008年最疯狂的时候,也上升到50年还本的程度,按照当时1.3万一平的算,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一平一年产生资金259。

后面的租售比,便是我计算的还本时间,按照股市说法这就是市盈率。大家看看发达国家是什么情况。大部分地区城市都是在30左右。想当年2005年之前中国的楼市市盈率大部分地区都在10以下,而那个时候特别2001年后,中国几乎领先全球的发展速度几年超越数个国家,房子却数年市盈率都在10以下,按照股市说法简直是捡钱的行情,那个时候用最简单的基本面分析下,买房子都是必赚的。再加上2008年中国大规模基建计划,让我们明显感觉到所住城市又大了一圈,而经济跟着基建投入又再次高速增长,人均收入也跟着增长,2008年后楼市市盈率一度下降到接近合理水平。

而现在特别去年,中国房子市盈率本身普遍超过相当多国家,而经济发展速度下降,还有地方土地财政债务过大,民众收入增长减缓,甚至一线常住人口下降这种从来没发生过的巨大利空基本面下,二手房房价猛然上涨,把新房房价远远甩在后面。

问个最简单的道理,当楼市市盈率超过中国人平均寿命74的时候,请想想什么人脑子进水会去投资自己一辈子都拿不回本的玩意去(部分高市盈率投资产品的投资基本逻辑是其未来高速增长的预期,反过来中国开始出现老龄化苗头的现在高速增长预期实现的可能性又有多大?)而本身在业已形成发达国家的地方,房子在经济高速增长期后,都是最保守最保守的低回报投资了。

那么综上所述,今年的疯狂楼市维持不了多久,至于怎么释放这个疯狂就看政府了,希望别想上次股市一样玩崩的。

对了,2008年做空美国次级贷款的凯尔巴斯在研究了中国地方债务背后的楼市土地政策后,前几个月他旗下基金卖出所有其他股票开始专职做中国政府的对手盘,做空人民币。

【李小川的回答(68票)】:

Even if property rises above 100k/m^2, you can still find views defending how it matches its internal value.

But if the current 35k/m^2 is considered reasonable, then 30k/m^2 is not. Arguing for reasonableness of 35k necessarily leads to the conclusion that 30k is an underestimated value.

Bravo! All these years, properties Shanghai have been ignored by capital and suffering from unfair valuation. Finally, we the people (and government too) realize this outrageous mistake and are committed to correcting it!

I'm almost crying (joyful tears).

It's been more than 10 years since the property boom and 10 years to many Chinese sound as long as forever. Maybe China is different. WE are different. There are more than a billion of us. There has been 30 years of unsurmountable economy growth. China is now the world's manufacturing hub with thriving service industry. Our e-commerce market is largest in the world. We MUST be different, because we are so exceptional.

That's what we are thinking and that's what Japanese/Americans have thought before, every time, before crises claimed them all: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This time it won't be different. China is not the exception and neither is its property market. But I know y'all won't listen. It's OK. I might be wrong just as likely. Let the market settle it. Let the future unfold. And I wish you well.

【吴懿的回答(14票)】:

坐标:北京 四环至五环间一无重点学区2000年左右小区

我:我昨天看上那套两居室你再帮我问问业主价格还能不能聊聊了。

中介:哥,我刚问了下,可能价格涨了点儿。。

我:哦,现在多少卖啊?

中介:。。。我给你发图吧。。。

我:。。。

中介:。。。

我:他是不是写错了,其实是涨了20万,不是120万?。。

中介:。。。

我:。。。

中介:要不我还是给你发图吧。。。

节后两周,成交价从400万,集体涨到530万起。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NathanJames的回答(92票)】:

发这张图只是想知道,这事是真的吗? (后面有本人不靠谱的分析)

----------------------看到讨论后的补刀------------------------

刚才看了这篇报道的解释:(假离婚可骗贷700万炒房? 银行信贷经理笑喷了),银行信贷经理认为此事不可行的理由有2条:

  1. 银行和资产评估不接受700万的房子突然跳到1000万元;
  2. 贷款者每月收入须达到7.4万元;

如果以上2条都不满足,只有通过(A)银行业务员作弊、(B)评估机构作弊、(C)银行流水作假、(D)审批放水等一连串高风险操作,才能成功实施700w房产1000w售出的骗贷行为。

可按现在上海楼市的涨幅,满足第1条貌似问题不大呀,至于第2条嘛,也仅是挡住了普通收入的骗贷者,在上海等一线城市,月入7.4万并非神话,尤其是那些流动资金吃紧的实业小老板,既有还贷能力又有资金需求,这群人既有实施的动机,也有实施的条件,毕竟房贷的利率要小于抵押,而且还能比抵押套出更多贷款,干嘛不冒险呢,正如文中所说,如果两人同时拥有2~3套房,就能成倍扩大收益,亦可赛艇呀。

也就是说,假离婚卖房骗贷的事情是可行的,只是这样的骗贷门槛较高,且市场机会太少,注定是少数人在特定市场条件下的“勇敢者游戏”(此处应为贬义),对那些满足第2条的人来说,近期上海房地产市场的异动,让原本不合理的第1条瞬间变得合理了,市场为他们提供了一次绝佳的骗贷机会,此时将手中的房产左右倒右手,即合法又合规,无需作弊放水,如嫌操作流程复杂,还可交由中介代办,骗贷 so easy,如果两人同时拥有2~3套房,还能成倍扩大收益,亦可赛艇呀。

整件事情中唯一的风险,是房价暴跌后购房人恶意断供会不会坐牢(或没收其它财产),其实可以完全无视这种风险,要暴跌肯定是都暴跌,不可能只你家房子跌别人家的不跌,所以断供必然是普遍性的,法不责众就等于没有风险,杀人放火高利贷都敢借的“勇者”(此处应为贬义),还会怕银行,怕就怕恰好跌过亏损点然后就止跌不前了,当然啦,没有风险哪来利润呢,愿赌服输呗。

当然了,站着道德的角度考虑,这种人蛮可恶的,最终受损的是国家和老百姓的房贷份额。

----------------------再次补刀------------------------

不必过分担心"前妻捐款跑路"的风险,卖房骗贷的本质是“左手倒右手”,“左右手”即可以是夫妻等高风险关系,也可以是父子、母子等低风险关系,毕竟这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的骗贷行为,规模和风险都是可控的,只有当交易规模庞大到穷尽骗贷者的低风险社会关系也无法hold住的时候,此时的交易风险才会骤然增高,如评论区中 @Guo Yunhui 所言,只要把房东换成开发商,旧房换成新房,一套房换成一批房,“左手倒右手”换成“撮合交易”,这种情况就出现了,此时,中介公司就该登台出场大显身手了。

以上,欢迎拍砖。

【晒太阳的黄咸鱼的回答(15票)】:

房地产是个大泡沫,这好像人人都知道,但关键是什么时候破呀?本人2000年参加工作,04,05年有了点继续,房子狂涨,都说是泡沫,没买。08、09年四万亿的时候又狂涨,没买!就这么一直等着泡沫破,就是不破。13年终于还是出手了。今天看,买的房子已经翻番了!

【ZC成的回答(12票)】:

去年上海一手房成交4792亿元,创历史天量,北京卖了3044亿元。北京二手房成交3983亿,上海则二手房成交7678亿元。 上海新增贷款1540亿,北京1373亿,这种比例,还能拉。

【阿川的回答(4票)】:

谢邀。

说点或许有用的现实吧。题目问的上海,我想很多人对深圳充满同样的疑惑。

如果深圳(上海、北京、广州)的朋友,还在犹犹豫豫,寄望于深圳房价暴跌实现深圳购房的梦想,那只能是个梦想;如果同样是刚需却对东莞近深区域一万七八两万的房价依然愤愤不平而梦想着跌回一年以前,那比盼望深圳房价暴跌还不靠谱。现在的深圳二手房市场,早已与2008年暴跌时不同,现在早就是散户市场了,不像那时的各种大庄小庄炒房团横行。一个手里只有两三套房的“炒房客”,你期望让他低价甩卖,太不现实了。

近深区域的房价,当然不会如深圳般具有强大的内涵支撑,但只要深圳一天房价还这么高昂,那么急需解决住房问题的人就必须去资金允许的地方把问题解决掉。深圳的房价的确让人绝望,但央行的钱依然在往外放,这些钱去哪里?真的去实业吗?有几个实业行业敢说2016年甚至到2017年会觉得自己过得不错的?扯远了,也别讨论这方面,总之钱在不断贬值就对了。

最近许多人给我私信,很多人盼跌 。太对不起,深圳的房价短期真的不会跌,即便跌,也是部分区域过度冲高之后的合理回归。还有本来是解决自住问题的,却用投资的眼光来看问题。自住真的不要太在意房价的涨跌,因为涨与跌真的与你无关。

最后两条:

1、千万不要卖掉手里的深圳(上海、北京、广州)房产,因为你卖了很可能就买不回来了。

2、如果近期准备在深圳、东莞近深(上海、北京、广州)下手买房,越大越好。因为这很可能是你买大房唯一的机会了。

【whitexie的回答(27票)】:

2015年楼市大幅低迷,我大学时青岛某城售楼处实习,平日小猫两三只的接洽人流量,突然大厅就塞满了人,然后头条就开始报道“人流如织”、“楼市回暖”、“大盘坚挺”之类的新闻。

我下楼去问了下,一个群众托只要50,还不管饭,哪怕加上公关费用还不够一栋四居室的利润。

上海房价有心策划一下搞个70万大新闻也不是难事,但希望二三线城市的买房投机人对楼市不要有莫名的信心,售楼处快空得狗都不来了。

再说下昨晚的亲身经历,一位伯婶昨晚来哭诉,说投了60万进房地产现在钱收不回来,只好拿套房子还按揭。我真是都惊呆了好吗?

【帅哥的回答(10票)】:

我家邻居原先是个普通瓦工,平时就是砌墙,2006年左右首次在上海承包工程,一个烂尾工程,所有人都觉得这工程必然亏,最后他赚了一笔,那之后高飞猛进,从原先十人不到的迷你施工队伍发展到三四百号人的施工队伍,他在14年左右带着他的工人出走山东某市承包工程,而不是选择继续留在上海。我不知道他这八年赚了多少钱,我只知道他儿子现在开着五十来万的奔驰,八年前他儿子和我一样穿森马用诺基亚。

他儿子89年出生,和我是发小。15年过年回家的时候聊过他爸离开上海的原因,他说他爸觉得上海大拆大建已基本结束,剩下的工程量竞争太过激烈,但是转战山东就像当年刚到上海的感觉。

我爸在昆山砌了三年墙,正月十七号电话我说昆山没工可做了,现在去盐城砌墙了。

我现在在某二线城市工作,住处旁的一个新建楼盘,横幅每天拉着一期二期售罄,房源有限什么的,团购却没停过,预存1万抵3万,3万抵8万。我百度过这座楼盘的总建筑面积,单价以及它自己晒出来的成交额,算了算,它两年不过卖了一半的房子。

我不知道上海等一线城市房价突发性的暴涨,但是我依然能在我所在的二线城市看到很多地产广告,我从传单上感受到的是他们迫不及待的想卖房出去,而我在的这座二线城市近两个月也暴涨了。

【斯巴达的回答(52票)】:

所有的媒体都在报道上海房价大涨,都举430万几次不肯卖涨到500万的例子。上海每天交易量有多大,假如房价真的涨,很多例子可以举啊。再结合媒体姓党的故事来看,明显是舆论先行房价再涨。

交易中心人如长龙,从不少媒体曝出的图片来看,排队的人的穿着打扮都不太像买几百万房子的人。我知道有些人藏龙卧虎,但是大面积这种情况明显不合理。

感觉现在情况是先靠舆论声势,造成房价大涨的假象,引起民众骚乱,大肆抢购哄抬,让房价真的涨上去。

不知道此种操作的用意何为,有明白人再解释一下。

【应景的回答(3票)】:

挺好的,板块开始轮动,也让投机资金有地方去,别老盯着深圳了

【四夕的回答(11票)】:

反正涨不涨对我来说一样,不涨我也买不起!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 内牛满面!政府大院里的超囧一幕,惊了

    走到乡政府办公大楼门口,突见台阶上有一物非常扎眼。这是神马东西?顿时让人浮想联翩,不由地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可是没错啊!这里确实是乡政府办公大楼......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天天有喜2之人间有爱》刘四喜扮演者陈浩民个人资料

    《天天有喜2之人间有爱》刘四喜扮演者陈浩民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近期在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古装神话偶像剧《天天有喜2之人间有爱》,该剧被观众称为 “减......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龚玥菲穿蓝色低胸内衣翩翩起舞:风情万种

    近日,3D影片《新金瓶梅》一组片场照曝光,饰演潘金莲的龚玥菲着低胸内衣起舞。而由龚玥菲演唱的新歌《寻找西门庆》正是《新金瓶梅》的主题曲。......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刀光枪影》任非常扮演者何明翰个人资料及照片 何明

    《刀光枪影》任非常扮演者何明翰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刀光枪影》由浙江晟喜华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张东东、孙梦飞执导,何明翰、刘恩佑、吕一等联袂主......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给力!实拍日本夜店的男公关工作过程

    ......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烂滚夫斗烂滚妻》海报:周秀娜杜汶泽SM服抢镜

    日前周秀娜与杜汶泽为新片《烂滚夫斗烂滚妻》拍摄宣传海报,为配合戏中的角色,两人除了有正经的造型外,还穿上性感的SM服,十分抢镜。......

    01-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明道为什么被雪藏 霸道总裁竟落魄到在菜市场卖起了地

    王子变青蛙然我们认识啦阳光帅气的明道,从此之后他便火的一发不可收拾,提起明道,大家想到的都是小时候看的台湾偶像剧中的黄金男主角吧,只是近年来他很少出现在荧幕上了,于是有网友好奇明道为什么后来不红了?明......

    01-11 来源:

    分享
  • 女孩惨遭胁迫卖淫 被数狼扒光强拍裸照险失身令人发指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乱拉。丧尽天良!女孩惨遭胁迫卖淫,这不是赤裸裸的逼良为娼吗?!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宁夏中卫一男子为了给足浴店招揽客户,竟然在街边物色年轻貌女孩,先是掌握她们的出行规......

    01-11 来源:

    分享
  • 女童输液流血死亡 揭女童输液离奇死亡事件始末令人唏

    现在大医院看病难看病贵,所以很多人去小门诊看病,但是,现在的私人诊所医院越来越不安全了,只能去大医院看病才是最安全可靠的。近日,女童生病输液流血死亡了,但是大家怀疑是输液药水有问题的。4岁女童在私人诊......

    01-11 来源:

    分享
  • 王梓薇个人资料 清纯校花神秘男友及个人资料首袒露

    芒果卫视的一年级已经播完啦,大家对里面的学生都有怎样的印象哪?一年级大学季本周六又要跟大家见面啦,在公布出来的要跟旁听生PK的正式生里,有一个叫做王梓溦的,这个王梓溦被网友们称为最美女生。同时也被称为是......

    01-11 来源: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