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米店》这首歌?

【王胖子的回答(4026票)】:

2007年和女朋友异地恋,在爱情的催促下写了“米店”这首歌。女友是江南人,当时想毕业后开杂货铺,米店是她给自己店起的名字。

我那时正处在人生低谷,宅在北京一个老式居民楼里混日子。有时看着窗外的行人那么忙碌,觉得自己像是在时间里卡住了,很想离开北京过另一种生活。米店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写的,渴望爱情,渴望新的生活。

“米店”歌词里有两种水果,“苹果”和“葡萄”。“苹果”象征着爱情,“葡萄枝嫩叶般的家”来自我当时很喜欢的塞尔维亚小说《哈扎尔辞典》里面阿捷赫公主的祈祷文。

它是我写的第一首歌,曾经有人把我的歌归类到西北民谣,我觉得很惭愧,我的第一首歌是关于大米,而不是面条。

这首歌写出来后,第一次正式演唱是在广东连州,张晓舟策划的摄影节开幕音乐会。歌词直到广州去连州的大巴上才全部写完,演出当天上台后一紧张我把词全忘了,嘴里胡唱了几分钟混完了“首唱”。之后回北京有个欧洲朋友想在他的国家做张慈善专辑,让我给他一首歌,于是他出钱租棚录了“米店”的第一版录音。

录音棚在中国音乐学院,是个可以做交响大编制同期录音的棚,那是我第一次为自己的歌录音,之前录音都是给乐队或歌手录伴奏。我孤独地站在可以容纳一个交响乐队的录音棚里,录音师也有些傲慢,相处得不太融洽。除了郭龙的打击乐,三个小时内我得录完两轨吉他、两轨手风琴、以及主唱伴唱的录音。那时的“米店”还没有间奏,录到间奏的时候,几近崩溃的我随手即兴拉了段手风琴旋律,不曾想那段间奏居然一直沿用至今。

总之“米店”就是这么诞生的,“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实际开船的时候却不像字面上那么浪漫。还好,神看重的是你的意愿,而不是行为。

没有写“米店”之前我是个乐手,给一些歌手或乐队现场伴奏手风琴,曾有过很美好的音乐时光。但是做乐手很像在别人的梦里飞翔,人家梦醒后,自己就没处可飞了。所以我只好转型自己创作当歌手,给自己营造个可以一直飞下去的梦境。

“米店”就是这个梦境的开始,所以这首歌的最后一段,其实属于励志歌曲。

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和自我否定之后,我把“米店”放在豆瓣音乐人里公开,从此它就开始了自己的道路。

歌对于作者,其实就好比是作者的孩子。孩子里总是有的漂亮,有的老实,有的运气好,有的生来就是孤独。每首歌都有自己的命运,听到它的人们赋予它什么,作者也无法左右。

“米店”就属于运气比较好的那类孩子,出家门顺顺当当的就长大了。前几天有人整理了“米店”翻唱大全,里面有老狼、李志、宋冬野、赵雷、五条人乐队、衣湿乐队翻唱的“米店”。我把每首都听了一遍,之后很是感动,在阳台上站了许久不能平息。他们都是优秀的音乐人,各自胜于《米店》的作品也多的是。真是何其荣幸。

前阵老狼又在《我是歌手》演绎了“米店”,有很多人问起和老狼合作的感想,我也捎带着在我的知乎首答里讲讲:

狼哥在《我是歌手》选择“米店”,并邀我加入他的乐队为他伴奏,我当然是无比荣幸。对我来说这整件事都算正常,做音乐的人嘛,本就什么舞台都得面对。当天刚登台时略有些别扭,狼哥上台后就舒服了,他总是带着他特有的温暖,让人踏实。

狼哥在决赛阶段选择了《礼物》和《米店》这两首歌,《礼物》他只唱了两句,《米店》是一首大众完全陌生的歌。这充分证明了他的态度,是在和大家分享音乐和舞台,而不是争夺输赢。

《米店》出现在最后的激烈的竞争里,显得很安宁也很美好,体现了狼哥的君子之风。

“米店”出现在“我是歌手”之后,有些听众在网络上留下了“又有一首歌要烂大街了”之类的言论。我觉得这种情感可以理解,但也不必太过担心。首先我们应该让大街更美好,而不是永远把它默认为“烂”,其次“米店”也并不具备大街流行的因素。

我不认为自己是音乐家,写的歌无非就是正常的通俗歌曲,通俗就是得和大家在一起,不高也不寡。是通俗,而不是媚俗,我觉得就也还行。

一首歌受到大家的喜爱,我当然荣幸且偷乐。我说的这些仅是我的故事,你的“米店”仍应该是你的故事,由你自己解读。

我虽不属于高产的创作者,但之后也写了一些歌,不嫌装逼的说,我从不认为《米店》是我没能超越的歌。

或者,我的下首歌会起名为:《粮站》。

【王爽的回答(414票)】:

这其实是一首励志歌曲。张玮玮自己说的。

先说说《米店》这首歌被民谣圈的偏爱,从老狼、李志、周云蓬、衣湿乐队,都非常喜欢这首歌。

第四季《我是歌手》总决赛,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半个乐坛重新合作的那曲《礼物》,而老狼当晚最佳表现,由张玮玮亲自伴奏的《米店》被忽视了。在一群的嘶吼、高音和炫技表演之中,老狼像个诗人吟唱着,张玮玮的手风琴悠然依旧,伴奏手鼓声音铿然,配上叙事味十足的唱腔,民谣韵味如烟般弥散。最好的民谣以最合适的方式,留在了这个喧嚣的舞台。

这不是老狼第一次演唱这首歌。在2015你年工体演唱会上,作为李志好基友的老狼,也曾登台演唱过《米店》;野孩子20周年演唱会,老狼登台翻唱:可见他对这首歌的偏爱。

同样偏爱这首歌的还有李志。在他的翻唱专辑《我爱南京》中选取了这首歌,且是专辑最受欢迎的作品。和张玮玮版温暖又忧伤不同,李志的唱腔带着热切却又慵懒,有浮生如梦之感。尽管翻唱过,李志依然对原版情有独钟:2015年4月,李志做客网易云音乐,在推荐的10首心中最好听的中文歌名单中,《米店》列其中,并给予“近十年最好听的中文歌曲之一”的评价。此外,衣湿乐队翻唱过一个方言版。这是我们现在能听到《米店》的四个版本(ps:据网友补充,赵雷、宋冬野也都分别翻唱过一版)。

民谣大咖们竞相翻唱、推介,《米店》得到业内的高度认可。相比之下,罗永浩这个外行对《米店》的偏爱有些夸张:2012年北展剧场演讲,他请来张玮玮和郭龙演唱这首歌。那时候锤子手机还处于胚胎状态,张玮玮调侃,这首歌要改成《手机店》,那句“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改成了“一手拿着罗phone一手拿着命运”,全场莞尔;在2015年坚果手机文青版发布会上,他又找来张玮玮和郭龙现场演出《米店》。

这还不是全部。任性的老罗给所有锤子、坚果手机都预置了几首正版铃声,《米店》就在其中。老罗说,就是喜欢。张玮玮则谦虚到:很荣幸,这首歌能够成为手机铃声(你们的CP真是够了!)

说完这些,我们来谈谈这首歌背后的故事。

《米店》是张玮玮最为人熟知的作品之一。张玮玮,甘肃白银人,一直是个手风琴手。早年是美好药店、野孩子乐队成员,也客串左小祖咒王娟钟立风李志等乐队的乐手。相比《米店》,他更为人熟知还有一首《织毛衣》,那句“我深深地爱你,你却爱上一个傻×,那个傻×不爱你,你比傻×还傻×,喔……你还给傻×织毛衣!”,早成为近年来民谣圈的一句流行语。

张玮玮创作这首歌的时,正逢人生低谷:野孩子乐队解散,他在北京各大酒吧流落演唱,四顾迷茫。后来他和老朋友郭龙组成新的乐队,继续民谣生涯。在去往连州参加“谣?传——中国民谣新声”演出的火车上,他写下了这首《米店》,并随后登台演出。

据张晓舟说,那是他们第一次唱自己的歌,临上场前两人还在排练,像考试前一刻还抱着书猛看的小学生。一上台,玮玮紧张得把词全忘了。好在他天性轻松,胡乱糟糟又满面春风地把歌给唱下来了,效果还挺棒。如今,这首迷茫中火车上写作的歌曲,刷了我们的屏。

喜欢《米店》这首歌的人,大多先被它的歌词吸引:虽然这首诗歌一样的词,很难说用确切的语句来解释其中涵义,但是个中意味模糊可辨,值得反复咀嚼。尤其是那句“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然后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在动不动就以妈妈、故乡、温暖、姑娘为基本意象的民谣歌词圈里,出类拔萃。

关于这句歌词的意义,从公开信息中对张玮玮的访谈中考证,应来自一部伟大的作品,叫《哈扎尔辞典》。这是据张玮玮最爱的文学作品,是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的旷世奇书,曾被认为是可以“使其作者得以跻身于博尔赫斯、科塔萨尔和埃科这样的当代文学大师的行列”的词典体小说。这部书主要是对哈扎尔民族宗教改革大论辩的解释。在书中有一个女神,叫阿捷赫公主,她是书中重要的人物:拥有美妙的容颜,又能诗善文,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的三教公主,还穿越到现代社会当过女招待,宣城自己是唯一幸存的哈扎尔人。在辞典里,阿捷赫公主有这样一段祷文:

我的主,在我们的船上,水手们忙碌如蚁:今晨,我用我的头发洗船,他们攀上洁净的桅杆,把绿色的帆拖向他们像葡萄树嫩叶般的蚁巢。”

《哈扎尔辞典》这本书晦涩难懂,仿佛一本宗教密码书,需要很大知识背景作为阅读支撑。张玮玮说,自己看了不下十遍。可以确定,这句歌词来自对书中意象的化用。

《哈扎尔辞典》按照颜色分为红黄绿三色 《哈扎尔辞典》按照颜色分为红黄绿三色

那么,这个意象与米店又有什么关系呢?在张玮玮一篇名为《梦境的开始》文章里,他讲述了创作背景:

在北京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个南方姑娘,他们的热恋期是在每晚长途电话里度过的。在那些巨额电话费里,她说毕业后她不想上班,想开个卖二手旧货的杂货店,名字也想好了,叫“米店”。

张玮玮说,小时候我在单簧管老师家里看过一副画,空荡荡的阿拉伯庭院里,坐着一个女孩。一束光照进庭院,落在女孩和她身旁的水壶上面。每次去上课我都站在那幅画对面,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女友和那幅画里的女孩很像。那幅画里的气氛,还有他对江南的想象,以及美好爱情的召唤,合起来成为了《米店》这首歌。

这位姑娘把这首歌给了她的妈妈听。妈妈说,“搞文艺的人,就只会这一手”。这句话刺激到了他。那时候的张玮玮,没有多少存款,借住在朋友家里,作为一个乐手,在北京做自己的文艺梦。他说,做乐手很像在别人的梦里飞翔,人家梦醒后,自己就没处可飞了。

因为这段感情,张玮玮痛下决心,转型自己创作当歌手,自己营造个可以一直飞下去的梦境。“米店”就是这个梦境的开始。

现在,我们可以对这首歌有个更清晰的理解:反复读过《哈扎尔辞典》的张玮玮,梦想中爱人的原型,是个像阿捷赫公主一样的阿拉伯女孩。当他邂逅到这个姑娘以后,他认为这个女孩就是一生所爱。他把自己那个“葡萄枝嫩叶般的家”的梦境,与姑娘三月阴雨飘摇的南方,开一家“米店”的梦想嫁接,于是有了这首诗意又动人的歌曲。

以上对意象、故事的考证未必能推演出一首民谣歌曲的优劣。好的作品打动人并不单纯因为故事,而是作品本身呈现的美好。尤其是有些深沉隐秘的美好,是可感知,自己无法言说的微妙。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替我们说出这种感受,就太好了。我个人更喜欢另一位民谣歌手,同时也是一位诗人的周云蓬的理解。他在介绍张玮玮的散文《白银米店》里写到:

“情歌最怕流于空泛,而米店是实实在在的爱情,葡萄嫩叶织成的家,清贫的工作,小天小地的,大海也温顺得像城外的牛马。阶梯般的节奏,缓步而下,跟随卖杏花的、卖米酒的,下到巷子的深处,小儿女的小城之恋,不足为外人道。”

周云蓬将模糊不清的梦境,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了描述:两个梦想嫁接在一起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我想,这大概是诗人心灵相通的互相理解吧。

对于普通人,这首歌动人之处在于,也许很多人也和张玮玮一样,寻找梦境中的阿拉伯女孩,“寻找自己的香”,上天兼顾,自己真的遇到了她,在梦想的烟雨飘摇的南方,或者其他应许之地。为了这个完成这个梦想,他可以奋斗努力、改变自己,“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做一个保护公主的勇敢水手。终于有一天,你来到了那里,对坐在空空的米店里那个爱的人说,hey,亲爱的,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最后补充一下:张玮玮确实成了那个勇敢的水手。当初那个说“搞文艺的人,就只会这一手”的妈妈,现在是他的丈母娘。毛姆在《刀锋》里说,爱情是个很不行的水手,你坐一次船,它就憔悴了。这样的观点似乎悲观了些。有的爱情是需要勇敢的水手,当你历经辛苦终于登上时,会幸福得痛饮葡萄酒。

所以,如张玮玮自己所说,这其实是一首励志歌曲。

我的公众号:今天道(jintiandao1984)

【光明顶邝鉴萍的回答(114票)】:

高晓松在一期节目里说:“我们那个年代的歌曲都非常快乐,生活和爱情都很快乐,爱情那么甜美的东西为什么现在的音乐里听起来都那么撕心裂肺”,比如罗大佑,比如邓丽君。

我觉得民谣就该是这样的,给你讲生活,讲如何面对生活。最终只是告诉你,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来都不应该是“我这么痛苦我你们知道吗?”。

我会洗干净头发 爬上桅杆

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没有一点的愁苦,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快乐,只有对生活最真实的态度,真实的期盼,真实乐观。到了三十岁,突然的就被这句词打动了。

并非是为了装X才听民谣,而是在主流的音乐中,真的找不到这种真实,贴近生活的真实。

希望民谣圈,少些虚荣,少些鄙视,多点宽容,多点分享。

致敬张玮玮 周云蓬 致敬默默地真实地只是在唱歌的民谣歌手。我一直幻想着等我垂垂老矣的那一天,你们都是被一代人所铭记的艺术家。

【是楚楚不是丑丑的回答(91票)】:

一度觉得这就是民谣该有的样子

【罗渝皓的回答(39票)】:

(一)“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

三月如期而至。我特意选了这首《米店》(词曲:张玮玮)来开始这里三月的春天。在我的印象中,南方三月的烟雨并不多见,多的是夜来风雨,白日则多为阳光,正如此时窗外,明媚的阳光如柔软的细沙铺在大地之上,广场上有歌者舞者,玉兰花开得热闹,屡屡微风,轻轻摇着她的嫩枝,绿色的草坪上散落了一地的白色花瓣。南方的春天,即便不是蒙蒙烟雨,用“飘摇”二字,也是极为准确的。与阳光的明媚不同,烟雨象征着惆怅、忧伤,为整首歌定了基调。

都知道南方人吃大米,所以米在这里的意思就等同于象征现实的“面包”,呼之欲出的“爱人”在首句就埋下伏笔,而空空的米店,则预示了爱人物质的匮乏。

(二)“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 ,在寻找你自己的香”

也许你看过《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但你不一定知道,这部电影把片名译成了那句著名的西方民谚,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不得不说,译者很有水平,而这一句的苹果,想必出自于此,象征着挚爱的人。此处用苹果点明爱人,却又藏得那么深沉,可见爱人在作者心中的地位。既然爱人和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什么是自己的香?

如果你看过《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那就很好理解这里的香可以定义为,灵魂。有时候,当我们抓紧爱人,最怕的莫过于物质与灵魂双重匮乏。很显然,爱人的灵魂也是“飘摇”的,是丢了什么的,否则作者不会用“寻找”一词。也许爱人的灵魂和米店一样,都已枯竭,空空如也。

(三)“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

米兰?昆德拉说,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实;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远离大地,变成一个半真的存在。

窗外的人们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潮湿”一词一语双关,指代下过雨的路面的同时,隐喻了人们内心黏糊糊的欲望,人们沉浸在艰难湿滑而充满情欲的世界无法自拔,而这样的视角,只有从窗内人遗世独立的眼中才能看得清楚。

(四)“你的舞步划过空空的房间,时光就变成了烟”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窗外人匆匆的步伐与窗内人优雅的舞步在这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舞步犹如飞鸟,划过空空的房间,从哲学的意义来说,我们只不过在时间与空间的某一个交点存在过,至少画面定格的时候,是美的。如今,房间也空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变成了一缕青烟。

(五)“爱人,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明天”是一个消极到令人窒息的词。最早给我这种感觉的人是“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的海子,正是因为没有明天,所以他才如此渴望明天的幸福,正因为没有明天,所以他选择了卧轨自杀。很多时候,我们都依靠着心中一念牵绊活着,那样的希望就是对明天来临的渴望。

船在这里的引申很广,首先令我想到的是叶芝最富盛名的长诗《驶向拜占庭》,以及木心《五岛晚邮》提及的船都很好地解释了这句词里对于船的意义:“你自称水手称我船长/我愿最后一个离船 /或与船同沉海底/航向拜占庭,航向巴比伦 /从来不靠陌生人的慈悲”,满船的梦想等着我们起航,只是可惜啊,爱人已经不在。

(六)“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洗干净头发,是从头、重新开始的意思。有人说,如果你很想要一样东西,那就让它走,如果它回来找你,那么这样东西本就属于你;如果没有,那么它根本就不属于你。这是电影《桃色交易》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词,但多数时候,它只能作为一种宽慰自己的话,抑或你可以将其当作一种希望,毕竟人需要靠着希望活着。桅杆上能看到远方,寓意未来。

最早将葡萄比作爱情的人大概是黄伟文了,我个人特别喜欢的一首歌《葡萄成熟时》。爱情,就像葡萄树的种植、等候、收成,用葡萄枝嫩叶作为家的比喻,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葡萄枝幼嫩可爱,缓缓成长,待长出果实、收割幸福,最终酿成美酒以作珍藏,其中的每一个过程都有一种人生滋味。只是可惜啊,爱人已经不在。

[注:以下摘自网易云音乐的网友“国产土摇大丑逼”在老狼版本下的评论——“阿捷赫公主的祷文: “我的主,在我们的船上,水手们忙碌如蚁:今晨,我用我的头发洗船,他们攀上洁净的桅杆,把绿色的帆拖向他们像葡萄树嫩叶般的蚁巢;” ——[塞尔维亚]米洛拉德·帕维奇《哈扎尔辞典》,南山、戴骢、石枕川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98年,第5页。”]感谢ruirui big评论。2016.04.15增注

(七)后记

也不知为何,最近脑海里总回响着《米店》这首歌。人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我用心文艺的时候,窗外的世界——月入7千才能脱单,上海、深圳、南京的房价开始飙升,沈阳一夜叫停“零首付”,举国上下浩浩荡荡的去库存运动演变成了楼市的疯狂。如此看来,大部分的年轻人,就只能守着空空的米店和爱人告别。

《米店》这首歌除了作者张玮玮自己,许多民谣歌手都翻唱过,我最喜欢李志的版本。也许是李志个人经历与作品的神相似,从他的歌喉里,每一句都触到了痛点。

好吧,文艺先告一段落,一年之计在于春,努力让米店充实起来。

【刘川的回答(6票)】:

三月的烟雨 飘摇的远方

你就坐在空空的米店

第一次听这首歌,前两句就把我带走了。明明说的是米店,而我就总能听到离别。

【李哩的回答(50票)】:

这首歌,应该被舟山或者泉州这样的海边小城买去,作为市歌,在细雨如斯的清晨广场上播放,整个小城都能隐隐地听到。人们懒洋洋地吃上早点,悠闲美好的一天即将开始。

旋律慢悠悠的,仿佛曲曲折折的窄巷子,两边斑驳的门窗,流水般起伏而过,我们骑着单车,一路向前,爱情不纠结,风轻且云淡,天边外,有北京上海们,在自恋地推动这个世界旋转。

情歌最怕流于空泛,而米店是实实在在的爱情,葡萄嫩叶织成的家,清贫的工作,小天小地的,大海也温顺得像城外的牛马。阶梯般的节奏,缓步而下,跟随卖杏花的、卖米酒的,下到巷子的深处,小儿女的小城之恋,不足为外人道。

------周云蓬《绿皮火车》

【EVEHE的回答(5票)】:

关于《米店》张玮玮自己是这样说哒( ′ ▽ ` )?

(出处是一个app里每日推荐音乐,分享的话点开链接只有歌曲,没有玮玮写的文章,我把图截出来呀,侵删!!)

好像跑题啦,但是讲真我觉得好好听歌就好啦,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事物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为什么非要一字一句掂出来嚼一嚼再吐出来呐。

答主易词穷,看到美好的事物只能感受到它的美好,没有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这首歌很美好,所以只能再再再再听一遍~~

强行评价的话!好听好听好听!!看知乎回答不如听一遍体验一下呀~

反正这歌我能听一辈子!!!!!

最后,张玮玮是最好的民谣歌手!

就酱(●′?`●)

【张善宇的回答(187票)】:

轻轻的来装个逼。

从大学开始听民谣,第一个接触的歌手是李志。从《关于郑州的回忆》听到如今的1701,中间逼哥唱过《米店》这首歌。当时无感,逼哥这首歌演绎的并不好,所以特意去原版的,也听过张玮玮和郭龙的现场版本。后来听雷子、低苦艾、万青、周云蓬、钟立风,再到郝云,中间还穿插着花粥等。之所以说这些歌手是因为:有老一代的有新一代,他们应该能够代表目前大陆民谣的水准了。(对湾湾和欧美不是特别熟悉,对香港不了解,此处不展开。)

然后给评价:《米店》是最喜欢的TOP 5民谣,属于不能复制的经典类型,其他歌手在任何场合的演唱只能看做是对原作的致敬。罗永浩给锤子内置《米店》铃声不是没道理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个人先谈谈对各位歌手和乐队的认识。

李志:逼哥的歌表面上不着痕迹,夹杂着粗口和生殖器官,内容离生活很近,但立意都指向生活之外。唱腔要么是沧桑沙哑一类要么是热血激昂的,所以逼哥的现场要么是大合唱要么是静听。

低苦艾:个人最喜欢的一支乐队,西北汉子的味道。是很“民”,但看不到“谣”。几首代表作品都很像是基于地方特色的流行音乐,朗朗上口,干脆而激爽。现场听过不少,很适合带妹,毕竟情歌不少。

赵雷:赵雷绝对是新生代民谣歌手的楷模。(不要跟我提马頔,民谣郭敬明和雷子的中间差了一万个董小姐。)雷子的歌歌词看起来没什么内容,唱出来却全是“谣”应该有的温柔洒脱飘逸。

钟立风:钟立风算是老一辈的民谣歌手了,一个比我大好多届的师姐超级喜欢他。很像令一个歌坛的李健,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你要做的就是静静的听他唱歌,然后掩面哭。

周云蓬:周老师(必须喊一声老师啊,多少个夜晚陪我度过,比苍老师还亲。)的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不是催人奋进的,是教会一个人如何享受孤独,教会一个人如何认识自己。近期高质量作品越来越少,期待ing。

郝云:算了,郝云不多说,歌离民谣还差的远,唱的是小资在城市的忧思苦愁,天天上班憋疯了想去西藏净化心灵的小姑娘,你需要这个音乐老师。

宋冬野:差点漏了董啪啪。哪个刚刚听民谣的没听过《董小姐》?说左立毁了《董小姐》的大学生你们可省省心吧,《董小姐》这种歌带妹酒吧约炮不能再多了,你还真当民谣听了?想这类没病不敢走两步的喊疼,你去麻油叶一抓一大堆。“小公主 晚安”,我也是醉了。

万青:万青是个摇滚乐队,之所以这里写,是因为在他们的歌里听出了民谣的感觉。这种感觉大致就是下面会斗胆给的理解。韩寒曾经推荐过万青的《秦皇岛》、《石家庄人》,两首歌大火,好事。个人也喜欢韩寒,你们应该去看看他的NEW polo广告,完爆那些秀车技的广告。

扯到这里了,我斗胆说说我理解的民谣是什么。(不接受撕逼,我的理解关你p事)

民谣不是无病呻吟,不要看民谣歌词上没什么干货,歌词背后全是生活的痛苦与悲伤,但民谣的意义不在于表达伤感与痛苦,它总在看到失望和痛苦之后以潇洒而坦然的心态面对生活,所以民谣里你听得到释怀,听得到对明天的痴迷眼神。这就是为什么听民谣会心酸但是很难大声哭出来。所以民谣是生活理解和对待生活态度的反应。

最后给出我的民谣TOP 10(不分先后)

《米店》、《当你老了》、《莉莉安》、《家乡》、《理想》、《九月》、《梵高先生》、《秦皇岛》、《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同桌的你》。

以上。

感谢评论区@安妮 同学的补充,对香港民谣不熟悉所以之前回答中说香港没有民谣,对自己的无知和错误致歉。

4.23深夜更新:

感谢各位的认同和不认同,在评论区也特意回复了一些朋友的看法。其中有几位朋友提到了没有尧十三和top 10中应该有其他一些歌曲的看法。

在此做一个说明。之所以没有对尧十三进行评价是因为自己的确听他的歌不多,不够资格评价;话说回来我个人也算不上喜欢他,路人而已。至于他是不是新一代民谣里必需要提的歌手,各人看法不一样。

Top 10的问题,我深信各位提到的歌一定是你们非常喜欢的,这里列出的10首歌是符合我听歌品味的前10,而实际上第10和第11的区别我想也没很多,大家不用这么较真。

最后,每个人有自己的经历和生活态度,很多因素决定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歌和不喜欢什么样的歌。审美存在分歧和正常且必然的事情,不想以为这个和评论区的某些朋友争吵。

不喜轻喷,如果看法不一样请自己作答,你写的有道理我肯定给你点赞。

晚安。

【王一个二的回答(4票)】:

个人更喜欢张玮玮唱的。

这才是真正的民谣。

就如同我喜欢低苦艾一样,

一个正经的西北汉子用浑厚低沉的嗓音唱出南方的湿润。

旋律舒缓,力量却犹在心间。

我爱米店。

【王延晖可爱多的回答(13票)】:

为什么都是说逼哥的呢,我更喜欢衣湿的米店???

【无聊的Sue的回答(11票)】:

贵支当代新民谣第二!

第一是《牛羊下山》中的《不会说话的爱情(小河)》。

【曾雨欣的回答(2票)】:

这首歌是在张玮玮人生低谷,野孩子刚解散。生活再次没有了方向。这首歌歌词只有一句最重要,其他都是带过,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然后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白白的回答(2票)】:

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香,在寻找自己的命运。

抖了个机灵,换了一下词序,就有种神秘的画面感了。

【nama的回答(5票)】:

逼哥你长的真帅

【申景龙的回答(10票)】:

要说怎么评价前面都说的很多很好,我觉得我也无法再用别的辞藻来评价,我就说一件事吧。

有一次我在育音堂看万晓利万总的演出,事先不知道有嘉宾或别的福利。万总唱了很久之后就下台休息了,这时两个路人模样的人(大雾)上台,唱了起来。旋律一响起人群中就传来尖叫和惊呼声,最后大家一起从头到尾合唱完了这首歌。这首歌如果不是一直深藏在心的话,又如何能那样自然的唱出呢? 时间长了或许它就不会被挂在嘴边,可是却会出其不意的让你跟着轻轻地和。

没错,这首歌就是《米店》,那两个路人就是李志和张玮玮。

【法西安尼缇雅修茨的回答(1票)】:

听这首歌的时候仿佛身上所以的压力都消失不在, 仿佛一股暖流流进了你的心房, 让人有一种置身于江南小镇一般。

听久了之后,我开始觉得自己都变牛逼了,这么屌的一首歌我居然会喜欢,而且还这么喜欢,看来我有当文青的潜力。

米店这首歌我个人觉得李志唱的更有味道,有一种独特的沧桑感,就像一个中年大叔在怀念自己那梳着双马尾的初恋……

【超级梨子的回答(1票)】:

是想开饭店的人 在开饭店之前 要先开米店 来获取资本和资源积累 就是在唱生活啦~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