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梦鸽: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李案会造成世界影响

梦鸽: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李案会造成世界影响

 

1.jpg

梦鸽(资料图)  

    李某某等涉嫌强奸案从2月份发酵至今,持续半年,热度不减。作为被告李某某的监护人,梦鸽放下红色明星、部队歌唱家的尊严,发布声明、反诉、上访,走进长枪短炮的包围圈,代替独子站在第一线。

    为了儿子,她不屈不挠,不肯让步,掀起一轮轮舆论攻防战。但是,她为儿子的每一句辩解,都成了她护短的证明。 

    9月9日,深处旋涡中的梦鸽接受了《南都周刊》记者的专访。

    从她的立场出发为儿子辩解,但却不愿多谈孩子的教育问题。

    她所讲述的儿子并不是公众看到的李某某,为这句话垫脚的是,她说“作为母亲, 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她虽然有“虽千万个人吾往之”的决心,但她做好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黑暗了么?

 

    联系梦鸽采访并不容易。中间人说,“梦鸽被媒体伤透了心”,对媒体深怀戒意。

    李某某等涉嫌强奸案从2月份发酵至今,持续半年,热度不减。作为被告李某某的监护人,梦鸽放下红色明星、部队歌唱家的尊严,发布声明,反诉,上访,走进长枪短炮的包围圈,代替独子站在第一线。

    起诉书显示,2013年2月17日5时许,被告人李某某、王某、魏某(大魏)、张某、魏某(小魏)在海淀区夜半酒吧包厢里与被告人杨某某饮酒后,将其强行带至湖北大厦8915房间,以暴力手段先后强行与杨某某发生关系。

    这也被公众视为一个骄纵的纨绔子弟未成年酒驾豪车打人再犯事的典范。据媒体报道,李某某曾就读美国一私立高中,在就读期间因屡次违纪被开除;2011年,李某某又因寻衅滋事罪被收容教养。在这种情况下,梦鸽为儿子的每一句辩解,都成了她护短的证明。

    为了儿子,她不屈不挠,不肯让步。8月28日,此案开庭,《北京晚报》以《梦鸽当庭发火——好威风》为题,介绍了庭内情况:“李某某否认殴打,否认与杨发生关系说自己睡着了,认为是嫖娼且自己没干。另一名被告王某也否认殴打,说审讯时遭恐吓。另一名被告魏某承认在车上李打了杨几耳光,在房间王踹了杨几脚。梦鸽当庭发火,认为李律师误导了魏说李打人,双方有争执。”

    事后,梦鸽曝光数条来自魏某辩护律师李在珂的短信,李直言想当李某某的辩护律师,想扩大知名度,而李在珂则一再强调并未教魏某指认李某某打人,并且揭发梦鸽曾透露此案受军方重视。

    舆论攻防战还在继续进行。由李某某辩护人王冉向法院提交的《李某某冤案无罪辩护意见书》出现在网上,文中声称杨某某陈述的真实性存在重大疑问,妇科检查“间接地证明了未婚独身的杨女士有着复杂的夜生活、性生活……”

 

    梦鸽期待着,李某某辩护人选择的无罪辩护策略能实现大逆转。这显然很难。

    9月7日下午,12位专家、刑辩律师在海淀友谊宾馆参加了李某某案研讨会,部分出席者认为该案强奸理由不充分,但也有部分出席者认为,此案不排除有强迫行为,不能因受害者陈述的真实性有问题,就据此判断她的陈述全为虚假。

    令人疑惑的,还有被告人言辞证据的不稳定。出席会议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崔敏教授直言不讳地告诉梦鸽,这个案子“没法向老百姓交待”,“嫖也不承认,这个官司没法打了”。

    这并不会阻碍梦鸽给儿子讨一份“公平公正”的决心。在梦鸽一心救子同时,颇受公众质疑的,还有梦鸽的教育能力。在微博上,《一位父亲给梦鸽女士的一封信》被诸多大V转发扩散,传阅颇多,文中句句都是针对梦鸽的批判:“作为一名父亲,在我儿子未满18岁前,我不会给他买车,不会让他开车上路违章几十次还找人帮他摆平……”

    9月9日,在接受《南都周刊》采访时,梦鸽不愿多谈孩子的教育问题,生怕说多了,为孩子辩解又引来争议。对李在珂声称的军方关注,她也轻描淡写地斥之为“政治谣言”。在两个多小时里,她谈论的最多的还是儿子的案情,有时还列数一二三四,生怕遗漏了有利的辩护点。

    “作为母亲, 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梦鸽说。她虽然有了“虽千万个人吾往之”的决心,但她做好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黑暗了么?难说。在拍摄中,她要求摄影记者不要采用那张头上有灯的照片,原因是“不吉利”。

 

    “清楚了,我自然要相信孩子”

    南都周刊:你知道儿子出事是什么时候?

    梦鸽:对方报案之后,警方在2月21日凌晨将孩子们带走。年后我们在海南度假,大魏(李某同案嫌疑人之一)给我儿子电话,说自己表弟过来,约他回来聚会,也有同学约他吃饭,说快开学了,难得聚一次。(于是)孩子提前从海南回来了。我们没买到机票,初九才赶回北京。

    我认为孩子本意没想离开我们。他很乖,很懂事,春节时一直都说要陪妈妈,妈妈去哪他去哪。我们本来年初八还约了海南书画界的朋友。当时他说要回来,我都觉得挺奇怪。

    孩子回来第二天,他爸爸司机接到自称“杨某某的朋友”的电话,说孩子做了什么事要我们摆平。现在诈骗电话也挺多,司机没搞清楚之前,也就没搭理对方。

    初九,孩子去机场接我们,我问他这事,对方是怎么知道爸爸司机的电话的。(因为)我很诧异,就算找,也要先找我们父母,(于是)觉得这是内部人,或是有意安排好的。

    孩子解释说没事,说酒吧的张某某安排好的,过年了大家快乐地聚一聚,吃饭唱歌,那个杨某某从酒吧出来就一直跟着他们,本来孩子都想回家睡觉了,回家都把车停好了。当天王某(李某同案嫌疑人之一)还给家里打过电话,说在我们家睡觉。

    孩子说当天喝多了酒,后来不知道发生事情,也给了她钱。当天他们喝了20多瓶啤酒,还有2瓶洋酒,包括酒吧张某某送他的一瓶开过盖的黑方。我儿子一人就喝了10多瓶啤酒。

    你想男孩子在一块,过年吃饭,他们喜欢的地方跟我们喜欢的不一样。谁也不愿意孩子去这种杂乱的地方,我要是知道,我也会不高兴。但现在这些地方面对的就是年轻人。事情发生了,我知道了什么地方,也问清楚了,我当然要相信孩子。

    对方电话也很蹊跷。左一个朋友,右一个朋友的朋友,又从司机那着手,不符合逻辑,我觉得孩子说的有道理。

    我们回京第二天,孩子爸爸接到陌生电话和短信,说如果不私了,就要报警和通报媒体。他爸爸觉得这是敲诈勒索。2月20日凌晨,整整三天后,对方报警了。

 

    南都周刊:李某某在口供中承认自己违背女方意愿强行发生性关系,你作为监护人当时也签了字。

    梦鸽:2月21日凌晨,孩子被警方带走,凌晨2点,我接到警方通知去刑侦队。警方说孩子涉嫌殴打、强奸、轮奸女性,说得很严重。凌晨3点,我在儿子身边,他们第一次提审。

    我听到孩子的陈述,但他们一不让我们家长说话,二不让孩子说实话,孩子说的不记,没说的按他们的思路记上。

    他们不问电梯里发生了什么,而是直接问你打了没有,怎么打的。侦查机关应该先了解事实,再讯问孩子。事实上,酒店电梯的监控录像显示,当时根本没殴打。

    连夜提审,孩子们将近40小时没睡觉,我们有些家长都熬不住,讯问录像里也能看到有些警察趴在桌上睡。

    法律规定,讯问的同期录音、录像必须提供。我们的律师也想据此了解真实情况,但检方和法院的提讯,到现在都没给律师。非法证据不排除,不符合规则。

    南都周刊:你觉得几个未成年人才是受害者?

    梦鸽:杨某第一时间没报案,没告诉亲人,而是告诉了酒吧工作人员,过了整三天才报案。她还保存了内裤等物证。

    案时她说遭到了殴打、捆绑,但湖北大厦监控录像里并不是这样; 二是她报案时说是处女,但检验报告证明了她是什么样的人,酒吧张某某也证实了她是出台小姐;三是她报案时称有轻微脑震荡,但检验报告并非如此。她说我儿子强奸她了,但DNA鉴定没有我儿子的精斑。这些人说的话还可信么?

    酒吧人员张某某说不认识我儿子,说只是给顾客群发短信。这也是谎话,春节前他不断给孩子短信,嘘寒问暖,说“你来玩吧”。当天他主动灌酒,出酒吧后又主动追这些孩子。这些都有证据,我们不会包庇孩子。

    他们就是合谋敲诈勒索没实现,从性交易变成了强奸,很明显就是编造假案报复。中国的法律,不能谁报案,就马上抓谁,是不是?侦查机关要实事求是地了解情况,因为这关系到孩子的命运。

 

    南都周刊:杨某某的身份跟是否被强奸并无关系,只要违背了她的本人意愿。

    梦鸽:是的,但她为什么用假话蒙骗公安,误导网民,欺骗媒体?

    2月22日,孩子被警方带走次日,全国媒体就报道了我儿子的全部个人信息。这侵犯了未成年人的隐私,明显违法,但到现在也没有侦查机关调查这个事情。

    案子进展到每个阶段,都有有关方面提供消息,妖魔化我们家庭,放大孩子的不足,对我们人身攻击,在全国范围内造成坏影响。

    南都周刊:网上对这事也有很多评价,认为家长也有责任。

    梦鸽: 最近网上有很多不实报道,比如《一个父亲的来信》。如果对方真是一个有良知、正直和社会责任感的父亲,他应该想到,这些成年人为孩子们创造了怎样的社会环境,你不谈他们的责任,却只是偏激地指出孩子们的错误,这种评说并不客观。你并不了解我的孩子。这是人为造成的骚乱,用媒体绑架司法。

    南都周刊:那封来信提到了青少年教育,如未成年人开车,家长给了孩子时间和金钱去酒吧。

    梦鸽:我们就事论事。那封信是针对我来的,是给世人上眼药,让世人憎恨我。我在教育中当然有失职的地方,造成了坏影响。但如果没有这个案子,那位父亲会写这封信么?他不谈成年人介绍组织卖淫引诱青少年,却单单把矛头指向了孩子。任何孩子成长过程中都会犯错误,也有其他未成年人开车的事,他为什么偏偏冲着我们家来呢?

    南都周刊:你最初聘请的袁诚惠和薛振源两名律师并未继续代理此案,外界的解读是你要求太高?

    梦鸽:不是外界想的那样。他们只是我在侦查阶段聘请的律师,是正常合作。媒体故意拿这个妖魔化我,觉得我要求过高,说我强制律师进行无罪辩护,但律师不能满足我的要求。这是纯属虚构。薛律师也跟我说过他辟过谣,但没用。我们在媒体面前是非常冷静的,前几个月我一直没有直面媒体,从不发声。我相信法律,相信司法部门一定会把案情搞清楚。可惜到目前为止,媒体都没安静。

 

    南都周刊:你第一次出声是7月底,要求公开审理案件,这个案子既涉及未成年人,又涉及被害人的隐私,为什么要提这个要求?

    梦鸽:我不懂法,也不是在指责谁。我们没有任何隐私。作为一个母亲,我要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我儿子的详细信息铺天盖地,但没人来制止这种违法行为。我对外出声,只是希望把事实还原,给社会一个交代。这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本意。我提出要求不违法,我申请不违法。你们有没有保护未成年人?为什么我出声就不对了呢?有人说我高调,但在庭前会议前,我半年都没出声,为什么不说我低调呢?

    南都周刊:为什么是那时对外发声?

    梦鸽:庭前会议上,我还没出法庭,我和我儿子在庭上说的每句话都出去了。至于我儿子想吃什么,外界都能编成那样了(注:媒体报道李某关押多日后见梦鸽称想吃米饭,梦鸽气愤斥责儿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7月29日,上午9点,报案人杨某某代理律师田参军的辩护词就公布于众。为什么大家不追究这些?半年来媒体的炒作,都体现了对方当初要挟的那样,就是要搞臭我们。我觉得我必须说话了。我认为,如果我不说真话,也是不尊重法律。我尊重和相信法律,才会直面媒体。

    半年来我们一直没说话,因为我相信司法部门,我们一直是沉默的,但媒体在狂轰乱炸,背后是谁操作?杨某某背后的团伙是谁?这些成年人没有社会责任吗?在他们酒吧带出去的人发生的事情,他们一点责任都没有。他们不应该承担责任么?他们合理合法卖淫敲诈,他们理所当然色诱孩子,让几个未成年人承担罪过,这些行为合法么? 造成社会影响的不是我们,我不得已才直面媒体。

    南都周刊:你在8月20日上访,开庭前上访,很容易被解读成想干预审判。你怎么想的?

    梦鸽:提起公诉后,我心里很难过。我不认为那是上访,我认为那只是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希望他们能督查案件,非法证据不排除,不能轻易给案子定性。

    我当时很平静。接待人员对我也非常友好,他们接收了材料,给了我回执。我现在得到的回复还是不予立案。 我不懂,为什么不能把这些敲诈勒索的犯罪人员立案侦查。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还原真相,作为一个公民,我也可以反映、举报情况。

    网上有人造谣,说当天有人在现场攻击我。但当天人们对我其实都很友好,大多人都是让我“梦鸽,你回个头照个相”,都是想抢个镜头。

    8月28日,我白天参加儿子的庭审,晚上还要参加我们团的演出。我站在台上,就必须认真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认认真真对待观众,这就是我的职业道德。我很感激在场的掌声。这个时刻的掌声对我而言非同一般,他们给了我力量,我觉得在场的观众希望听到一个母亲的声音,希望从我的声音中听到真相,我很感动。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正义的、友好的,极个别人的人攻击,只是所谓的水军炒作,我不在乎,我会很正确地面对。

 

    “我不是唐慧,不会上访和闹访”

    南都周刊:后来为什么决定要反诉?

    梦鸽:8月6日我去北京市公安局报案,控告酒吧经理张某某等人涉嫌介绍卖淫和敲诈勒索。

    2月21日,我在预审时就说我们受到了威胁,但有关方面没有记录。孩子也专门举报张某某涉嫌介绍组织卖淫、敲诈勒索,卷宗里也有,但侦查部门从未去调查。

    早在3月,我和律师就带着材料去海淀分局举报。我们几个家长也联名向检察院举报了酒吧,但一直没有结果,后来不得已,我向北京市公安局和公安部反映情况,希望上级督查侦查机关的办案,把情况了解清楚,我没有任何恶意。

    南都周刊:其他被告的辩护人提出,本案虽有瑕疵,但不存在刑讯逼供和非法证据,你怎么看?

    梦鸽:被告张某某在庭上说,警方告诉他“不说打死你”;证人李某陈述警察踩着他的背,把他眼睛都打肿了,他不说就不让回家。这种陈述能属实么?

    在二次庭前会议上,大魏的辩护人李在珂律师就提出,本案有疑点和瑕疵,杨某某几十处假话,他的当事人大魏有40多处诱供的例子。被告张某的律师赵运恒也都认同所有监控录像里没有暴力和挟持。成年被告人王某自始至终不认罪,辩护人坻恩玉说他父亲写信劝他认罪。但是这些律师都昧着良心,替孩子认罪,不让孩子说真话。

    我儿子当天也喝多了酒,也要面子,和同学们一起,当时没能克制自己。我们不回避自己的错误,但犯错和犯罪是两回事。我们作为家长失职,要承担责任,也很惭愧。但错和罪是不同的事情,犯错需要帮助教育,犯罪是要接受刑罚的,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命运。

 

    南都周刊:你跟李在珂律师在网上的口水仗显示,你也接洽过李律师?

    梦鸽:李在珂律师一再希望成为我孩子的辩护人,说他要办大案要案,还说“我就是个商人,挣钱是情理当中”,这句话就违背律师职业道德。他还说了跟公安局领导的关系。他当时跟我承诺做无罪辩护,说如果定强奸,你们比窦娥还冤。

    他的律所代理了大魏、小魏二位当事人,我自己也请了律师,予以婉拒。他就改变了辩护思路,毫无道理地对(我)孩子进行攻击,夸大不良行为,编造关于我们的政治谣言。

    他的当事人大魏在庭上,说我儿子在车上打人,我当场就予以了质疑,大魏是司机,他怎么可能回头看到后座在打人?反光镜里也只能看到后面的脑袋。

    一个有良知的律师,要为孩子们公平公正辩护,但李在珂是什么心态,什么目的?

    南都周刊:你如何评价您自己的律师?

    梦鸽: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做无罪辩护,尤其是面对非法证据。无罪辩护是律师的职业道德规范所需要的辩护标准。他们绝对不会感情用事,听我委托人的要求,一个律师要有良知、勇气和道德,他应该履行自己的职业道德,那就是要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南都周刊:这个案子在海淀检察院起诉,你聘请的王冉律师也曾在海淀检察院工作过,不考虑避嫌么?

    梦鸽:王冉律师离开检察院已经多年,也有律师从业资格。他是合理合法地为我们工作,但有人对他进行人肉搜索。如果不是相关人员透露的消息,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这么详细?所以我们希望侦查部门调查的东西太多了。

 

    南都周刊:其他被告的辩护人都做了有罪或罪轻辩护,这会你儿子造成影响么?

    梦鸽:不排除非法证据,难以定案。现在只有口供,物质证据全无,直接证据没有,应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我希望法院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平、公正对待此事,不能草率。以口供定罪,是违法行为。

    我觉得这事自始至终就是交易,是酒吧的张某某介绍组织卖淫。现在定性还是为时过早,到底是谁嫖了谁, 现在还不知道。

    南都周刊:据说你在庭上护子心切?

    梦鸽:我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样强势。我在庭上是正规举手,在法官允许的情况下发言。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强奸案,有很多问题和疑点,我是一个母亲,也有自己的知情权。

    只要我说点孩子的好话,外界都说我包庇、护短,甚至断章取义。最近外界报道我说“法官都失足了,更何况孩子”这句话,这完全是恶意中伤、妖魔化我们,把我们和法院对立。

    作为母亲,我有权利维护孩子的尊严,做什么都不为过。当所有人都在放大孩子的负面,我要站起来说真话。这是我的权力和责任。没有一个母亲,会把自己孩子推到火坑里。你们只考虑受害人的身心,但为什么不考虑未成年人的身心?如果将来能很好地培养,他们还能为社会做贡献。但杨某某能为社会带来什么?那个团伙能为社会带来什么?他们危及的不仅是一两个孩子,他们有损国家,有损害社会环境,破坏了公序良俗。这不仅关系到我孩子的一个人的命运,也关系到国人对法律的信仰。

    我们希望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平等了么? 首先舆论就是不平等。我今天只是希望实事求是跟大家说点真话,我不是唐慧,不会上访和闹访,我是文明反映情况。

 

    “我在尽我母亲的责任”

    南都周刊:外界也认为,你的道歉,是出于舆论压力。

    梦鸽:我不是向杨某某道歉。我是向关心我的人,向关心、观望、期待和纠结这个事情的人,表达我的诚意和问候。儿子出了这个事,我作为家长有责任。我是谈了一些孩子的优点,但我是想告诉大家真实情况,并不是为了夸耀。我只是想说他的本性是什么,事情发生时他毕竟才16岁。他主观没想犯罪,也没预谋,是酒吧人员不断地诱惑孩子。你说我们能包庇孩子吗?

    南都周刊:公众也在质疑,为什么受害者杨某某的个人隐私都被放在网上?

    梦鸽:到底什么人放到网上,我不清楚。纸包不住火,你是什么人,早晚会被大家知道,因为她本来就是这个身份。他们酒吧自己人都会出卖她,我看到网上她的同伴还把她揭露出来。 这个事情早晚要搞清楚,到时他们受到的就不是谴责,而是法律的严惩。

    南都周刊:也有人称这个事情是你和杨某某“两个女人的战争”,你怎么看?

    梦鸽:这无从谈起。我在尽我母亲的责任,还原的是法律的尊严和事实。她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应该是法律说了算。

    南都周刊:你让孩子练钢琴,练书法,希望儿子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但现在网友却说孩子站到了审判席上,你怎么看?

    梦鸽:我觉得,那只是他们个别的评说,也是完全没有公德的评说。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站在审判台上,还没审判呢。这就是误导网民,绑架司法。这种说法完全是违法行为,没有任何公德。孩子将来一辈子就是个罪人么?他还需不需要生活?还需不需要生存?

    你没有权力告诉我,这就是审判台。案件还在调查中,你怎么就能宣判结果呢?这个评说本身就不客观,不准确。

    孩子的成长过程,那是实事求是,孩子拥有的成绩、荣誉,也是通过努力和勤奋得来的,不可磨灭。

 

    南都周刊:他获得的成绩,你们家长也给了他不少资源吧?

    梦鸽:资源不是我说给就给的。他在书法比赛现场,我不能握着他的手,他唱歌也好,弹琴也好,不能我替他弹啊。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刻苦学习获得的。

    我不想夸大孩子好的一面,但我从来没看见过孩子喝醉酒的样子。就连李在珂也说,孩子在庭上一看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他恭敬又有礼貌,微微张开嘴叫妈妈。庭上孩子们都陈述清楚,尊重法官。

    网上有个人说是我儿子的同学,说他小时候怎样怎样,我认为这是对方安插的水军,我希望能够调查清楚。你为什么要不负责任地传谣,为什么记者一下就能采访到你?为什么在恶意中伤、诋毁我的孩子?

    很多负面消息,都可以直面我们。包括当初有人说我儿子年龄造假,现在已经辟谣了。我们没有隐私和秘密,也希望对方能把身份说清楚。

    南都周刊:他进看守所后,跟你们家长有交流么?

    梦鸽:他喜欢音乐,用音乐《父亲》和《月亮》表达了对爸爸妈妈的想念。爸爸对他的关爱,他很感激。月亮是最美好的希望和象征。作为孩子,他希望生活回归轨道,希望获得公平公正。他也没法用更多的语言来表达,我们也没机会聊更多的事情。

    孩子本人觉得自己很冤,自己也稀里糊涂,问怎么到现在还没查清楚。他当庭也说了,希望法庭公平公正对待他,不要受舆论影响,他以后回去好好学习,好好做人,知错改错。

    南都周刊:现在案子已经一审开庭,你对未来的期许是什么?

    梦鸽:我们希望法院能重新开庭。排除非法证据,排除问题和疑点。

    南都周刊:如果你的这个希望落空呢?

    梦鸽:我会继续向上级机关反映情况。我相信法院不会忽视法律。定案、定罪不是小事情,我希望他们慎重。这不仅会造成国内影响,也会造成世界影响,毕竟世界人民都在观望中国的司法是否能回归正常渠道。

    (来源:南都周刊 本文系采访对象观点,并不代表南都周刊立场)


 

新闻聚焦
热门推荐
  • 低俗靡乱!喜宴竟充斥惊艳脱衣舞表演

    中新网12月7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桃园县内喜宴、庙会、社团、晚会充斥钢管、清凉秀、脱衣舞,县议员舒翠玲以自己参加的场合为证,当场看见辣妹和客人磨蹭,甚至指导单位是“桃园县政府”、“公所”的活动也如......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崔华盾扮演者张进个人资料及照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崔华盾扮演者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曾经同是“特警小虎队”一员的李飞和张进这次将重新在《霹雳火》中集结,并且再度并肩作战。 由李......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郎永淳老婆吴萍患肿瘤赴美疗养 郎永淳近况

    郎永淳温馨全家福 央视新闻主播郎永淳虽然在电视上天天与观众见面,因播报新闻成了公众人物,并拥有了很多的粉丝。但生活中的郎永淳却十分很低调,不仅从未谈及过自己的私生活,就连他的另一半及孩子也未被曝光过。......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王星扮演者李飞个人资料及照片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王星扮演者李飞 本篇电视资讯由未必孤独网(www.vbgudu.com)独家整理,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作为刘猛导演特种兵系列的第四部作品,自筹划以来就备受网友关注。承继着......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梦鸽: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 李案会造成世界影响

    梦鸽(资料图) 李某某等涉嫌强奸案从2月份发酵至今,持续半年,热度不减。作为被告李某某的监护人,梦鸽放下红色明星、部队歌唱家的尊严,发布声明、反诉、上访,走进长枪短炮的包围圈,代替独子站在第一线。 为了......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雷!彪悍美女竟在大街上做超不雅动作

    ......

    01-13 来源:未知

    分享
  • 孙俪微博拍卖老公邓超的爱裤,邓超与孙俪感情好不好

    今天我们来盘点一下娱乐圈的模范夫妻。孙俪和邓超是娱乐圈有名的模范夫妻,两人相爱至今都没有穿过其他的绯闻,而在邓超走向逗比之路的过程中,娘娘孙俪也开始受到影响,近日邓超在网上晒了一张与孙俪的另类合影,网......

    01-12 来源:

    分享
  • 巩俐与孙红雷谈过恋爱吗?巩俐孙红雷主演的电影是哪部

    从绯闻女友巩俐、左小青,到王骏迪,孙红雷绯闻伴随走红。在《窈窕绅士》发布会上,孙红雷大晒幸福,并直言,“我现在还不会和女友公开亮相,以免被人说我在炒作。”被问及是否有意结婚,他说,“谈婚论嫁对我来说不......

    01-12 来源:

    分享
  • 曝盛一伦喜欢骂人成瘾,盛一伦同性恋是真的吗?

    子妃升职记不仅火啦张天爱,也让男主盛一伦踏进拉娱乐圈。盛一伦被曝骂人成瘾 骂人聊天记录图片,近日,盛一伦将东家乐漾影视诉至法院,索片酬1051.5万元,朝阳法院已受理此案。12月12日,盛一伦发长文回应解约风波称......

    01-12 来源:

    分享
  • 北京学生卡坐地铁打折吗?北京现在有几条地铁?

    北京的物价使出拉名的贵,许多北漂为啦省钱想尽办法。近日,在北京部分地铁站周边,出现贩卖“”的卡贩子,100元就能办一张大,还送学生证。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从卡贩子手中购得的,能顺利充值并可享受2.5折优惠。......

    01-12 来源: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