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评论 > 不同疾病间存在好的制衡吗?

不同疾病间存在好的制衡吗?

发布时间:2017/01/14 16:59:23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江湖小虾米的回答(157票)】: 一种疾病制衡另一种疾病?有的,虽然不多。我举一些例子,抛砖引玉。 一、癫痫与精神分裂症 古希腊的医学家就已经发现“抽筋”跟“发疯”不会共存,用现代的话翻译就是“癫痫发作可以控制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 这一认识在...

【江湖小虾米的回答(157票)】:

一种疾病制衡另一种疾病?有的,虽然不多。我举一些例子,抛砖引玉。

一、癫痫与精神分裂症

古希腊的医学家就已经发现“抽筋”跟“发疯”不会共存,用现代的话翻译就是“癫痫发作可以控制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

这一认识在后续的医学实践中不断地被验证。于是,医生们便开始思考能否通过诱发癫痫发作从而治疗精神分裂症。

确实有人这么做,比如18世纪就有医生用樟脑酊,不过这些方法的诱发效果不理想,这一设想未能大规模用于临床。

进入20世纪,随着电的普及,触电事故以及电椅行刑时死囚抽搐的样子给医生们启发----能否用电来实现这个目标?反正癫痫会抽,触电也会抽,兴许抽抽更健康呢!

说干就干,1938年罗马医生Cerletti和Bini率先报道了鼓舞人心的实验结果----一例精神分裂症患者经过9次治疗后成功控制症状,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要知道那个时代的精神医学极其落后,精神病院简直就是监狱的代名词。Cerletti和Bini的发现如同福音降临!于是,各种精神心理障碍,包括但不限于精神分裂症、抑郁、躁狂统统“一电了之”。

没错,这种治疗方法就是大名鼎鼎的“电抽搐治疗”(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今天,虽然精神心理科药物有了长足进步,很多轻症患者用药物治疗就能达到满意的效果。但是,“电抽搐治疗”仍然是迅速控制各种精神心理疾病阳性症状(尤其是严重的症状)或者控制“耐药”症状的不二之选。

当然,“电抽搐治疗”也在进步。比如,医学家们已经认识到“肌肉抽搐”并不是关键,“大脑过电重启”才是核心科技(注一)。于是,我们引入了麻醉技术----在电击之前使患者失去痛觉并保持肌肉松弛,这样只保留大脑过电,而不需要肌肉抽搐。

正因为如今的“电抽搐治疗”已无抽搐(更不是电影里描绘的那样如同行刑),所以它已改名为“电休克治疗”(electroshock therapy)。

其实,“休克”一词也挺吓人,我个人认为英文中的“shock”翻译成“电击”更恰当----毕竟治疗过程中患者没有休克吖。

呃,“电击”也不是什么好词……

↑历史上的电抽搐治疗,一群护士围着患者是为了固定住抽搐的患者(当然,患者事先已被五花大绑)?美国精神科医师协会↑历史上的电抽搐治疗,一群护士围着患者是为了固定住抽搐的患者(当然,患者事先已被五花大绑)?美国精神科医师协会

↑如今的电“休克”治疗,治疗过程无明显痛苦,护士围着患者是为了观察生命体征(毕竟实施了全麻)?宜州市精神病医院↑如今的电“休克”治疗,治疗过程无明显痛苦,护士围着患者是为了观察生命体征(毕竟实施了全麻)?宜州市精神病医院

电抽搐治疗发展史可参考:Linington A, Harris B. Fifty years of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1988;297(6660):1354-1355.

(注一:“大脑重启”只是通俗说法,电“休克”治疗的机制还没有完全认识清楚。另一种“重启大脑”的方法是低血糖----脑细胞只能代谢葡萄糖,低血糖就等于大脑关机。所以,医学史上确实曾用过大量胰岛素人为导致低血糖的方法控制精神分裂症的症状,不过,由于神经细胞不是电子元件,“关机”很容易引起神经细胞死亡,因此,这种治疗已趋于淘汰)

二、肝硬化与冠心病

肝硬化患者很少出现冠心病,这是因为胆固醇主要在肝脏合成,肝硬化时患者出现肝功能衰退,血胆固醇水平比正常人低。另外,肝硬化患者经常出现胆汁酸淤积,而胆汁酸又有比较强的抗氧化作用。

过高的胆固醇容易沉积在动脉壁中,胆固醇沉积之后遭遇氧化反应可以诱发动脉壁发炎,促进粥样硬化发生发展,最终堵塞冠状动脉。而冠状动脉是心肌的供血动脉,冠状动脉堵塞就会导致心脏病,于是这类心脏病就叫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简称“冠心病”。

肝硬化患者血胆固醇含量低,又有抗氧化的胆汁酸进一步保护,自然不容易出现冠心病。

不过,在医学史上,这一发现并没有直接促进治疗的进步:今天用于冠心病防治的他汀类降脂药是从别的地方获得的启发(虽然药物靶点还是肝细胞的“胆固醇合成酶”,注二);人为补充胆汁酸预防冠心病的效果非常差(主要是肝功能正常的情况下胆汁酸很容易排泄)。

注二:“胆固醇合成酶”只是通俗的讲法,准确的术语是“羟甲基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

三、血红蛋白病与疟疾

“血红蛋白病”指的是基因变异导致血红蛋白结构异常引发的疾病,包括中国人日常生活中就能碰到的“地中海贫血”,以及中学生物教科书上经常举的例子“镰刀形红细胞贫血”等等。

↑这是血红蛋白病分布图↑这是血红蛋白病分布图

↓这是疟疾流行分布图

你们觉不觉得血红蛋白病与疟疾的分布怎么这么一致啊(两图均来自维基百科)?嗯,科学家也这么觉得的!你们觉不觉得血红蛋白病与疟疾的分布怎么这么一致啊(两图均来自维基百科)?嗯,科学家也这么觉得的!

所以,很早之前就有学者推测“血红蛋白病”其实是有利于(古人)抵抗疟疾的突变。

这样的怀疑还是有理论基础的哦:疟疾的罪魁祸首疟原虫有一个阶段是必须在红细胞中发育的,血红蛋白就是它的食粮:

↑疟原虫生活史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疟原虫生活史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血红蛋白的突变增加了疟原虫摄食的难度,减少了疟原虫的危害。

历史发展到现代,我们治疗疟疾的手段已有很大进步,疟原虫已经不是现代人的威胁(至少在发达国家如此)。于是,这些血红蛋白的突变反倒成了累赘,我们非但没有感谢它们,反倒用疾病来命名它们。

(注:镰刀形红细胞贫血的保护作用已经比较明确;地中海贫血的保护作用也有一定证据支持;其他类型的血红蛋白病目前还处在猜想接待,还需累积更多研究数据)

四、脑洞大开

如果我们把“特殊的生理状态”或者“人为制造的病理状态”也考虑进来,则还有:

1.妊娠与类风湿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好发于女性,大部分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会在妊娠早期逐渐缓解,妊娠结束后关节炎复发。

当时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妊娠导致皮质激素大量分泌,进而使患者处于免疫抑制状态。这一成果最终导致了皮质激素用于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

当然,用现在的眼光看,这只是个美丽的巧合----妊娠期间母体免疫系统的变化非常复杂,不一定是免疫抑制(因此,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红斑狼疮,在妊娠期间其实是恶化的)。

妊娠时母体确实存在总皮质激素增加的现象,然而,增加的那部分处于结合状态,没有生物活性。

2.肉毒杆菌中毒与肌肉痉挛症:肉毒杆菌是一种广泛存在的厌氧菌,一些密闭、无氧条件下保存的食物(如罐头食品)就有可能滋生它。肉毒杆菌产生的毒素是世界上最毒的物质,它可以长时间抑制肌肉的收缩,导致呼吸无力,让患者死于窒息。

然而,如果人为注射提纯过的肉毒杆菌毒素(只有毒素没有细菌哦),并且控制好剂量,那么它就可以治疗各种顽固的肌肉痉挛症。

别以为肌肉痉挛症离你很远,莫名其妙的眼皮跳就是一种形式的肌肉痉挛症。一般眼皮跳自己会好,可如果症状持续,医生可能就会用肉毒杆菌毒素帮你治疗。

还想看更多有趣的故事?写信给我的助理吧,他会帮我整理的:Carry_Chan@foxmail.com

【Pamela的回答(46票)】:

寄生虫制约克罗恩病(一种自身免疫性的炎症性肠病,目前只有通过激素缓解,无法根治)

这是卫生假说提出的,为什么发达国家会有这么多自身免疫性疾病,而发展中国家没有。

因为寄生虫抑制了克罗恩病的发作,同时指导免疫系统如何忍辱负重地活下来,即降低自身活跃性。

感兴趣可以看这两篇文章:

寄生虫卷土重来

柳叶刀综述:寄生虫感染

Joel等人每两周给29名克罗恩病患者服用一次活猪鞭虫卵,一直坚持了24周。在第24周时,将近80%的患者称自身症状减轻,而72%的患者症状得到了缓解,远远优于安慰剂组的治疗效果。这些研究对象均未出现任何副作用。另一项临床研究以54名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为研究对象,其中约有一半的患者服用安慰剂,另外一半患者服用寄生虫卵;12周后,服用寄生虫卵的患者中有43%病情得到改善,而安慰剂组中仅有17%的患者病情改善。

随后一些医药公司承担了将猪鞭虫卵开发为治疗药物的艰巨任务。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与欧盟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均正式批准猪鞭虫卵药物的制备过程,并允许对其进行进一步测试。

寄生虫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寄生虫对宿主的免疫系统可能会产生三大影响:

  1. 引起宿主体内发生一系列改变,激活具有调节作用的T细胞(例如Treg细胞)。这些调节性T细胞引起细胞调节分子,例如白介素10与转化生长因子β等的水平增加,从而抑制宿主的免疫反应,并限制其自身免疫力。

  2. 寄生虫作用于其它细胞——调节性树突状细胞与巨噬细胞。防止效应性T细胞的激活;而效应性T细胞对宿主有害,它在通常情况下能够使宿主出现炎症与疾病。

  3. 寄生虫可能会改变肠道菌群的细菌组成。对小鼠进行研究后表明,寄生虫能够促进“有益”的肠道菌群的生长,从而有助于保持宿主的肠道健康。

【江湖小虾米的回答(200票)】:

高能预警,高能预警!!!花卷要举一些医学界上有趣的病例,不断更新补充中,请支持。

……………………………………………我是萌哒哒的分割线

题主说的疾病制衡,其实医学史上这种例子真的很多

比如,希腊和印度的学者调查表明,患有疟疾的病人,如果同时是红细胞贫血者,一旦贫血发作,疟疾就会自然而然的消退。

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一但再患有其他的严重的躯体疾病,获救以后 ,原有的精神疾病就会奇迹般的消除。


糖尿病病人如果感染上了淋巴细胞性脉络丛脑膜炎病毒,糖尿病就会不治而愈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学者发现:罹患急性白血病的患者,若得了病毒性肝炎,只要设法治愈肝炎,白血病病情便可好转甚至痊愈。

患有低钾血症和感冒的人,患癌症的几率就会降低。

还有必须插播一个发生在医学史令人震惊的事例,至今为止艾滋病都是世界上令人头疼的疾病,而在美国的一位患者竟然非常幸运治愈了,更滑稽的是,他的艾滋病之所以能被治愈,其实是因祸得福,因为他同时患上了要命的白血病。

这个幸运的家伙是一个43岁的美国人——布朗,是去年12月在德国治好的。

艾滋病毒在布朗体内已寄居十多年,雪上加霜的是,几年之后他又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医生不得不为他进行骨髓移植,迪尔医生大胆尝试一箭双雕治愈艾滋病和白血病。

艾滋病毒进入免疫系统,必须同时结合免疫细胞表面的两种物质CD4和CCR5。就像一把钥匙一样,必须同时具有两个孔,才能打开免疫细胞的大门。不感染艾滋病的人群幸运之处就是缺失CCR5基因。

在与布朗配型成功的60名骨髓捐献者中,就恰好有一位缺失CCR5基因的人!布朗通过成功的骨髓移植,重建的免疫系统正好也缺失CCR5基因,实现了白血病艾滋病同时治愈。

真是太令人惊讶,因为白血病的骨髓移植却治好了癌症,令人感慨

还有,其实说是制衡,我更倾向,,称之为医学奇迹,还比如,一名英国老姬突发心脏病抢救之后,竟然治好了失明25年的眼睛,感兴趣的看官可以去百度一下。

这种以病克病的例子真的很多,╮(╯▽╰)╭

至于机理,至今都没有较圆满的解释,医学无止境,很多东西目前我们还没办法给予准确的定位分析,所以需要后辈去研究去学习,比较公认的说法是

机体内存在着很多固有平衡,一旦某一部分产生障碍,也就是疾病,使平衡发生破坏,从而被迫建立新的平衡

也就是答主说的疾病之间的制衡

当然,人们不能因此而有意得病,也不能由于身患疾病而去等待另一种疾病。正确的做法是积极锻炼,有病尽早治疗,以乐观的态度对待疾病,去战胜病魔。

然后补充评论区问到的为什么感冒会降低癌症几率,(已有较准确的依据,其他病例机理不明,不答)

感谢妹子如此严谨,参考如下

国外的医学家研究发现,每年患感冒不足一次的人,得癌症的机会是每年患一次以上感冒的人的5倍。

研究者认为,感冒病毒侵入人体后,患感冒者免疫系统对感冒病毒发生反应时会产生一种叫做“干扰素”的物质,它能激活免疫系统的杀伤细胞。人每感冒一次,机体免疫系统都会产生这种干扰素,以保护正常的细胞不受病毒感染,抑制病毒的繁殖;同时摧毁癌变细胞,或使某些癌细胞的分裂速度减慢,增强人体免疫系统对癌细胞的抵抗力,从而使患癌症的机会显著减少。相反,难得患感冒的人患癌症的几率就会提高。

所以感冒可以降低癌症机率

补充完毕,花卷拙见,,感谢阅览,觉得不错就点个赞把

【kilu的回答(3票)】:

先上结论:先患HIV再患疟疾,那么HIV受抑制。

疟疾亦抑制癌症。

关于HIV:

实验动物是rhesus monkey(恒河猴;猴子的艾滋病是SIV,便于理解我就通篇写HIV了。),时为500天。(样本大小没有记。)

得出的结果是:

先感染疟疾再感染HIV的,发病比仅感染HIV的还快。

而先感染HIV再感染疟疾的,竟在500天内无一发病。

经过深入分析,发现set point有明显差异。(也就是感染HIV后引起免疫反应,在高峰后下降,最后保持的水平位。)

原因是先感染HIV后感染疟疾的猴子体内的centeral memory T cell(中央记忆T细胞)水平升高

关于癌症

Lewis小鼠肺癌模型。

得出结果:

较劣性的疟疾Py比较良性的Pc效果好

感染疟疾能减少肿瘤的转移和种植

癌细胞增殖减慢凋亡增加

10%的小鼠LLC完全消失,且具有特异性免疫记忆(不再得肺癌了,然而其他癌还是得。)

总体的肿瘤血管生长受到抑制(对照组都是黑红的,满布血管;实验组很苍白),深入研究发现血管抑制与vegfa的下调有关。

根据以上实验数据,此作者表示将与医院合作开始临床试验。然而查过文献后发现他已经开始临床研究了吖摔!

来源:中科院广州生物健康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陈小平作的报告。

PS:之前写的内容找不到文献都删了,找到的文献都是临床分析,答案根据我的笔记写,有错望不吝指正。癌症方面陈先生做了多种癌,只是我没写笔记,现在也还没拿到报告,没法补全。

【fancy的回答(119票)】:

过程比较恶心,所以匿了,我的亲身经历,初中的时候,本人脸上全是痘,要多恶心多恶心,具体请自动脑补癞蛤蟆。

试了很多种办法,包括各种口服药,这样那样的东西洗,也始终没有解决好。

后来到了初三,本人由于和父亲公用脚盆,染上了足癣,又由于开始不懂,就用手去抓,抓完又去挤痘痘,最终的结果是癣传染到了脸上,额头上,那才叫一个又痒又难看。拖延了两三个月都没彻底治好。

后来,我偶然发现,脸上的问题渐渐只有癣了,痘痘的问题越来越少,于是某个阶段我下定决心,坚持不懈的涂达克宁,居然彻底治好了癣,然后痘痘也再也没长过,皮肤除了之前挤痘痘留下的坑,其他光洁的很。。。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肯定癣的功劳,但是我始终愿意相信,是癣跟化脓细菌争夺营养?或者改变的皮脂腺的分泌?或者改变了皮肤的结构?最终导致了痘痘痊愈,然后我又用抗真菌药杀死了癣,于是就再也没复发过。我还曾经觉得这或许是一条治愈顽固痘痘的新途径。就是因为过程太恶心了,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没说出来。

【原地大踏步的回答(29票)】:

这问题绝对要火,前排占坑

第一的答案提到疟疾,让我想到高中讲的一个,镰刀型细胞贫血症可降低疟疾的发病强度。

原因是镰刀型细胞贫血症患者血红蛋白分子与正常人相比有一个氨基酸残基不同

【β—亚基N端的第六个氨基酸残基是缬氨酸,正常人应该是谷氨酸】,其携带氧分子的能力远弱于正常红细胞。疟原虫进入该种红细胞后,其中的氧含量不足以支持到疟原虫产生孢子,甚至会导致疟原虫大量死亡,故能降低疟疾的感染强度。

解释比较粗糙欢迎补充。

【徐慧敏的回答(11票)】:

在学校学习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一个例子是,乳腺癌手术后切口感染,金葡菌的毒素顺便杀死了肿瘤细胞,癌症治愈了,提示感染产生的一系列的生物因子导致肿瘤坏死。

【wuzhaozhi的回答(13票)】:

也许胃溃疡是可以治疗高脂血症以及肥胖的。

【AaronCai的回答(7票)】:

法洛氏四联症或严重肺动脉狭窄合并动脉导管未闭时,未关闭的动脉导管此时成为维持肺循环的重要代偿通道,反而不能先行药物治疗关闭,必须先纠正前者后才能再行治疗。

【小刀阿力的回答(22票)】:

高中有个同学高一远视,高三成功摘掉眼镜了

【烧酒非酒的回答(4票)】:

天生皮肤黑,用我妈的话形容我刚生出来的样子就是黑的像土豆一样。

大约五年前由于自身免疫系统出了问题变为超敏体质,就是对啥都过敏,皮肤对紫外线过敏,严重酒精过敏,不能喝酒,稍微熬几天夜就感冒发烧。

然后现在过着寒冬腊月也要抹防晒霜,阴天仍然会被“晒”的过敏满脸通红的生活。

然后(?ω?)ノ由于常年不能晒太阳,我皮肤开始变白不知道比小时候白几个度。

只不过囧rz是惨白罢了,出门还得打个腮红什么的,但美白,完全不用了,够白了。

【周拉风的回答(10票)】:

结核与膀胱癌。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组合。最先是病例对照研究发现结核患者膀胱癌的发病率低,到后来发现卡介苗作为膀胱癌术后化疗推迟肿瘤复发的治疗手段。。。

(卡介苗,BCG:结核的疫苗,1908年Calmette和Guerin将有毒的牛分枝杆菌培养传代230次历时13年造出的对人无致病性的疫苗株,也就是说卡介苗也是结核菌。)

我也不是这个领域的,想起以前去泌尿外科实习的时候和老师聊到这个,对于这个组合印象深刻。。。确切的机制至今据说仍然没有搞清楚。

知网随意搜了下相关研究:

个人觉得病例对照研究不难发现一些有趣的结果。

比如还有一个:

寄生虫可能会提高女性生育,这个发现发表在了今年Science上,学医的估计前阵子都被刷屏了。。。

转篇医脉通的文章:转篇医脉通的文章:Science:感染肠道寄生虫或可帮助提高生育力

寄生虫会钻入我们的器官中,偷走我们的营养及吸食我们的血液——但它们的影响并不都是有害的。针对生活在亚马逊河热带雨林中的人们开展的一项新研究表明,某些肠道寄生虫可提高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

爱丁堡大学寄生虫免疫学家Rick Maizels(未参与该研究)说:“这是一项非常新颖的研究。我认为将激发大量的研究去调查这些寄生虫对生殖的影响。”

全球有10亿多人感染肠道寄生虫,主要生活在卫生设施差的热带地区。其中最常见的是巨大的线虫动物蛔虫(Ascaris lumbricoides),它可以生长至36厘米(14英寸)长。蛔虫居住在小肠中,偷去宿主的部分食物。其他的寄生虫如十二指肠钩虫(Ancylostoma duodenale)和美洲钩虫(Necator americanus)是小吸血鬼。它们在肠壁上穿孔,吸食宿主的血液。

就有害和讨厌的习惯来说,寄生虫与子宫内的胎儿有许多共同之处。免疫系统将寄生虫和胎儿均视为入侵者,两者都需要一些策略来促进研究者所谓的免疫耐受。寄生虫可以引发在妊娠期间发生的一些相同的免疫改变——例如,刺激调节性T细胞来抑制免疫攻击。

由于这些相似性,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人类生物学家Aaron Blackwell和同事们想知道,寄生虫感染是否可以为妊娠铺平道路。研究人员试图通过分析生活在玻利维亚亚马逊热带雨林的提斯曼人(Tsimane)的数据来解答这一问题。

当前大约有1.6万提斯曼人主要以打猎、渔业和种植水稻及车前草等作物为生。他们的祖国是主要的寄生虫国家。大约15-20%的提斯曼人感染蛔虫,56%的提斯曼人携带钩虫。Blackwell说,研究中受到感染的妇女并不知道她们是这些寄生虫的宿主。

研究人员在近1000名提斯曼妇女中检测到的唯一产生健康影响的是携带钩虫的个体。她们的身体质量指数略小且血液中载氧蛋白血红蛋白水平较低。钩虫也不利于生育。它们提高了提斯曼妇女第一次生育的年龄,%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