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古代人冬天穿什么 穷人穿“褐”富人穿裘

古代人冬天穿什么 穷人穿“褐”富人穿裘

发布时间:2017/02/04 10:00:35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在中国古代,经济水平和居住条件远不如今天,冬季取暖无疑是一件大事,而不同阶层人的取暖方式也有很大不同。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这是唐朝诗人...

  在中国古代,经济水平和居住条件远不如今天,冬季取暖无疑是一件大事,而不同阶层人的取暖方式也有很大不同。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这是唐朝诗人白居易笔下的卖炭老人冬日里衣着单薄、心忧炭贱的情景。

    白居易另一首诗《问刘十九》写到,“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里描写的是当时相对富裕的人家,已经用上精致的手炉。

    火塘也叫火炕,是中国最古老的取暖方式,北方的民居一般都设有火炕,内有孔道,在冬季通过燃烧产生热量进入炕内通道来加温,同时配备有火盆等取暖设施,这种取暖方式,直到现在,北方农村依然在使用着。

    穷人在家里只能用灶灰取暖,条件稍好一点的人家用泥制的盆盛装烧火做饭的“灶灰”取暖。

    贫穷百姓冬天大多是靠穿“褐”来御寒,褐是一种衣服的料子,属于麻制品,限于当时的工艺水平,用褐做的衣服既不能保暖又不美观。

    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里说其“短褐穿结,箪瓢屡空”,“短褐”就是用粗麻布做成的短上衣,即使这样的衣服还有洞和补丁。

    唐宋时期,一些官员或富裕人家已经用上铜制手炉或者脚炉,手炉呈椭圆形,里边放火炭或尚有余热的灶灰,炉外加罩,可以放在袖子里暖手。脚炉比手炉大,可放在脚下暖足。此外,还有暖足瓶,里边灌上热水,晚上放在被窝里。宋代黄庭坚有首诗说:“千钱买脚婆,夜夜睡天明。”指的就是这种暖具。

    明、清两代,在冬季大多烧柴炭取暖,一般人家都有炭盆。盆是铜或铁制成的,外面再加上一个箱形透气的笼罩,防止失火或者掉进其他东西。

    裘是有钱人的冬装,裘即毛向外的皮衣,用以做裘的皮毛很多,如狐、犬、羊、鹿、貂、兔等,其中狐裘和貂裘最为珍贵,属于奢侈品,为达官贵族所穿,鹿裘、羊裘则品质略逊一筹,但也非普通百姓所能享用,穿得起的至少也算是当时的中产阶级了。古人认为狐腋下之皮毛最为轻暖,用其做成的狐白裘非常珍贵。

    古代的宫廷建筑师们,采取了更多科学的方法为皇宫供暖。具体做法是将宫殿的墙壁砌成空心的“夹墙”,俗称“火墙”。墙下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设于殿外的廊檐底下。炭口里烧上木炭火,热力就可顺着夹墙温暖到整个大殿。

    为使热力循环通畅,火道的尽头设有气孔,烟气由台基下出气口排出。而且这种火道还直通皇上的御床和宫殿内其他人睡觉的炕床下面,形成的“暖炕”与“暖阁”,使整个宫殿都感到温暖如春。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