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诸葛亮为何“弃曹投刘” 诸葛亮选择刘备的原因

诸葛亮为何“弃曹投刘” 诸葛亮选择刘备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7/02/05 06:08:04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东汉成规,征辟本州本郡的大族做掾属。这种地方政权和世家大族的合作秩序,在东汉末年的纷乱后遭到扰坏。琅琊诸葛瑾、诸葛亮、诸葛诞(堂兄弟)分仕于三家,便因乱世而宗族子弟流离。还有一例,颍川荀氏避乱冀州,仕于袁绍。 荀彧、孔融这样的名士投靠一方诸...

   东汉成规,征辟本州本郡的大族做掾属。这种地方政权和世家大族的合作秩序,在东汉末年的纷乱后遭到扰坏。琅琊诸葛瑾、诸葛亮、诸葛诞(堂兄弟)分仕于三家,便因乱世而宗族子弟流离。还有一例,颍川荀氏避乱冀州,仕于袁绍。

    荀彧、孔融这样的名士投靠一方诸侯时,从不是形单影只,而是携家带口,与宗族、部曲相伴而行。像李典、许褚投奔曹操时,部曲皆有几千人。论及当时的谋士、将领们,不可忽视其身后的宗族背景。

    然则,其时世家豪强与军阀的合作纽带,却也因乱世而愈加坚固,呈现明显的地域特征。如袁绍与河北豪族(逢纪、田丰、沮授)、刘表与荆州豪族(蔡瑁、张允)、孙氏与淮泗、江左豪族等。

    曹操起兵,同族的曹仁、夏侯惇等人相随,纠集沛国谯县乡里少年几千人。初时无多少地盘势力,靠镇压黑山起义军,封东郡,以东郡程昱、陈宫为幕僚;191年,荀彧转投曹操。后曹操又靠镇压青州黄巾,升为兖州牧,掌控黄巾三十万众。此为后来曹统一北方的奠定基石。

    曹的崛起因素中,与荀彧为代表的颍川郡望合流至为关键。荀彧先后为曹举荐了荀攸、钟繇、郭嘉、陈群、杜袭、戏志才等颍川名士,后始称雄一方。

    曹与世家大族的合作,因其个性与具体政策,其间也有波折。曹因杀边让,而引同为兖州名士的陈宫、张邈怨恨,二人趁曹征讨陶谦,引吕布入主兖州。

    刘备一世枭雄,早期各处辗转流离,虽称汉室宗亲,但几无世家大族青睐,追随者如关羽、张飞、糜竺、孙乾等人,都没有显赫背景。

    后刘占据荆益,始与地方豪强靠拢。其中,以马超分量最重,刘备陈表献帝封汉中王时,马超位列举荐者第一位。马超,扶风人士,马援之后。东汉末与曹操相争于潼关,割据一方,投奔刘备之时,也是撼动时局。

    诸葛亮、庞统人称“卧龙”、“凤雏”,事实上也仅是限于南阳、襄阳名士圈子(庞德公、司马徽、黄承彦、徐庶等人)中的雅号。刘备寄居荆州,往南阳三顾茅庐或许是顺道求贤,若刘不奔荆州,两人几无交集的可能。

    诸葛氏是琅琊望族,然诸葛亮父母早逝,幼时与弟均随叔父诸葛玄投奔荆州刘表,后诸葛玄过世,失去依靠,便隐居于隆中,已是没落士族。

    曹操选才方面虽“不拘一格”,但仍依赖与世家大族的合作。人杰如郭嘉者,也难以企望得到荀彧、司马懿那般政治地位。况且其时,曹操已统一北方,在曹阵营中,几无多少没落士族的政治上升空间。

    也因此,诸葛纵有经天纬地之才,但若要有更广阔的政治舞台以施展才能,仕于刘备这样的新兴军阀当是更好的选择。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