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湖鲫为何是红肚皮

湖鲫为何是红肚皮

发布时间:2017/02/15 00:01:01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镜泊湖以盛产湖鲫而闻名,湖鲫曾给皇帝进过贡。这种鲫鱼跟其他鲫鱼不一样,肚皮是红的。这种鲫鱼炖起来鲜嫩,别有一番风味。所以提起镜泊湖之鲫,闻名国内。满族对这种鲫鱼也有一些传说。 据说镜泊湖鲫鱼原来并不是红肚皮,以后才变成红色的。这其中有一个传...

镜泊湖以盛产湖鲫而闻名,湖鲫曾给皇帝进过贡。这种鲫鱼跟其他鲫鱼不一样,肚皮是红的。这种鲫鱼炖起来鲜嫩,别有一番风味。所以提起镜泊湖之鲫,闻名国内。满族对这种鲫鱼也有一些传说。

据说镜泊湖鲫鱼原来并不是红肚皮,以后才变成红色的。这其中有一个传说。

鲫鱼

鲫鱼

传说在很早以前,镜泊湖叫忽尔罕海,那时的湖面比现在宽阔得多,湖里有多种水生物和鱼类。鱼类最多的是鲫鱼家族,在湖中占主导地位。一湖之主也是鲫鱼,它们世世代代地生活在这里,而且每一代都要选出湖主,据说到九九八十一代湖主的时候,是一个很聪明、很能干的湖主,有一年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涌进来一些黑鲫鱼,就把原有鲫鱼和新来的鲫鱼混入一起,分不清楚。偏偏这些新户很不本分,成天为非做歹,无恶不做,逐步外来户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强大,居然想篡夺湖主这个宝座。全湖很不安静,争争吵吵,甚至要互相进行战斗。

为了这件事老鲫鱼湖主很发愁,往往总打自己人,就在这时外来户占了上风,老湖主便召集各部的鲫鱼研究对策,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南湖有一个老穆昆达,他说:我们南湖有一个老鲫鱼,神通广大,有时候还能常常到人间走一走,它知道的事情非常多,咱们请它来想想办法好不好?老鲫鱼湖主一听非常高兴:好啊,赶紧派人把这位老鲫鱼请来!话说简单,老鲫鱼从南湖来了,果真名不虚传,它不但知道的事多,还会些法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它跟老湖主说:要想分清这两个家族,我倒有一个办法。接着他就把计策说给老湖主听,听后老湖主高兴地说:好啊,你这个办法真要成功的话,那么这两个鱼群就能够分清了!好吧,就这么办吧!

放下湖中的事不说,再说说湖西沿有一个叫朱昆的部落,人口不多,总计十多口人,大部分以打鱼为生。在这部落里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叫董哥阿哈,他长得一表人材,还专门会打手鼓,打起鼓来清脆悦耳,如珍珠落玉盘那般好听,他要是打起急点来,就如同暴风骤雨般惊心动魂,再加上他上中下三路舞姿,更令人叹不绝口。除此之外他能用各种花草制做出各种各样的颜色,把各种皮张染成五颜六色。一些姑娘们穿起他染的皮衣,真像一群花蝴蝶似的。这小伙子就是有一样缺点,染色的秘方从不外传。为了学他的手艺,大家曾经想过各种方法,结果还是白搭功夫。

说也怪,远近的姑娘也来了不少向他求婚的,他总是摆摆手、摇摇头,一一谢绝了。二位老人很着急,有时生气地跟他说:你想到什么时候成家,找什么样的老婆,真是挑肥拣瘦!阿哥听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就在五月十五那一天,董哥阿哈干了一天的活,他有个习惯,每天晚上没事都拿着手鼓到湖边去玩,跟往常一样就打起来。静静地湖水和皎洁的月亮,再配上悦耳的手鼓,那是让人神往。他打得高兴的时候,就听树林里有一个老人叫好的声音随即走出来两个人,他一看,是一个鬓发斑白的老人带着一个美丽的妙龄女子,这个姑娘长得好美丽,粉面桃腮,杏眼柳眉,董哥阿哈从来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就在呆呆发愣的时候,只见那个老人笑吟吟地说:小阿哥,你打一手好鼓啊!能不能请你到我们家里头,因为我女儿她们会跳舞,就是没有人伴奏,要能配上你打的手鼓,那可是好上加好啊!因为董哥阿哈常常在部落里给姑娘们伴奏,一听这话说:好吧。他满口答应下来,和老人来到树林一看,有一个四合院似的草房。

老头把他领到屋里头,只见墙上镶着一颗碗大的明珠,照得屋内亮如白昼。这位老人给他让座,他又往四下一瞧,小屋不大,但是很朴素雅洁。老人叫姑娘端上茶具,老人陪着他边喝边聊,谈话当中老人称赞小伙子鼓法高明,随即又问:小阿哥你身上穿的皮衣服,是哪位能工巧匠染的呀?董哥阿哈笑了笑回答道:是我自己染的。啊?是你自己染的?那么你什么皮张都能染吗?老人又进一步问:鱼皮你能染吗?小伙子接着答道:当然也能染。去年黑鲸哈拉(赫哲族),他们的鱼皮衣服都是我给染的,据他们说,泡在水里也不褪色。老人点了点头,这时候那个姑娘已经翩翩起舞了,董哥阿哈还不时地向她微微地笑。

他非常喜欢这位姑娘,他的鼓打得越发的欢快。跳舞完毕,姑娘就到董哥阿哈跟前说:这个阿哥,你这鼓打的是真好!你这鼓也确实跟别的鼓不一样,清脆悦耳,你能不能把你这鼓借给我看一看?小伙子立刻把这面手鼓双手送过去,并且还把怎么做这个鼓的方法也告诉了她。姑娘就拿着鼓到后院去了,不时传来叮当叮当的鼓声。董哥阿哈说:老人家,我要走了。老人说:好吧,你明晚可一定要来,咱们是一见如故啊!临走时他想要回那面鼓,就说:姑娘把我的鼓借去了,我要带回去。好吧。一招呼姑娘,发现姑娘不见了,老头有些着急说:这丫头,借人家的鼓借哪去了呢?董哥阿哈也很着急。这老人跑到后院一招呼,结果出来十几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面手鼓,老人一见生气地说:你们十八个丫头,谁拿了小阿哥的鼓啊?这一问,十八个姑娘都把鼓递过来:那看看吧,哪个是?老人也笑着对小伙子说:小阿哥,那你就认一认哪个手鼓是你的吧!他是个老实人,细细地看了一会对老头说:百朵鲜花一样美,我没法认出谁是谁!老人听后对那些姑娘很生气地说:你们这帮丫头,借人家的鼓就应该奉还,怎么跟咱们的手鼓混在一起了,混仗丫头!

越说越生气。小伙心想这帮姑娘也真怪,怎么就没把手鼓分清楚呢?老头这时愤怒地说:要你们这些姑娘干嘛,真没用!说完抓起来一个姑娘扔到河里,只见姑娘在水中挣扎几下不见了。不一会又抓起来一位姑娘扔进了河里,一连扔到了第三个,那十五个姑娘还是低头不语也不交出小伙子的手鼓。董哥阿哈一见老人生气要扔第四个姑娘的时候,忙上前拦住老人苦苦哀求说:老人家,您不要生气,如果这些姑娘真的愿意要我的手鼓,我情愿不要手鼓,你不要再把姑娘扔到河里了,你千万息恕!老头根本不听劝,就这样一会的功夫把十八个姑娘全扔进河里。

他往河里望去见十八个漂亮的姑娘在河中挣扎哭喊着,眼看就要沉到河底,他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救人,拽住一个只觉得姑娘全身很滑,怎么也抓不住,一个也没救上来,自己眼看就要沉到河底,他只觉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来只见自己安稳地躺在老人的房内,借鼓的那位姑娘和老人正站在炕边笑咪咪地望着他,见他醒了,老人说:好心的阿哥,巴吐鲁孩子,你的诚心诚意感动了我这个老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把我这位姑娘许配给你,愿你们俩长命百岁、白头到老!小伙子听后非常高兴,给老人磕了三个头。

刚要入洞房的那天,姑娘却愁眉不展,董哥阿哈不解地问:姑娘你为何不像黄莺那样欢喜雀跃,却像一只老雁似的孤身叹息呢?难道你不愿意这桩婚事吗?姑娘听后摇摇头,董哥阿哈又问:既然你愿意,那为什么还发愁呢?半天姑娘才问他:好心的阿哥,你知道我姓啥叫啥,家住哪里吗?小伙子笑笑说:这些都不重要,我只知道你是天下最好心的人就够了。姑娘叹口气说:实不相瞒,我不是岸上的人类,我是水里的鲫鱼,为了解救我们族鱼群的危机,赶出外族的黑鲫鱼,我们想了许多办法,都觉得不好。后来我的老阿玛想出了一个办法,想要跟你学习染色的技术,如果你能教给我们技术,我们就能够把两群鱼分清楚,所以我们最聪明的老鲫鱼阿玛便想出了一个美人计。

你的诚实勇敢感动了我,所以我把真情告诉你,我想你一定能答应我的请求,教会我染色的技术,我定能与你百年好合!说完抽泣起来。

小伙愣了一会慢慢走到姑娘面前,掏出手帕为姑娘擦试泪水,斩钉截铁地说:姑娘你别哭,我一定把这项技术教给你,并且让你们每个人都会染色,让你们过上太平的日子。听罢姑娘停止哭声。打那以后董哥阿哈天天教姑娘染色的方法,鲫鱼终究不如人聪明,学了好长时间只学会染红色。不久她下到湖里教自己族鱼染色,大家学成之后都把自己的肚皮染成红色,这样就把外族鱼与本族鱼区分开,很快赶走了外族的鲫鱼,过上了平安的生活。董哥阿哈与鲫鱼姑娘成了亲,湖里的鲫鱼也熟悉了他,只要他在岸边打鼓,鲫鱼便会排成队游向岸边嬉戏。据说直到现在,若是晚上在岸边打鼓,就会招来成群的鲫鱼。打那以后,他把染色技术教给了岸边的居民,很快大家也会染各种各样的颜色,据说满族染色技术就是董哥阿哈留下的。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