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宁古塔的来历:采山参

宁古塔的来历:采山参

发布时间:2017/02/15 12:01:40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据说早些年有哥六个在此地放山参。早些年放参与现在放参不一样,那时放参是三个人一个班,先采好地点,然后在中心地定点搭上帐篷, 背起来就可以走,东南西北砍倒四棵大树,变成四个木墩,上面放上四块石头,这叫供四方,不烧香,一块石头底下压一张五兽皮,...

据说早些年有哥六个在此地放山参。早些年放参与现在放参不一样,那时放参是三个人一个班,先采好地点,然后在中心地定点搭上帐篷, 背起来就可以走,东南西北砍倒四棵大树,变成四个木墩,上面放上四块石头,这叫供四方,不烧香,一块石头底下压一张五兽皮, 表示给山神爷上牲口肉了,采供走了,才能撤供二十条兽皮。出门必须向东再向南向西最后向北,东边去两天,南边去两天,西边去两天, 北边去三天,为什么北边去三天呢 ?

宁古塔遗址

宁古塔遗址

因为北边有一个北斗星,那时出门满族人对北斗星非常崇拜,因为它指明了方向,这就是九天一次叫乌云日,这是一种古老的放参。九天一祭哈达恩杜里,也就是山神,还祭那丹乌日哈,也就是七星,过了九天挂不到,就起地,再选一个地方, 到另一地还是重新来。如果此地山参多,还可以呆九天,但不允许少呆一日。

哥六个分二伙采山参,那时采山参不好放,不会治参,采到参赶快到一千多里外的抚顺等地换东西。有一年他们挖了一年到头也没挖到一颗参,眼看树叶黄了,再也挖不到参了,他们挺愁,到最后一个山神时他们便祷告天神,说:阿布凯恩杜里,我们如今再采不到参,家里的生活也不好过了。大哥:你们哥五个先在这,我再采采盘子去。

他便一个人出去了。黑天时一下迷路了,扑通掉进了深谷, 哥五个一直等到天明大哥也没回来,他们急坏了,赶紧找下去,他们顺着大哥的脚印找到山谷处看见一只乌拉,他们想是不是大哥掉进了山谷,他们到山谷底一看又找到一只乌拉,心想大哥这下死了, 他们哭喊着往山上找大哥的尸体,往上爬到不高的地方老四找到一只棱拨罗棍,棱拨罗棍是放参的时候用它,老五又找来一只木饭碗一看正是大哥的,老六又找到一只画皮篓,心想大哥肯定完了,不是摔死了,就是被野兽害死了,他们五人悲悲切切地回到了原地, 收拾东西回到家里。到家中后大雪封门,这一天,看见老大领回60多名男女,大家就觉得很奇怪, 接进来一看男男女女背着粮食,还有的赶着车,当时家里已经住满了人,大哥说:不要紧,他们都带着帐篷呢。问大哥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段事。

原来大哥那天掉进了深谷,在半空时被小树卡住了, 他一见有一个山洞,就走进山洞,越走越亮,他一见另有一番天地,一条小河周围有十多个形态各异的小措罗子,他把每个的样子记在心中,他边看边溜达,只见来了五六个人问他是从哪来的,还说:我问你点事好不好,你住的那个地方现在是不是还烧着大火呢,是不是还是野猪成群, 是不是野人还占着那个地方。他一听愣住了回答:是有过这事情,不过这事情说起来太长了,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是我太爷、祖太爷时候经历的事,那时总闹山火, 野人来抢占土地,但是现在早以安静了。我们就是那时跑出来的,一直跑到现在。他大哥说了现在的情况,这样他们都回来了,盖了六个小屯子,小屯子里有六姓人,直到清初时,还有原始的六姓,以后就依赖其它的满族、蒙古民族也来不少,构成了六个屯,哥六个定名为宁古塔。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