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穆棱乌拉恩杜里

穆棱乌拉恩杜里

发布时间:2017/02/16 01:03:36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据说在木伦窝集部有一条小河叫木伦河,这条小河平常很小, 一遇到长大水的时候,河水出槽,两岸十里八村都是水,地淹房倒,两岸人走死逃亡。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水害呢 ? 当地的一些人对此事很发愁。有一年天神下凡巡视,大家跪在阿布凯恩杜里面前哀告说:...

据说在木伦窝集部有一条小河叫木伦河,这条小河平常很小, 一遇到长大水的时候,河水出槽,两岸十里八村都是水,地淹房倒,两岸人走死逃亡。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水害呢 ? 当地的一些人对此事很发愁。有一年天神下凡巡视,大家跪在阿布凯恩杜里面前哀告说:求求你老给我们想个办法,您既然把我们留下了,能不能搭救我们这苦难呢 ?阿布凯恩杜里看他们这样一请求就答应了:好吧,我一定派一位恩杜里来此帮你们治理河水。大家听后千恩万谢,耐心等待。一年过去了,也没来一位神,就在这时在河的右岸有一户人家名字叫图西哈,夫妻俩四十开外还没有儿女,他们经常祷告伏驼玛玛给他儿子,也向阿布凯恩杜里祷告。有一天晚上老伴作了一个梦,梦见一位金盔金甲的神抱了一条金翅鲤鱼往她怀里一扔还说:金翅杯子到你家好好爱护他,他能治河治水行云布雨,掌管木伦这条河,从今以后再不能泛滥。从那以后真的怀孕了,十月怀胎到临产的时候夫妻两人高兴的了不得,可生下一看,小孩长的是人头,满身都是鳞,长了一条鱼尾巴。

鱼孩

鱼孩

两口子一看气的直哭,心想天天盼儿子, 月月盼儿子却生下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今后可怎么见人呢 ? 一想不管怎样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还是养着他吧。他们天天藏在箱子底下不让人看,七天过去了到喂奶的时候一看孩子没了, 在水缸里找到了,心想小孩怎么下水缸里了呢,他在水缸里游玩。一个月过去小孩能走了, 偷偷游到了河里人们看他都躲他三丈远。一百天过去了能开口说话,就是淘气会玩水,他能用水做水花、水楼、水塔等等,水很听他的话,就因为长的与常人不一样,大家总是离他很远。他只好独自呆在水里。

有一次他游到了东海,那里有一位大神,他就和他学武艺,几年后学成回到家,回到木伦这后,木伦河里有一个老河神,他有一个姑娘,长得很好看,一下被黑牛精抢去了,这时老河神一看他回来了就拜托说:小阿哥,你能不能把我姑娘救回来, 若能救回来我就把我姑娘给你。好吧。他找到黑鱼精很快战败了它,把鲤鱼姑娘救了回来,他们从此结婚了,他还帮助乡亲们排涝治旱,大家这才知道他是好人。老河神太老了,东海龙王把他收回去,就让他们俩掌管木伦河,天天不分白天黑夜把水一直流出去四十多里地来缓解旱情。若涝了,他就变成一个带犄角的龙拱地拱了许多道沟,把水运出来。这样在木伦河一带是旱涝保收,人们都供奉他,叫他木伦乌拉恩杜里,所以在木伦河一带的满族人祭祀神里就有这一位神,据说在民国时候的龙王庙里供龙王就是这样的模样,人脑鱼尾满身鳞。一般不让打开看,要求雨时把他请出来,抬着他给他浇水,到后来庙拆了,木头像也没有了。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