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的婚姻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的婚姻

发布时间:2017/02/16 20:01:13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明星们的私生活是最受观众在意的,恋情就更不用说了,而英格丽褒曼在这一生中有过三段婚姻,这里我们讲讲她的第二段婚姻,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是如何开始,怎么结束的。 1937年7月10日,英格丽褒曼与英俊的瑞典医生彼得林德斯特罗姆结婚。彼得对...

明星们的私生活是最受观众在意的,恋情就更不用说了,而英格丽褒曼在这一生中有过三段婚姻,这里我们讲讲她的第二段婚姻,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是如何开始,怎么结束的。

1937年7月10日,英格丽褒曼与英俊的瑞典医生彼得林德斯特罗姆结婚。彼得对每个和褒曼合作过的男演员都产生怀疑,,两人的婚姻生活发生裂痕。在经过和导演罗伯托罗塞这段恋情后,与从事戏剧演出事业的瑞典人拉斯史密斯结婚。这段婚姻维持了12年,最后终于分手。英格丽褒曼没有再结婚。

1948年的春天,英格丽褒曼偶然看到了意大利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的不设防的城市》。这是一部有着强烈写实色彩的影片,它深深地打动了褒曼的心。她不禁对罗伯托罗塞里尼肃然起敬。在征求了丈夫彼得的意见后,她立即给罗塞里尼写了一封短信,信中写道:如果你需要英语讲得很好的瑞典女演员的话她当然还没有忘掉德语,法语懂得不太多,意大利语只会说我爱你,我准备前来和你合拍一部电影。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

信写好之后,几经周折,或许是命中注定褒曼和罗伯托有缘,才转到罗伯托罗塞里尼的手里。罗伯托得知英格丽褒曼就是影片《插曲》中那个金色头发、高高身材、美丽的女钢琴家的扮演者后,欣喜地给褒曼回了电报。而这时褒曼的事业正如日中天。

在几次信件的往返之后,他们终于在浪漫的巴黎第一次见面了。俩人一见倾心,在侃侃而谈之中,褒曼惊奇地发现他们的爱好和对生活、艺术的理解演与一个演技非凡的巨星,通过多年的合作,却没有创造出令观众认可的影片。

7年的婚姻生活,罗伯托禁止褒曼与别的导演合作,而他们合作的影片又不被看好。褒曼为自己的演艺事业忧心忡仲。

直到接受片约,参加了《真假公主》一片的拍摄,才引起轰动。褒曼因此而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褒曼只身飞回美国,领取金像奖。她精湛的演技与高贵的美丽又一次征服了美国的观众,他们尽弃前闲,给了褒曼最隆重的礼遇。她的事业又一次达到巅峰。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

英格丽褒曼与导演罗伯托罗塞里尼

1958年,褒曼和罗伯托正式离婚。

对于几次分分离离的婚姻生活,褒曼如是解释说:我总是在最适合的时候去爱一个值得爱的男人,更要紧的是,我很清楚,应该在什么时候去结束这种爱。

也许,情感的世界里没有是非曲直,也没有非黑即白的对与错。

英格丽褒曼,这是一个只为爱而活着的女人,当爱逝去时,她也将随之而逝去,俗气的婚姻留不住这个自由的女神,她能留下来的,只有一段至情至性的爱的故事与传说。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