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秀兰·邓波儿的父母从娘胎里培养她的艺术气息

秀兰·邓波儿的父母从娘胎里培养她的艺术气息

发布时间:2017/02/17 21:02:06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加利福尼亚海滨小镇圣莫尼卡。那一幢幢红瓦屋顶的灰泥平房里演绎着种种幸福或不幸的家庭生活,其中包括加利福尼亚银行分行经理秀兰邓波儿的父母乔治弗朗西斯邓波儿与他美丽的妻子格特鲁德阿米莉亚克里格尔。格特鲁德身材修长,性格活泼,少...

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加利福尼亚海滨小镇圣莫尼卡。那一幢幢红瓦屋顶的灰泥平房里演绎着种种幸福或不幸的家庭生活,其中包括加利福尼亚银行分行经理秀兰邓波儿的父母乔治弗朗西斯邓波儿与他美丽的妻子格特鲁德阿米莉亚克里格尔。格特鲁德身材修长,性格活泼,少女时代幻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然而她那严厉的德裔母亲和节俭的爱尔兰裔父亲认为自我约束和勤奋工作才是美德。

秀兰邓波儿和父母的合影

秀兰邓波儿和父母的合影

有趣的是这位姑娘虽然没有实现人生理想,却在跳舞时结识了邓波儿先生,两人结婚后不久生下了长子小乔治和次子杰克。生活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很完满了。可是当两个儿子长到二多岁时,秀兰邓波儿的父亲心中却涌起一种遗憾。她最好的两位朋友费伊和艾琳相继生了长着金色卷发的可爱的女儿,惟独她只有秃头小子。

1927年夏天已经34岁的秀兰邓波儿的父亲宣布打算再生一个女儿,乔治无疑也很喜欢当金发小女孩儿的父亲。雄志勃勃的母亲相信一定能生个最美丽的金色卷发娃娃,这个娃娃一定会唱会跳,能歌善舞,像妈妈一样!她给心中的女儿取名秀兰,开始了一系列准备工作。

她时常漫步海边,倾听海浪拍击的哗哗声;她穿过高高的棕桐树,让太平洋吹来的海风摇拽她的长裙;她如醉如痴地欣赏古典管弦乐曲,让音乐抚慰幻想的心灵;她偶尔去电影院让腹中的胎儿观赏富于浪漫色彩的影片秀兰邓波儿的父亲具有神秘的日耳曼人的信念,即优美的景色、悦耳的声音、高尚的思想能够在胎儿身上打上美妙的印记。

秀兰邓波儿和父母的合影

秀兰邓波儿和父母的合影

1928年4月23日,一个女婴呱呱坠地。她头上光秃秃的,脸蛋上满是皱纹,一哭便满脸通红。妈妈珍爱地把这个丑小鸭抱在怀里,她对略显失望的父亲乔治说:快看,右脸蛋儿上的酒窝多深呀!这大概是小婴儿给父亲的惟一安慰了,与乔治和杰克没什么两样嘛!父亲嘟嚷着没过多久,一缕金色的卷发从小宝宝光光的秃头上长出来,妈妈仍像怀着胎儿时那样大声放着音乐,并在婴儿面前不停地唱歌舞蹈。小秀兰瞪大眼睛看着听着,时而手脚并用配合妈妈的表演。

无疑她有一双音乐的耳朵,虽然这双耳朵看上去有些像招风耳。秀兰越长越漂亮了,她完全长成了令父母骄傲的金发小姑娘。小镇上的人们很快便熟悉了妈妈用柳条车推着漂亮宝宝在林荫路上散步的情景,当然,宝宝以自己出众的灵性和可爱赢得不少赞誉。从她们散步的小路东行12英里,穿过零星的房屋和橙树林便是好莱坞。

秀兰邓波儿

秀兰邓波儿

虽然格特鲁德特意培养女儿的艺术天分,她仍没料到那个神奇的梦工厂离小秀兰会如此之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有正式的演员工作,更是在8岁就拿到了奥斯卡的金奖,这会是小秀兰父母最大的骄傲。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