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必孤独网 > 趣事 > 秀兰·邓波儿童星大使

秀兰·邓波儿童星大使

发布时间:2017/02/17 22:01:34编辑: 网友投稿来源: 未知

手机阅读投诉本文

导读: 秀兰邓波儿国驻联合国代表,之后,又派她任驻加纳的大使,时间在1974-1976年,继之,又请她负责外交部礼宾司工作。她的修养、自信和风度,无可挑剔,而诚挚、温柔的笑容,更平添几分兢力与秀丽。这就是黑白电影年代红极一时的影坛童垦第一人秀兰邓波儿:一位...

秀兰邓波儿国驻联合国代表,之后,又派她任驻加纳的大使,时间在1974-1976年,继之,又请她负责外交部礼宾司工作。她的修养、自信和风度,无可挑剔,而诚挚、温柔的笑容,更平添几分兢力与秀丽。这就是黑白电影年代红极一时的影坛童垦第一人秀兰邓波儿:一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艰苦岁月和困顿年代里,曾带给人们无限快乐的小女孩。

小女孩秀兰邓波儿,1928年4月23日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莫尼卡。父亲乔治是银行职员。母亲格特鲁迪斯是芝加哥一个珠宝商人的女儿,年轻时有过当演员的梦想。也许出于此,对邓波儿的培养上倾注了加倍的心血。

促使邓波儿走上银幕的间接原因,恐怕是父亲的爱女之心,他常喜欢在银行里夸问自己聪明伶俐的小女儿(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碰巧有位开办卸蹈学校的主顾向他宜传,让一个女孩于学习跳舞是如何之好,于是邓波儿两岁多就在母亲护卫下开始了跳舞、朗诵、唱歌诸方面伪艰苦训练。5岁时巳经舞姿纯美可爱,具有极强的摹仿力和超常的自信心。她偶然被一位电影界的经理看中,视为刊、宝贝。

秀兰邓波儿

秀兰邓波儿

先是在20世纪福斯公司的一次会演中获胜,紧接着便成了删、马克小姐》的小女主角,以及一连串的毯亮眼睛入咂可怜的阔小狙互等一些专门为她写的影片的主角,上映后引起公众喜爱和热烈传颂。著名的奥斯卡金像奖,在1934年为表彰邓波儿的天才贡献,颁发给6岁的她特别奖金像一尊。而她在去奖台领奖之前,还奇怪妈妈为什么要给自己穿这么美丽的跳舞裙呢。

从1934年她获得奥斯卡叔叔祝福,邓波儿的影片宜到1938年始终保挣着最高票房价值,10岁以前就收入500多万美金,比通用汽车公司的总经理挣得还要多。当年,各处还销售种种有关她的玩具娃娃、儿童眼装、小纪念品这些,她启己匆道的并不很多。她鳖天除了拍电影,就是读书。

在她8岁那年,母亲带邓波儿去夏威曳旅行,船到港时,她谅讶有那么多入来迎接她,并向她欢呼,在她和母亲乘汽车穿过火奴鲁鲁驶向皇宫时,后面有一队长长的汽车从护卫,皇宫四面挤满了为她而来的影迷和数以千计的人们,她才明白。她拍的那些十分好玩的影片彼那么多大入秒儿曳喜爱着。当波士顿的影迷向她高呼我们爱你,秀兰!的时候,母亲只平静地告诉她。因为你的电影使他们快乐。

秀兰邓波儿

秀兰邓波儿

邓波儿在195O年与罗纳德里根(之后当选美国总统)合拍了(哈根姑娘)后,毅然告别好莱坞,结束了自己的影星生涯。高中毕业时,出版了自传(我的青春时代),竹岁时嫁给一位空军军官,4年后离异。她受过良好的教育,见过不少大人物,曾经坐在白宫林肯总统雕像的腿上,清晰地回答各种问题;但母亲给她的影响是很大的,她一直认为这一切都很平常。她感叹自己14岁时最者―从5岁当演员,演了9年戏!她适时地改变了自己,井因第二个丈夫查理斯,勃兰克的缘故跨入政界。

人们会水远记得,在黑白电影时期,闪耀过一位从皇宫的阳台上向下俯视人群的小星垦。

免责声明:文章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
本周看点
  •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阴帝什么样子图片高清大图 阴蒂具体位

     女人 阴道 是什么样子的?详解女人外内生殖器 许多人对于女性内外性器官缺乏正确、基本的认识。女性的生殖系统和组织对于大多数女性,甚至绝大多数的男性来说,一直是个谜,且伴随着羞耻和尴尬。 对性器官的无知对女性或她的伴侣而言是不...

  •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骆驼趾系列之紧紧的缝 学生裆部骆驼趾图片 我是不是个白痴到极点的女人,但是,三十岁的年龄,从心灵到身体更渴望一种温柔细致的体贴。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得到,...

  •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高潮流了很多水图 女人高潮高清图片表

     女人 高潮 流的水是什么 流出的液体能吃吗 女性高潮前后流出的水液体是什么?与女性高潮相关的两种主要液体是 阴道 分泌物和女性射液。清亮的阴道分泌物不是来自腺体,它是从阴道上皮毛细血管漏到阴道内的渗出物,开始时像小小的汗珠,之...

  •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

     街拍美女们内急的尴尬 低腰裤低到露了b 街拍大白腿 街拍春光 从14岁就开始的爱情 窗外,花好月圆。我百无聊赖地躺着,想起现在不知在哪儿流连的柏林,我的眼泪...

  •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骆驼趾系列之肥肥的沟 骆驼趾图片狠一点的 那个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身上盖着别人的衣服,新买的高跟鞋只剩下一只。就这么脏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昏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