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玩物人生第1章【你这画不真】

小刘的表哥上《鉴宝》栏目了,那件从农村收购来的山水字画,专家估价几十万。

老李的外甥在潘家园以捡漏的价格收了套陶器,转手挣了好几万。

王大头去云南赌石了,听说擦涨了一块翡翠原石,一夜暴富。

诸如此类的讯息几乎每时每刻都能飘入我的耳畔,我不免有些唏嘘,时常在想,倘若这等好事儿能在我头上砸一砸那该有多妙。我叫顾靖,二十一岁,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大二学生。我家并不富裕,所以,只能利用寒暑假时间来北京古玩城打工,为下学期挣些生活费。

专项经营玉石的窦老板是个很和善的中年人,生意虽是寻寻常常,人缘却极好,很多常在这边逛荡的客人大都认识老窦,就算不买他的玉器,大家也会习惯性地来跟他侃侃大山,聊聊圈子里的新鲜事。

今天也不例外。

傍晚快收摊的时候,最南头字画店的老板和两个熟客溜溜达达地进了店。

“今儿个生意怎么样?”

“凑凑合合吧。”老窦笑呵呵地迎了上去,推了几把圆凳让他们坐,并回头嘱咐我将清点过的货物收起来。我答应了一声,扒开靠在墙角的保险柜门,将几座贵重石雕小心翼翼地一件件往里搬。

“昨儿晚上看电视了没?晏婉如去中央台做访谈了。”

“当然看了,嘿嘿,没想到啊,像晏婉如这样的鉴定专家也会打眼,而且,还就是跟咱们古玩城里。”

“一年前那桩事儿,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是二楼一个店老板偷偷跟我说的。”

“可惜啊,那天我没在场,呵呵,不过真要说起来,全中国也没几个比晏婉如还称钱的人了,一百万对她来说,简直是毛毛雨,人家根本不在乎。”

忙活完了手头的工作,我摘掉白手套,跟窦老板知会了一句,单手拉开玻璃门出去。

下楼的路上,我不禁喟然一叹,如果能像晏婉如那般富有,我肯定也会和她一样,买一栋大大的别墅,收藏一堆喜欢的古玩,资助一批失学儿童,创办几所希望小学……

可说的简单,钱又岂是那么好赚的?

我是个保守谨慎、木讷老实的家伙,我的字典里,从没有“魄力”二字,也知道,坐拥万贯这种事,是断然不会降临到我身上。我能看到的唯有另一个画面,爬出大学校园,与众多毕业生争夺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娶个流氓看到都不会动歪心思的妻子,贷款买房,做个月月还贷的“月光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须发皆白,卧病在床,直到迈进那冷冰冰的廉价骨灰盒里。

或许,这就是我的下半辈子。

我有些悲戚地摇摇头,顺着走廊一路向前,不敢再想下去。

蓦然,窗外晚霞被染上了一抹浓重的灰黑色,电闪雷鸣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

咔嚓!

轰隆!

古玩城内,所有灯光无一例外地在狂闪过几次后,通通熄灭!

我头一晕,冷汗和凉气煞那间自额头渗出,宛若血糖过低时的反应,我下意识半蹲下腰,用手抵住脑门,大口大口地吸着燥热的空气。打个雷而已,不至于吧?我身体一向健健康康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不多时,晕厥感渐渐消散。

但紧接着,我感觉身后侧被人重重挤了一下,为了平衡住身体,我赶紧向前踉跄了几步,皱皱眉,却没说什么,刚刚停了电,碰碰撞撞在所难免。我睁开眼睛,刺目的光线让我条件反射地又合上了眼皮。

嗯?

有点不对啊!

我微微愣了愣,耳朵里传来许多人叠加在一起的嗓音,很乱,就跟掉进了国庆节时的天安门广场一般。而且,方才即将跌倒之际,我右手抓到了一团纸,不知何物。

略略适应了光线,我再次睁眼。

这一看可不要紧,直接把我吓了一个激灵。

我发现,我已被挤入了一个摆着琳琅满目收藏品的古玩店里,感觉手臂有点别扭的我呆呆地低下头,身上的长袖衬衫竟已被短袖t恤衫取而代之,脚面上那双运动球鞋,也成了我去年从地摊上花三十块钱买来的帆布鞋。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人,且都在用目瞪口呆的视线看我。

这是……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前一刻还冷冷清清的古玩城,怎会这般热闹了?

“我操你大爷!”我身后传来一声大喝,回头一看,是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好像是书画店的老板,他不可思议地指着我的右手:“你知道这张画值多少钱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你丫是不是疯了?”

我不悦地蹙蹙眉:“我没招你没惹你,骂什么人?”

这时,我眼角瞄见了一个惊艳的面容,那是一个年轻女人,她正极为惋惜地拿着一副中间被掏空的画卷,深深叹息:“或许是此画与我无缘吧。”

居然是晏婉如!

她的身旁还有一个我从电视上见过的文物鉴定专家,也跟着叹气:“可惜了,可惜了。”

我把右手摊开,捡出手心中那团宣纸铺平,一只墨色鸟儿跃入眼帘,再看晏婉如手里的残破画卷,我一下就愣住了。从围观众人的议论声中,我方后知后觉地明白了状况,原来,晏婉如看中了店里一副齐白石的画卷,已经准备买下,但正巧此时,我硬生生地冲了进来,将画幅撕掉了一块。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按耐住杂乱的心绪,从兜口摸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日期。

居然是去年夏天!

我回到了一年前的暑假!?

堵在店铺门口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趴在外面的落地玻璃墙上起哄。我已来不及思考什么,只因,店老板死死抓住了我的手臂,非嚷嚷着要我赔钱,“告诉你!这是齐白石老先生早年间的画作!是真迹!我刚刚都和晏老师谈拢了价格!八十万!少一分也不行!你要拿不出来!我只能报警了!”

“请你先放开!我没说不赔你!”我甩开他拽在我大臂上的手,沉吟道:“八十万?总不能你说真迹就真迹吧?再说,我也是被别人挤进屋的,这钱,不应该是我一个人承担。”我表面镇定,心下却咯噔了一声,近百万啊,哪是我家能承受起的?

这可坏事儿了!

啪啪!

我话音刚落,店老板就拍过来两张鉴定书,“是不是真迹你自己看!这里一张是赵林东先生开具的鉴定!一张是北京收藏协会仪器检测后的证明!”

我把目光投向晏婉如,相比于那些个所谓的专家,我更愿意相信从事过慈善事业的人。

晏婉如看看我,点了下脑袋:“此画确实是齐白石老先生的真迹,不然,我也不会准备买下它了。”说罢,晏婉如迟疑了一会儿,自包里摸出一沓支票薄,“画是在我手里弄坏的,按理说,我是有责任的,这样吧,我赔一半。”

她这么一说,倒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自己也清楚,事实上,晏婉如完全没必要把责任揽到她的头上,她这么做,无非是见我拿不出钱来,对我动了同情心,想到这里,我心中不觉有些堵得慌,我爸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做人要堂堂正正,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就得担着,担不下也要担。

我知道自己很傻,但我还是伸手阻止了她:“谢谢您,不过,这跟您没关系,要赔钱的话,也是该撞了我的人赔。”

拿着签字笔的晏婉如手指顿了顿,抬头瞅了我一下:“你确定?”

我苦笑着点点头。

而后,场面静了下来。店老板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瞄着我,意思是让我赶紧拿钱。晏婉如和那个姓柳的鉴定专家也没离开,静立在一旁。店外严严实实地堵了一层人,里面好像还有拍照的记者和古玩城的高层。

看来惊动了不少人,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那是白石先生的书画啊!

忽地,我怔了怔,脑海里涌起一抹似曾相识的味道。

一年前?

晏婉如?

北京古玩城?

齐白石的书画?

我晕!我说怎么好像在哪听过似的!这不就是昨晚和爸妈一起看过的电视节目吗?晏婉如亲自爆料她这些年来的打眼经历,其中有一段,说的便是一幅齐白石的画卷,而且,还是重点描述过的!

莫非,我真的回到了一年前?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定定神儿,再次从手机上确认了一下今天的日期。

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我暂时放下了那深深的疑惑,翻开钱包,数出两百块钱来,轻放到了里面的玻璃展柜上。

老板火上眉梢:“二百?连个鉴定费都不够!你什么意思啊?算了算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去!把你家长叫来!我跟他们商量赔偿的事儿!”

“我觉着,二百就不少了。”我把撕掉的宣纸平平整整地摊在柜台,指指上面的鸟儿:“你这幅画,不太真!”

……

……

【ps:新书上传,无论如何请大家看够15章,就会了解本书的类型与模式,相信一定会给大家惊喜,一定会让你喜欢。】